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99章 救命之恩

第九十九章 救命之恩

弈倾天淡淡地瞥了花弄影一眼,白皙修长的手指伸出,指尖轻点在花弄影额头上,推开对方的整个身体。

“不要靠我这么近,特别是在我没意识的时候······”

说话间,弈倾天站起身来,拂了拂衣袖。

弈倾天微眯着眼睛,看着空中漂浮着的三色花,脸上流露出莫名的神色来。

“相思错吗?”

弈倾天心中轻声低语一声,手掌微微探出,好似感应到弈倾天的召唤一般,半空中的三色花一阵闪烁,瞬间便是飘荡到弈倾天手掌心。

根部散发出条条白色细密的长丝,蔓延而出,像是针管一般扎进弈倾天掌心。

一阵轻微的刺疼感传来,弈倾天静静地看着自己掌心的三色花,只见,方才还是琉璃般的根茎,此刻却是变成血管一般,散发着妖异的血色。

根茎四周血色弥漫,逐渐形成相思错三字,微微飘荡着。

弈倾天平静得看着这一幕,心念微微一动,三色花便是顺着弈倾天掌心之处,一阵闪耀,钻进弈倾天体内,消失不见了。

花弄影一直便是静静的看着弈倾天的动作,此刻见到弈倾天已经收了那株奇怪的植物。

脚步一移,对视着弈倾天,花弄影笑着说道:“喂!弈倾天,你还没有说你看到了什么呐?快告诉我!”

说着说着,花弄影眼中流露出一丝紧张之色,好似弈倾天接下来的答案,对她很重要一般。

弈倾天微微瞥了花弄影一眼,有些不自然地转开目光,淡淡道:“我应该看到什么吗?”

花弄影咬牙暗咬,“当然了!这迷魂谷的来历,我可是比你了解清楚多了,该死的,按理说应该出现画影的,怎么会没出现呐!而且,以前从来就是没有出现过凝聚花朵的情况,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是变了呐?”

弈倾天目光一闪,嘴角微微一挑,稍纵即逝,冷哼道:“说这些废话干嘛?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呐!你丫的居然又坑了我一次,花弄影,看来,你这坑人的习惯,还真是恶行不改啊!”

花弄影嘴角不屑一撇,讥讽道:“别说的这么难听!咱们是彼此彼此,你小子不也是喜欢坑人吗?”

闻言,弈倾天有些尴尬的咳嗽几声,面色微红,道:“我虽然有时候坑人,但那可都是坑敌人,什么时候坑过自己人来着,我们两个坑人的性质,根本就不是一样的,好不好!”

“自己人?”,花弄影面色一愣,脸上笑意渐渐化开,娇笑道:“你把我当成自己人了?”

说着话,花弄影嘴角含笑,逼视着弈倾天。

弈倾天微微一笑,理所当然地道:“我们虽然人魔有别,但是好歹也算是共患难过了,现在,暂时也算是自己人了,不是吗?”

花弄影嘴角含笑,鼻子一皱,道:“你别转移话题!快告诉我,你在幻境中看到了什么?”

弈倾天背负双手,步子轻移,向着前方走去,边走边说道:“只是听一位前辈讲了一个故事而已,你若是想听,以后我会说给你听的,不过······眼下却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还有敌人没解决呐!”

随着弈倾天将三色花收进识海中后,迷魂谷中的环境便是已然大变了。

满地的迷神草,已经全部消失殆尽,好似所有的精华,都只是凝聚成了一株相思错一般。

失去了迷神草的迷魂谷,此刻,已再不复先前的诡异景象。

天空中的黑色雾气,蒸腾干净,没了这些黑色雾气的遮掩,天荒山脉的天空,便是突兀的显现在这片与世隔绝的大地上方,阳光投射而下,顷刻间就是扫出一地阴霾。

听着弈倾天的话,花弄影面色微动,紧随着弈倾天的步伐。

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三人,花弄影眸子中光泽一闪,轻笑道:“这三人,你打算怎么处理,是杀?还是放?你可要快些决定哦,没了迷神草的作用,他们很快就会苏醒过来的。”

“嗯?”弈倾天眉头微皱,轻声道:“他们三人的心魂,怎么会没有被吞噬掉?按理说······哦!是因为我吗?”

见到弈倾天有些恍然的面容,花弄影娇笑道:“真要说起来,还真是你救了他们一命,若不是你吸收了整个迷魂谷中的迷神草,凝聚了一朵三色花,导致整个迷魂谷都是已经被你给废了,他们此刻怕是都是已经死了!”

弈倾天哈哈一笑,淡笑道:“虽说无意间救了他们一命,不过,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救了他们一命,未曾也不是救了我一命!”

“哦!”,花弄影美眸中异彩闪现,笑道:“这话怎么说?难道救了他们一命,他们就能不追杀你了吗?”

弈倾天看了看花弄影一眼,罕见的没有讽刺花弄影,只是温和的笑道:“这次,你没有对他们出手,谢你了!算是我欠你一份人情!”

花弄影目光一闪,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笑道:“弈弟弟,你想故意送一个人情给姐姐,也不要找这个借口啊!我不杀他们,只是怕脏了我的手而已,再说不杀他们,怎么就算是帮你了呐!”

弈倾天知道花弄影在装傻,也不揭破她,笑道:“这三人,烈飞云乃是烈阳门门主的儿子,更是下任烈阳门门主,而羽青阳天资卓绝,也是天岱山未来核心弟子的强力竞争者,他们二人,在各自的宗门,地位都是超然的存在。”

“你说,若是,天岱山和烈阳门知道了,他们两位这样的天才弟子死在了我手中,他们宗门会采取什么行动?”

“烈行云那个废物,已经死在我手中了,若是,烈焰现在唯一的儿子烈飞云,再死在我手中,新仇旧恨加起来,你若是烈焰,你会怎么做?”

“你会因为我弈倾天的师父,是问剑宗四大峰座之一的叶无名,而放过我?”

“呵呵!到那时,烈焰绝对是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掀起两大宗门的战争的,那种情况,绝对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花弄影柳眉一挑,笑道:“战就战呗!你们问剑宗,难道还会怕他们烈阳门不成?”

弈倾天若有深意地看了花弄影一眼,轻笑道:“一个烈阳门,自然是不足畏惧,但是,两大宗门交战,最后肯定会是两败俱伤。”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到那时,一些坐山观虎斗的小人,可就是藏不住身子,会急着出来显摆捡便宜得。”

“嗯?”花弄影眼睛微眯,直愣愣地看着弈倾天,道:“弈弟弟,你在骂姐姐是小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