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29章 封罗宇

第129章封罗宇

“你们都给我站住!”

突如其来的喝声响起,让得已然远去的慕容韵五人,面色瞬间都是大变起来。

慕容韵身子微转,一道白芒闪现,随即,弈倾天的人影,便是已然再度出现在五人眼前。

“你要干嘛!”,慕容韵鼻尖泣出冷汗,艰难开口道。

叶飞四人,也是胆战心惊地看着弈倾天,不知道这个杀神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弈倾天背负着双手,身子微微前倾,细微自然的动作,却是给慕容韵五人,带来一股致命的压迫之感。

“你们刚才口中的封罗宇,那是何人?”

瞳孔中白芒微微闪烁,弈倾天没有搭理对方,一双白瞳对视着慕容韵的双眼,无形的精神力,向着慕容韵识海中渗透压迫过去。

受到弈倾天精神力的压迫,慕容韵俏脸之上猛然一阵惨白之色,明亮的眸子瞬时恍惚起来。

犹如失魂落魄一般,慕容韵面色呆滞,有些机械地回答道:“封罗宇师兄吗?他的身份可是了不得的,天都峰峰座,封天都,就是封罗宇师兄的亲生父亲,

而封罗宇师兄本人,也是我们问剑宗武道天赋杰出的天才人物,如今方才二十五岁,可是修为已经达到真罡九重天巅峰了,现在是我们问剑宗种子弟子的预选人之一······”

听着慕容韵的介绍,弈倾天瞳孔不由微微一缩。

这个身份······可是比起弈倾天,这个昔日的废物要高上许多。

虽然,弈倾天的师父叶无名与封天都平起平坐,同为四峰座之一。

对方年纪轻轻,修为居然就是已经达到真罡九重天巅峰了,这个修为,可是已经完全胜过问剑宗许多老一辈的人物。

放在内门长老之中,怕是也是顶端的那几个人了。

这样的一个杰出人物,面对神无情,自然就是不会有着,其他同龄人该有的羞涩或者自卑,会喜欢上神无情,或者说是对神无情有好感······也是不足为奇的。

虽然按辈分来说,神无情是他的师叔,两人年纪,可是相差不大嘛!

这个封罗宇······看来是在问剑宗之内,年轻一辈的女子之中。没有人能够入他的法眼,所以他才将目光转移到老一辈的神无情身上。

只是,他为什么会针对自己出手呐?

脑海中念头一闪而逝,弈倾天捏了捏下巴,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神秀峰峰座神无情,在你们问剑宗的人物关系如何,是不是很难接触的那种······”

慕容韵呆滞的目光泛起一丝波澜,“神无情师叔独自一人住在神秀峰上,她一向喜静,所以,神秀峰算是我们问剑宗的一个禁地······”

“宗门之内,能够上神秀峰的人,有哪些?”,弈倾天眼中泛着光芒,嘴角挑起莫名的笑意。

慕容韵应道:“宗门能够上神秀峰的老一辈之中,有三代师公他老人家,我爹爹,封天都师叔,蓝枫羽师叔,叶无名师叔,年轻一辈中······只有我,还有封罗宇师兄。”

“嗯?”,弈倾天眉头微挑,笑道:“除了你们七人之外,就没有人能够登上神秀峰了吗?”

闻言,慕容韵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半响才道:“十几年前,叶无名师叔倒是带着一个婴儿上过神秀峰,让神无情师叔帮忙治病,

最近,宗门里好像传闻,十几年前的那个婴儿近日里上去过神秀峰。”

弈倾天静静地听着,忽然问道:“你知道焦天龙霍青两人,和封罗宇是什么关系吗?”

霍青是封天都座下记名弟子的事情,弈倾天已经知道了。

想起当日生死台上的情况,弈倾天心中暗道:想来,这个焦天龙,怕是也是封天都座下的记名弟子之类的。

当日,三代可是说过要不是看在那人的面子上,当时他就是宰了焦天龙了,问剑宗能够让三代给面子的,不就只有那几人吗?

弈倾天脑海中泛着念头,果不其然,慕容韵接下来的回答,就是验证了弈倾天的猜测。

封罗宇作为封天都的儿子,想要驱使父亲座下的几个记名弟子,还是轻而易举的。

怕是那些记名弟子还巴不得呐!

“呵呵!这是占有欲太强了,容不得心上人和其他男性接触吗?”,弈倾天眼睛微眯着,心中轻声低语道:“就为了这种理由,所以,你就要斩杀我?”

真是有些不爽!

听着慕容韵简单的介绍,再结合自己了解的一些事实,弈倾天差不多就是理清了自己被追杀的根源了。

原本,弈倾天还以为暗地里想要杀自己的,会是一个宗门前辈级别的人物。

毕竟,神无情辈分上就是老一辈的存在,只是千回万转,却是没想到居然会是年轻一辈的家伙在针对自己。

“哼!既然想要针对我,我可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心中冷哼一声,弈倾天看了看手中的飞鱼,心念一动,眼中闪现出一缕诡异之色。

放开对慕容韵的精神力压制,弈倾天淡淡一笑:“你们方才说要给封罗宇找寻礼物?”

“这只飞鱼就是你们准备送给封罗宇的吗?”,弈倾天摇了摇手中不情愿的飞鱼,温和道。

回过神来的慕容韵,一脸惊惧地看着弈倾天,“是、是的!”

方才那种生死不由自己,好似自己整个大脑都是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个弈倾天,就是一个魔鬼!

弈倾天可不会理会,慕容韵是怕他,还是恨他,嘴角噙着一缕温和,“看来,你很喜欢你的封罗宇师兄啊!”

看着俏脸之上忽然闪过晕红之色的慕容韵,弈倾天诡异一笑,伸手递过手中飞鱼,笑道:“哎呀!我现在想想,方才对你们几个可真是太粗暴了,好歹我们也算是有些关系的,

嗯,这样吧,这只飞鱼,我就送给你,当成赔罪的礼物了,君子成人之美嘛!你可不要拒绝哦!”

说完话,弈倾天目光一转,看着手中挣扎起来的飞鱼,眼中寒光乍然闪过,“我相信,这只可爱聪明的飞鱼,应该也是很喜欢跟着你的······”

被弈倾天死死捏着,飞鱼只能无奈地瞪着大眼珠子,心中怒骂,“这小子真是太可恶了!这摆明了是裸的威胁!”

“太霸道了!还有没有人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