万古帝皇

第98章 相思错

第九十八章相思错

迷魂谷外,伴随着焦天龙的逼迫,气氛瞬间就是陷入一片肃杀之中。

羽青阳巨剑横在身前,戒备地看着焦天龙,有些艰难地道:“焦长老,这迷魂谷这么邪异,弈倾天那小子进去后,怕是十死无生,我们又何必冒险呐!”

一旁烈飞云猛地点点头,急切道:“焦长老,羽青阳说的不错啊!再说,先前你也是见到了,弈倾天可是当着我们的面,亲手杀了那个魔女,像这般负心绝情的人,进入迷魂谷中,肯定是会被摘取心脏而死的。”

闻言,焦天龙面色一变,眼中闪现出一丝迟疑之色,不过瞬间又是坚定地道:“不行!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没见到弈倾天的尸体,我不甘心!快点,给我进去!”

烈飞云羽青阳两人对视了一眼,只能无奈的踱步迈入迷魂谷中,焦天龙紧随其后。

甫一进入迷魂谷,满目的黑色天地,犹如幽冥之地一般,赫然映入焦天龙三人眼中。

而,那道俏立如墨天地之中,正巧笑倩兮戏虐看着他们的美丽女子,同时也是映入他们眼帘。

一种叫做惊骇的情绪,猛然在三人心中蔓延开来。

“你,你,魔女,你居然没死!?”

三人同时惊呼道,话中充满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以及惊骇欲绝。

这魔女明明就是被弈倾天一掌拍飞,吐血身亡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幻境?

三人对视一眼,心中万分迷惑不解。

花弄影嘴角微微划出一个睥睨的弧度,玉手背负,轻轻迈着步子,缓缓而行。

“怎么?我没死,你们很惊讶。”

“这个天下······我若是不想死,谁能杀我!”

花弄影不屑地看着焦天龙三人,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皇一般,俯视着她的子民。

被花弄影像是看蝼蚁一般的目光盯着,焦天龙三人心中一阵憋屈,心中已然肯定了花弄影真是没死。

烈飞云狰狞一笑,狠辣道:“臭娘们,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今天,老子倒要看看能不能杀了你,不过,在杀你之前,咱们倒是可以好好玩玩,本少主长这么大,可是还从来没有玩过魔女呐,而且还是魔族少主,想想都是有些激动啊!”

羽青阳**笑一声,戏虐的目光不停打量着花弄影的娇躯。

羽青阳咽了口唾沫,眼睛不眨得道:“烈飞云,见者有份,你可不能吃独食啊!”

烈飞云哈哈一笑:“那是当然!焦长老要不要也玩玩!”

焦天龙舔舔嘴唇,狠辣笑道:“这丫头没死,看来,应该是弈倾天那吃里扒外的小畜生,暗地里放水了,弈倾天那小子,竟然愿意牺牲自己将自己置身险境,也要救这个丫头。”

“看来,这个丫头在弈倾天心中地位不低,能够报复弈倾天的事情,老夫当然是乐意之至的。”

“不知道弈倾天见到这一幕,会有什么表情,老夫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了!”

焦天龙三人肆无忌惮的**笑声传出,花弄影蔑视的笑意不减,美眸中却是多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目光微微扫了扫,不断荡漾飘进三人身体里的黑色雾气,花弄影嘴角噙着一丝戏虐的笑意,淡淡的话音传出。

“三大宗门居然有你们这些垃圾货色,见微知著,看来,你们几大宗门,包括烂柯寺,都是已经烂到骨子里头了,既然如此,你们四大宗门的覆灭就从今日开始吧!”

“呵呵!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还想要覆灭我们四大宗门,她不是在开玩笑吧······嗯?我头怎么有些晕,嗯?”

花弄影纤纤玉指遥遥指着三人,冷冷道:“都给我倒吧!”

话音落下,焦天龙三人脑袋猛然一沉,头重脚轻,三人先后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丝丝黑色雾气飘荡进入他们体内,三人身上同样出现一些细密的黑纹,遍布全身,与弈倾天一般无二。

花弄影脚步微移,来到昏迷的三人身前,冷眼看着三人,紫红色长发微扬,一缕耀眼的光华闪过,横在了三人脖颈上,杀意凛然!

突地,花弄影好似想到什么一般,眸子中露出不甘之色,冷哼一声:“哼!要不是杀了你们,会给弈倾天带来天大的麻烦,就凭你们三人方才所说的话,我就该让你们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我和他好不容易关系和缓了一些,可不能因为你们这些渣渣东西,又坏了他对我的印象。”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说话间,花弄影脚尖轻点,三道森冷黑芒闪过,直奔焦天龙三人小腹下位置而去,瞬间就是一闪而过,接着划过三人小拇指的位置。

黑芒闪过,三人的小拇指无声无息的消散开来,不留一丝痕迹,诡异的是,断口处居然一丝血色都是没有。

玉手轻扬,花弄影伸手捏住激射而来的三枚虚空戒。

一改方才那副霸气模样,花弄影看了看,远处躺在迷谷草海洋中的弈倾天,有些弱弱地轻声呢喃道:“废了这三个家伙的子孙根,再抢了他们的虚空戒,也算是为弈倾天出了一口恶气了。”

“想来,弈倾天这家伙,应该、可能、大概不会再计较我坑他的事了吧!”

说话间,花弄影瞥了瞥地上陷入昏迷之中的三人,眼中忽然闪过诡异的光芒。

嘴角邪魅的弧度挑起,花弄影纤纤玉指轻弹,三道浓密的魔气激射而出,落在了焦天龙三人的额头,瞬间就是没入三人脑海中,不见了踪迹。

看着自己的杰作,花弄影嘻嘻一笑:“有这三人在,弈弟弟,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就在此时,剧烈的变化,猛然荡漾在整个迷魂谷中。

只见,满地的迷谷草一阵摇晃,草茎上散发出浓浓的黑色雾气,瞬间,所有的迷谷草便是完全被黑色雾气所笼罩住

整片大地,霎时便是化作一汪墨池,浓密的墨色像是海水倒灌一般,呼啸着涌进弈倾天体内。

眼前这幕映入花弄影眼中,意外的是,花弄影眸子中却是半分惊讶之色都是没有。

眼中一丝期待之色隐隐间闪现而出,花弄影轻声呢喃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能给我想要的答案吗?”

黑色气流涌进弈倾天体内,渐渐的化作细密的花丝一般,遍布弈倾天整个身躯。

密密麻麻,缠绕住弈倾天整个身体,弈倾天的整个人就像是化作一个蚕茧一般,再也看不到一丝的面容。

在花弄影有些焦急地等待中,缠绕在弈倾天身上的花丝猛然一阵收缩,激射到半空中。

像是织女织布一般,无数的花丝交织之间,最终化作一株妖艳的植株。

植株根茎呈现一片琉璃之色,上方,盛开着三朵诡异的花朵,一者幽黑如墨,一者紫气浩然,一者青翠欲滴。

三花聚顶,漂浮在弈倾天身体上空,妖异的三色光泽闪烁,一阵勾魂夺魄摄人心魂的气息,荡漾而出。

半空中,一行血色小字无端浮现而出。

一念勾魂相思错,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字迹赫然与谷口石碑之上那行细密小字一样,显然出自同一人之手。

一行小字微微闪烁着妖异的血色,最后渐渐消散开来。

而地面上,昏迷着的弈倾天猛然睁开双眼,坐起身来。

有些愣神的看着空中消散开来的血字,弈倾天有些感叹地道:“原来,前辈你从来就不是在怨恨······一株相思错,却是包含了你愿天下有其人终成眷属的祝福。”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啊?画影呐?怎么没有画影?”

就在弈倾天陷入感叹之中的时候,一道不可置信的低低呢喃声猛然响起。

弈倾天目光微转,花弄影娇媚的容颜便是贴在了他面前,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