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28章 自作孽

第一百二十八章 自作孽

弈倾天已经伸出去的手掌,猛然一滞,嘴角挑起一个淡淡的笑意,“癞蛤蟆吗?”

点了点眉心,弈倾天摇摇头,轻笑道:“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

“小子!嘀咕什么呐!再废话,老子立马就是废了你!”,岳峰嚣张地看着弈倾天,手掌紧握剑柄,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先前被弈倾天接连不断的攻势打败,岳峰心中一直有些不服气,认为只是自己被弈倾天偷袭,失去了先机。

若是两人再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自己一定能够将他虐成狗!

随着岳峰话音的落下,现场气氛瞬时有些凝固起来。

慕容韵等五人脚步微移,皆是向着岳峰靠拢,显然打算站在岳峰一方。

不管岳峰是对是错!

弈倾天目光淡淡地看着六人,淡漠的笑了笑,歪了歪头,有些不确定地道:“你刚才说要废了我?”

不待对方说话,弈倾天有些自言自语地话音接着传出,“哎呀!这可是有些麻烦啊!我这人一向就是喜欢以牙还牙啊!

想要废我,那我就······先废了你!”

冷然的话语还未落地,弈倾天脚下瞬之步已然全力催动。

岳峰六人只见眼前白芒一闪,弈倾天泛着冰寒的眸子已然映入眼帘。

弈倾天全力爆发的速度,根本就不是六人能够反应过来的。

杀机瞬间降临,六人长剑已然来不及出鞘,只能掌中蕴含磅礴的元气,轰然向着弈倾天拍落。

六道大小不一的光掌,向着弈倾天拍落,弈倾天面上却是不屑一笑。

眸子中金芒迸发,清心咒瞬间化出一道金色卍字印记,旋转着轰落在六人身上。

波动传开,六人的身影,猛然一滞,半空中的元气掌印,砰地一声就是溃散了大半。

“也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吗?”

毫无阻碍切割开六人薄弱的元气掌印,弈倾天瞬息间就是出现在岳峰身前,毫不犹豫的高高抬起膝盖,黑色元气萦绕,狠狠向着岳峰的丹田之处顶落!

“噗噗!”

巨力袭来,霸道至极的元气,轰落在岳峰的丹田。

岳峰只来得及喷出几口鲜血,随即,整个人便是如同炮弹一般倒射而出,擦着地面飞走,带出长长的血痕,沿途一切巨木,皆是被拦腰截断!

顶飞岳峰之后,弈倾天接连踢出几脚,将暂时迷神的慕容韵五人,一脚一个狠狠踹飞,毫不留情!

短暂的交战过后,弈倾天轻轻拍了拍掌,冷然看着栽倒一地的六人。

“你居然废了我?!小畜生,你居然废了我?!我要······”

“你要个屁!”,见岳峰再度口没遮拦、不知死活,弈倾天怒骂一声。

脚尖光波荡漾,一个玻璃球大小的黑色能量球,急速射出,轰进岳峰还未闭合的嘴巴里,随即轰然炸开!

爆炸的能量,被弈倾天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岳峰人倒是没死,不过整张嘴已然被弈倾天炸烂,嘴中全是一片血肉迷糊,牙齿舌头混成一团血肉浆糊。

其他灰头土脑的五人,看到岳峰凄惨的模样,嘴巴不由自主的狠狠紧抿起来。

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出什么话来,遭到同样的待遇!

五人看向弈倾天的目光,已然惊惧至极,犹如看着魔鬼一般!

还好这个神秘人,只是狠狠地踹了他们一脚而已,虽然不怎么怜香惜玉。

不过却是没有废了他们的丹田,这倒算是唯一的一点安慰了。

“哼!不知死活的家伙!”,弈倾天目光泛着寒光,盯着地上昏过去的岳峰,心中暗道:“这样的家伙,居然还能排在玄战榜第一位,比起叶非叶来,不知道差上多少倍,看来也只是占了早修炼几年的便宜!”

目光一转,弈倾天冷冷看着有些狼狈的慕容韵五人,泛着寒芒的目光,在五人身上一一闪过,最后停留在慕容韵身上,久久不语。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被弈倾天冷酷的目光盯着,慕容韵额头上泣出细密的汗珠。

其他四人心中也是惊惧至极,方才弈倾天的那招衍术,算是将他们彻底震住了,眼前这人,绝对是烂柯寺雪藏的天才人物!

“本来以着你们的行为,我应该直接就宰了你们的······”

弈倾天有些冷然的话语刚出口,慕容韵五人面上血色便是急速消褪开来,一片惨白!

“······不过,我和问剑宗的关系匪浅,你们也不算是罪魁祸首,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啊?你愿意放过我们?!”,慕容韵有些呆滞地看着弈倾天。

显然也是没想到,弈倾天的脾气这般好,他们这已经算是第四次对他出手了。

要是换做别人,对方又有着压倒性的实力,怕是早就是将他们碎成渣渣了!

没想到,对面这个白衣少年居然如此好脾气,只是废了最为猖狂的一个岳峰而已。

难道真的如对方所说那般,他和问剑宗关系匪浅?

慕容韵却是不知道,若不是她和神无情有所牵扯,就算她是问剑宗的掌教之女,这般惹怒弈倾天,弈倾天早就是斩杀对方了。

“怎么?不想做人,想体验一番做鬼的滋味!”,弈倾天微微皱眉,看着面露不可置信的五人。

“没、没!”,慕容韵五人赶忙摆了摆手,生怕自己表态慢了一步,这个杀神,下一瞬就会摘了自己的头颅。

“滚吧!”,弈倾天懒得再看五人,向着五人摆摆手。

像是得到大赦一般,慕容韵五人抬起躺在地上的岳峰,脚步一转,便是准备离开。

尽管这个岳峰,此次的表现可恶至极,但是毕竟是同门,众人也不能丢下他不管!

“唉!这次算是我连累大家了,要不是我执意来天荒山脉,想要寻获一些奇珍异宝,赠送给封罗宇师兄作为礼物,大家也不会遇到这些情况!”

“慕容师妹,不是师兄说你!大家谁不知道,封罗宇暗恋着神秀峰的那位大人,你就算是为他做再多的事,他也不会领情的!”

“······”

渐行渐远的五人,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却是让得弈倾天瞳孔乍然一缩。

当日,他被霍青等人变着法子截杀的时候,弈倾天就是有所猜测,自己可能在问剑宗得罪了某位大人物。

后来,弈倾天在迷魂谷中吞噬焦天龙三人的灵魂之力的时候,从焦天龙零散的记忆片段,弈倾天获知霍青针对他,好似是因为弈倾天和宗门之中某位女性有所接触,触犯了某人。

当时,弈倾天就是有所猜测,那个不该染指的人,会不会是神无情。

在整个问剑宗,弈倾天认识的女性,而且还是突出的女性,也就只有月清影和神无情两人而已。

而关于弈倾天暗恋月清影的传闻,老早就是在问剑宗传开了,若是有人不想让弈倾天和月清影有所纠葛,那也应该很早之前就是对弈倾天动手了,没必要拖到现在。

这只能说明,那个所谓不该染指的人,不是月清影,而是神无情!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猛然喝到:“你们都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