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31章 消息

第131章 消息

进入酒楼后,弈倾天随意选择了一处靠窗的桌子坐下。

哄闹的楼层,交头接耳的叽叽喳喳声此起彼伏,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想要偷听到一些什么消息,怕是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种杂乱的喧闹声,对于弈倾天而言,却是无碍的,强大的精神力微微放出,各种不同的信息便是交汇而来。

听着听着,弈倾天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问剑宗的外门大比?”

“嘿嘿!这次的问剑宗外门大比,问剑宗怕是要颜面扫地了!”,就在弈倾天思量的时候,一道有些戏虐的声音响起,有些尖细的声音,瞬间就是穿透周围嘈杂的氛围,传遍整个楼层。

整个楼层瞬时一静,显然这个话题引起众人的兴趣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就有人催促着对方讲下去,“快说,别吊人胃口了!”

“这家伙不会是瞎说吧!问剑宗有外门四秀撑场子,哪个宗门,能够让问剑宗颜面扫地。”

“嘿嘿!兄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如今的问剑宗,外门四秀已经是名存实亡,一个口头名号了······”

“咦?这怎么说?”

听到这里,弈倾天目光一转,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说话之人。

外门四秀已经名存实亡?这是怎么一回事?

“对啊!冷月照江,那四大天才可不是小瞧的,怎么会是名存实亡呐!”

“冷月照江?你丫的消息也太落后了吧!现在谁不知道,外门四秀已经改成冷月天江了!”

“咦?冷月天江?外门四秀排名第三的照天翼,被人挤下去了?不应该啊!就算是照天翼被人打败了,但是想要争取第四位,打败江不凡,应该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若是照天翼还活着,自然还能够争取第四位,可是,死人就不会了!”

“呃?照天翼死了?!”

“半年前就死了,据说问剑宗一个出了名的废物弟子,突然之间横空出世,邀战照天翼,生死台上一战斩杀对方取而代之,

那弟子,好像还是问剑宗四峰座之一,叶无名峰座的唯一弟子,好像叫做弈倾天来着。”

“这么牛逼!照天翼的修为,少说也是有着后天九重天吧,那个弈倾天能够打败甚至斩杀他,那弈倾天的修为,岂不是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突破先天之境了?”

众人叽叽呱呱的说道,在他们看来,能够斩杀照天翼这种天才的人物,除了在修为之上,压制对方外,想要打败对方根本就是难上加难。

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是认为弈倾天的修为必定是半步先天了,稍微触发一下就能突破先天之境。

弈倾天听着,倒是不置可否的一笑。

照天翼这样的弟子,在问剑宗算是天才人物,但是拿到整个天痕大陆,怕是也是泯然众人矣。

就算是和悟红尘相比,照天翼也就是一个战五渣,没法比较!

“嘿嘿!这你们就猜错了,我有一个朋友,观看了弈倾天和照天翼的生死决战整个过程,你们猜,这弈倾天的修为达到了何种境界?”

“先天一重天?”

“先天二重天?”

再摇头。

“先天四重天?”

“你丫的就不会往低的猜吗?弈倾天当时的修为······可是只有后天六重天而已。”

“呃?吹牛吧!”

“切!骗你有什么好处,爱信不信!老子还不讲了呐!”

“老大,我错了,您接着讲吧!我给您买壶酒润润嗓子!”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讲下去吧!”

“唉!只可惜天妒英才啊!弈倾天以着黑马之姿横空出世,却是没能笑到最后,

几月前,四大宗门联合铲除天荒山脉魔族据点,听说,这个弈倾天也是参加了诛魔行动,可惜,天荒山脉诛魔一战,弈倾天已成亡魂,真是可惜啊!”

“什么?这弈倾天就这样死了?”

“是啊。冷月天江四人之中,弈倾天已死,冷孤寒在外历练,生死未卜,而排名第二第四的月清影和江不凡两人,据说修为都是已经突破先天之境了,

外门四秀,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剩下的也是进入了内门,现在的问剑宗,外门之中撑场子的可是一个都没有,烈阳门一向就是和问剑宗是死对头,有着这么好的机会,你说烈阳门会放弃吗?”

“这倒是······若是在外门大比上,冷孤寒或者弈倾天,只要出现一人,怕是就能扭转一下局面了,只是,可惜了!”

“可惜个屁!若不是弈倾天那个小崽子已经死了,老子说不得,就要将这小子钉在皓月城城墙上,好好羞辱羞辱这个人族的叛徒!”

就在此时,厚重的脚步声踏响,随即,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便是接着响起,瞬间就是压迫着整个楼层都是一静。

“嗯?先天修者吗?”,弈倾天眼睛微眯,寒光微微闪烁着。

这股熟悉的气息······是烈阳门和天岱山的弟子吗?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群人轰然踏入酒楼,分明至极的服饰映入弈倾天眼帘,让得弈倾天嘴角不由挑起一个细小的弧度,“果然是这两大宗门的弟子吗?联袂而来,这是已经狼狈为奸了吗?”

随着两大宗门弟子的踏入,整个楼层的喧闹声,瞬息就是消失。

静,只剩下静,静的吓人!

“哦!四大宗门的威慑力这么强吗?”,弈倾天捏着下巴,戏虐得看着这一幕。

“刚才是谁说的,只要弈倾天那个小崽子出现,就能逆转局面的,是你吧!”,烈阳门为首的一个魁梧大汉,圆目怒睁,瞪着先前说话之人。

那人被对方气势压迫,面色瞬间就是化作惨白之色,目光有些求助的四下扫了扫,却是没一人上前帮忙。

眼中流露出苦笑之色,那人只有抱拳道歉道:“这位师兄,对不起了!小弟也只是一时间口不择言而已,还望师兄海涵,不要介意!”

烈阳门的那个魁梧大汉,捏了捏手掌,狠辣一笑,“敢看不起我们烈阳门,不让你付出一些代价,日后,岂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是认为我们烈阳门好欺负的!”

闻言,那人面色一白,知道对方是不可能放过他的了,这也是他们杀鸡儆猴的一种惯用手段只怪自己倒霉。

心中发狠,那人有些咬牙切齿道:“你敢动我?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明月楼主的明月楼,禁止打斗,你敢挑衅明月楼主吗?”

明月楼主!

这四字从那人嘴中流淌而出,方才气焰还是嚣张无比的烈阳门弟子,顿时面色一变,身子都是有些软了下去。

“哦?明月楼主?这就是皓月城特殊存在的理由吗?”,看着这一幕,弈倾天眼中兴趣之色愈加浓郁,饶有兴趣地看着对峙的双方。

没想到随便找个酒楼,都能找到这种特殊的存在,这几率······也是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