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32章 再遇慕容韵

第132章 再遇慕容韵

“哼!在明月楼老子是不敢动你,但是除非你小子一辈子不出明月楼,不然,老子定要让你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魁梧男子眼中闪过一缕惊惧之色,夹杂着不甘之色。

明月楼的存在,四大宗门可都是默认的,这股势力和烂柯寺一样,都是来历极其神秘,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在这种地方,想必就算是烈飞云师弟,怕是也是不敢放肆的吧!

在心里为自己找了个理由,魁梧男子心中舒了口气。

随意的找了个位置便是坐了下来,烈阳门以及天岱山的弟子,围绕着这个男子坐着,显然这个男子,不仅在烈阳门弟子,就是在天岱山弟子的心中,位置也是很高的。

有了烈阳门弟子的加入,整个楼层都是显得安静多了,众人说话声音都是小了许多,只是这种安静没有持续多久,便是被新的一批来人打破了。

当慕容韵五人携带着昏迷的岳峰,进入明月楼时,弈倾天不由轻轻笑了笑,这个世界可真是够小的啊!

不过弈倾天转念一想,他和慕容韵等人皆是准备赶往问剑宗,目标一致,能够遇上,倒也是不算是有多大稀奇。

弈倾天淡淡一笑。

慕容韵等人看见坐在一旁的弈倾天,却是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心中叫苦不迭,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杀神,怎么会又遇上对方呐!

“哟!这不是问剑宗掌教的掌上明珠嘛!啧啧!”,魁梧大汉轻挑的吹了一声口哨,手指对着慕容韵五人一一点过,有些惊讶道:“还有苏星、叶飞、罗田、马宇······咦!那个躺着的是岳峰吗?怎么伤成这样?”

听着对方惊讶的语气中夹杂着的戏虐意味,慕容韵苍白的面容微微涨红起来,气愤道:“张宇,我们问剑宗的事,还不劳你关心!”

张宇冷笑着看着慕容韵等人,“你们问剑宗的事,怎么就不劳我们烈阳门关心了,门主大人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若是碰到问剑宗的弟子,就要我们往死里整的!”

一声冷笑,张宇站起身来,向着慕容韵五人大踏步而来,两大宗门的弟子都是面露狰狞之色,向着慕容韵几人包围而来。

“张宇,你敢!慕容韵师妹可是掌教大人的心头肉,你要是胆敢动她一根汗毛,就算你是烈阳门内门玄战榜第一,你也难逃一死!”,苏星看着张宇带着众人包围而来,额头上不由爆出冷汗。

若是对方只有张宇一人,就算是他的排名比起自己等人高上一些,苏星也是敢拼上一拼的。

可是在这只队伍中,苏星看到好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烈阳门玄战榜上赫赫有名的强者!

他们根本就不占优势,更何况,本来是他们这支队伍老大的岳峰,此刻却是躺在地上,非但帮不上忙,反而成了拖油瓶。

想到这里,苏星目光微转,略带着幽怨之色看着弈倾天。

要不是这个家伙,自己等人现在也不用这般低声下气。

被问剑宗的几人“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弈倾天冷冷一笑,直接就是无视了。

“难逃一死?”,张宇嘿嘿一笑,狠辣道:“就算慕容韵是慕容华的女儿,那又如何?

你不会不知道吧!我们的大少主烈行云,可是死在你们问剑宗那个小崽子弈倾天手里,你们做的了初一,咱们难道就做不了十五吗?

再说,弈倾天那小子居然胆敢勾结魔族,覆灭了我们内门弟子队伍,这个大仇,咱们可是一直就是没有好好算一算呐!”

张宇的话一落地,楼层上,细密的窃窃私语声便是响起,伴随着难以抑制的惊讶叹息声。

弈倾天斩杀烈飞云,以及,独自一人几乎覆灭了烈阳门一支内门弟子队伍的消息,可是被烈阳门压得死死的。

这般丢脸的丑事,烈焰还没有那种能够拿出来和别人共享的胸怀。

而问剑宗也算是得了一个大便宜,也是不好意思再刺激烈焰,烂柯寺和天岱山也是抱着各自的心思,没有多管闲事散布消息。

所以,到如今,这般足以轰动四大宗门,传遍四大宗门统辖之地的大事,也只有在少数人身边流传过。

今日,张宇也是抓住了能够随意揉捏慕容韵等人的机会,才敢这般肆无忌惮地将这个消息传出。

这次若是能够羞辱或者虐杀慕容韵,可是比起弈倾天斩杀烈飞云带来的轰动要更大。

毕竟,烈行云身份虽然尊贵,但是武道天赋就是一个渣,比起玄战榜第二的慕容韵,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慕容韵被张宇气的面色涨红,“张宇,你休要含血喷人!弈倾天有没有勾结魔族,自有我爹他们下定论,哪里轮得到你满嘴胡言,胡说八道!”

“哼!不管如何,今日,你们一个都是逃不了!”,狰狞一笑,张宇嘻嘻一笑道:“不过,你们想要活命,那也不是不可以的,只要慕容大小姐,你肯陪哥哥几个喝上一顿,哥哥就饶了你,如何?”

“对!陪咱们张哥喝上一顿!”

“慕容大小姐配上咱们张哥,那也不算是辱没她的身份,对吧!”

“那是!咱们可是张哥可是咱们内门玄战榜第一,慕容韵这小妞也才第二吧!”

“啊呸!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动慕容韵师妹的主意,也不照照镜子!”,苏星面上虽是紧张至极,但是嘴中却是不屑一笑。

若是慕容韵在他们的保护下出了差错,他们几个怕是注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哟!还给脸不要脸了!现在可不是你们能够决定的!给我把慕容韵押过来!”,张宇冷喝一声,几个烈阳门的弟子便是排开众人,向着慕容韵五人涌来。

看见这一幕,苏星面色猛然一白,大喝道:“张宇,这里可是明月楼,你不要乱来!”

“我知道这里是明月楼,可我也没有动手啊!我只是请你们喝酒而已,想必,明月楼这点面子还是要给我的吧!”,张宇无所谓的耸耸肩,戏虐笑道。

这件事,若是明月楼真要插手,他就顺水推舟放了慕容韵等人,反正他又没真正动手。

若是明月楼不插手,那就代表对方默认了他的行为,那他自然就是能够为所欲为。

反正不论采用何种方式,他都是不会得罪明月楼的。

见到苏星几人被排开,几个烈阳门弟子向着自己涌来,慕容韵面色猛然惨白。

就算她的一身修为能够压倒在场的大部分人,但是,在不动用修为的情况下,比起男子,女儿身的她,就是刀俎之下的鱼肉,任人宰割!

烈阳门几人面上皆是流露出狰狞之色,蒲扇一般的大手伸出,向着慕容韵捏来。

不远处,弈倾天看着这一幕,眉头却是不由微微一皱。

明月楼这般默认的态度,未免有些太古怪了,难道明月楼和问剑宗有间隙?

心中念头一闪而逝,眼下的情况,却是不容弈倾天继续耽搁下去。

慕容韵等人被这般针对,其中很大原因,应该就是因为弈倾天斩杀了烈阳门众多内门弟子。

冷然一笑,弈倾天淡淡的笑声,随即便是静静传开,轰入人群之中。

“烈阳门的弟子,难道都是这幅喜欢欺负女子的鬼德行吗?烈飞云两兄弟如此,手下的一群走狗也是如此!真是丢尽了烈焰的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