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47章 笑声

第147章 笑声(5600大章 )

看到羽青阳如此挑衅,居然邀战已经身受重伤的叶非叶,站在慕容华身后的慕容韵,有些看不过去了,嘴角一翘,嗤笑道:“羽青阳,你还要不要脸,没看到叶非叶师弟已经受伤了吗?

难道你想趁人之危,做投机取巧地小人?你要是真想打,我和你单打独斗好了!可是,你敢吗?”

问剑宗的弟子闻言,也是哄闹起来,讥讽声不断!

要我和你打?我脑子坏了差不多!羽青阳心中不屑一笑,嘴中却是嘻嘻笑道:“慕容韵师姐,师弟哪里敢和你交手,你可是问剑宗玄战榜上排名第二的存在,师弟哪里比得上你!

不过,你要是想打上一场,活动活动筋骨,待会我天岱山李成阳师兄自会向你讨教几招,刚好,李成阳师兄也是我们天岱山玄战榜的第二位,你们两个正好是一对!”

慕容韵成名已久,又是慕容华的独女,她手中掌握的手段可是不少。;.

传言,慕容华更是已经传授了慕容韵几招禁术,羽青阳才不会找虐对上他。

虽然,这三月里,他的修为也是已经突破到先天九重天巅峰了,但是对上慕容韵,他还是没有多少胜算了,最多也只能保持不败而已。

可是,只是不败,可是不能满足他的,只是不败?能够狠狠羞辱问剑宗吗?当然不能!

要做,就要做到彻底!

将问剑宗贬落凡尘!

打击的毫无脸面!

羞辱的抬不起头来!

“羽青阳,你给我嘴巴放干净一点,谁和李成阳那个家伙是一对了?”,慕容韵俏脸涨红,怒气冲冲地指着羽青阳。

这家伙,居然敢说她和李成阳那个家伙是一对,真想撕了他的一张臭嘴!

要是封罗宇师兄在这里,一定会狠狠教训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乱说话!

羽青阳嘿嘿一笑,还想刺激一番慕容韵,这时,叶非叶的声音,却是再度响起来了。

“羽青阳,废话少说!你不就是想和我斗上一场吗?今天,我叶非叶就舍命一战!”,台下,叶非叶站起身来,面上仍旧是有些苍白之色弥漫着。

服下丹药调息后,他的伤势,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是一战之力还是有的,不过,要想击败羽青阳,那自然是妄想······只是,难道他就只能缩在一旁,当缩头乌龟吗?

绝对不行!宁愿再败上一场,也不能丢了问剑宗的脸!

说着话,叶非叶再次步上擂台,正面对上羽青阳!

“嘿嘿!看你的样子,你的伤势也是好的差不多了,这样子,我打败你,我心中也不会有什么不公平的感觉。”,羽青阳眼中戏虐之色闪烁。

这话说出口后,各种有些嗤笑戏虐的声音响起,任谁都是可以看出,叶非叶的伤势也只是好了个五六分而已,亏羽青阳能够这般睁着眼说瞎话。

不过,这些事大家也是不介意的,叶非叶是胜是败,关他们何事?

再说,问剑宗这般被其他宗门羞辱的落魄样子,可不是时时刻刻都能看到的,应该珍惜嘛!

“叶非叶,接招了!”,一声冷喝,羽青阳率先出招,巨剑横空,呼啸有声,狠狠向着叶非叶砸落。

叶非叶面色凝重,也不闪避,剑器上举,硬抗住对方一招。

巨力压迫而来,叶非叶面上猛然闪现出不健康的红晕,嘴角再度泣出鲜血来。

看见这一幕,问剑宗的弟子,心中不由都是一紧,问剑宗又要败了吗?

天岱山和烈阳门的弟子,却是嚣张的叫嚣起来。

各种讽刺贬低的话语,层出不穷,轰然响起!

“这就是四大宗门四大天才之一的叶非叶?这也太水了吧!”

“实力这么渣,也好意思占着四大天才的名头!”

“呵呵!慕容华,看来,你们问剑宗的这个叶非叶,有些名不副实啊!这样的实力······啧啧!相比于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可是差了不止一筹啊!”。

烟雾袅袅升起,盘旋在烟斗的上方,在半空中幻化出一个讽刺的笑脸,王琨戏虐地看着慕容华,对方逐渐发黑的面容,让得王琨心中一阵快意闪现!

经过这次事件,问剑宗的名气,怕是要低沉好久了吧!

慕容华轻轻呼出一口气,面无表情地道:“论起脸皮的厚度来,叶非叶比起你这个弟子来,还真是差了不止一筹,怕是整个天痕大陆,在脸皮厚度这一项上,能够胜出你这个宝贝徒弟的,也是凤毛麟角了!”

四大天才之中,悟红尘的实力是最为高深莫测的,叶非叶他们三人倒是相差无几。

若是平时真的打起来,叶非叶和羽青阳,也就是平分秋色的局面,只是奈何叶非叶先前已经被烈飞云重伤一番,如今再度对上羽青阳,不败才怪!

被慕容华这般暗讽,王琨老脸上丝毫不见羞恼之色,他要的结果就是叶非叶败在羽青阳手中,至于其他的,他才不在乎。

反正只要能够羞辱到问剑宗,其他的一切手段过程,重要吗?

台上,羽青阳一剑拍飞叶非叶,双手杵着巨剑,冷笑道:“四大天才,不过尔尔!!!”

一摆衣袖,羽青阳傲然踱着步子离开,讽刺的话音却是飘荡着,荡漾在每个人的耳中!

“呵呵!羽青阳师弟的手段,果真是非凡啊,看得师兄手心也是有些发痒了,不知道慕容韵师妹可否赐教一番,李成阳可是很渴望领教一番,问剑宗掌教之女的非凡手段啊!”

羽青阳下台后,天岱山方向,一道矫健的身姿腾飞而起,身在半空,话音却是已然飘荡而出,句句直指慕容韵!

天岱山玄战榜第二的存在,李成阳,悍然挑战慕容韵!

“真是欺人太甚!还有完没完了!”,慕容韵面色涨红,娇躯一扭,便是飘飘然地落在擂台上,“李成阳!今天,慕容韵在这里就要领教一番你的高招!”

先是强势击败问剑宗外门第一,接着连番击败叶非叶,现在居然又是找上她了!难道他们还想击败问剑宗所以有代表性的弟子?

慕容韵冷然瞪视着李成阳。

“请!”,李成阳微微弓身,姿态优雅地笑道。

慕容韵冷哼一声,玉手轻探,道道掌气化作飞花落叶,飞舞席卷而出,切割向李成阳。

绝学,摘花吹叶!

慕容韵一出手,便是绝招!

“哎呀!慕容韵师妹,你这样好吗?啧啧!一出手就是问剑宗的绝学摘花吹叶掌法,师兄可是有些承受不住啊!”。

李成阳手中长剑向着地面狠狠一压,瞬时,尖锐的剑气从地面爆射而出,像是海浪一般,破空袭杀而去!

挡住慕容韵招式,李成阳手中长剑不停,挥洒而出带出迷离剑气,同时单掌翻飞,毫不留情得向着慕容韵的私密之处袭去,丝毫不顾男女之别!

“无耻之徒!”,被对方不要脸的攻击,搞的有些手忙脚乱,慕容韵双掌左挡右挡,一时间却是没有拔剑的机会。

冷汗不停的泣出,慕容韵面上的神色越发有些晕红。

该死的!只顾得处理岳峰那个家伙的伤势,我自己身上的伤势,倒是忘记处理了!

感受着胸口隐隐间一阵阵憋闷感传来,慕容韵心中焦急之意不断蔓延开来。

这一战可是关系重大!

若是,她这个问剑宗掌教之女,都是败在天岱山一个弟子手中,他们问剑宗的名誉怕是······真的要一落千丈了!

对方不要脸的招呼着慕容韵胸口小腹私密的地方,更是让慕容韵心中羞愤之意暴涨,心中怒气上涌,慕容韵知道,继续拖下去对自己只会更加不利。

心中一发狠,慕容韵身子站立,双掌翻飞,猛然合十,冷然一喝:“太虚神劫·堕身!”

冷喝声传出,慕容韵娇躯猛然一颤,随即,全身上下猛然爆射出无尽的血气,像是空中轰然绽放的烟花一般,瞬间就是弥漫着整个空间。

血色缭绕,慕容韵的面色却是猛然化作惨白之色,眼中光泽更是暗淡无比,好似方才一瞬间,她的一身修为瞬间被抽取了一般。

诡异的是,空气中血色弥漫,慕容韵身上却是青衫依旧,丝毫就是未曾沾染上一丝血色,宛若血色中绽放的一朵青莲一般!

“哦?这个小娃娃,年纪轻轻,居然就是修炼了问剑宗的禁术太虚神劫,看来,慕容华你对她的寄望可是很深厚啊!只是,招式再厉害,那也要看是在何人手中使出,慕容韵的领悟和修为能够发挥出这招的几成之力?”

王琨饶有兴趣地看着杀气腾腾的慕容韵,问剑宗的太虚神劫,可是一直就是他们天岱山觊觎的招式,也不知道问剑宗从哪里获取的,还有问剑塔这般的诡异存在······

不过,就算这娃娃使出这招式,也是胜不了李成阳的,他们早就是预料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会没有防备呐!

双掌合十,慕容韵俏脸之上冷汗涔涔而下,空气中游荡的血气,随着她的动作变化,像是镜头回放一般,纷纷向着慕容韵的身体收拢而来。

最后漂浮在慕容韵的身前,凝聚成一把血色诡异长剑,剑尖直指李成阳!

“李成阳,你不是一直就是想尝尝我们问剑宗的绝学吗?今天,我要让你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

冷喝一声,慕容韵合十的双掌,猛然向前一推,血色长剑像是被挤压爆出的子弹一般,割裂空气,狠狠向着李成阳冲击而去。

抬头一看,慕容韵却是没有从李成阳脸上发现任何的惊慌之色。

反而,对方眼中流露出一抹戏虐之色,看着慕容韵,就像是看着待宰的羔羊一般。

“这点手段就想奈何我!”,长剑爆射而出,李成阳却是毫无反应,冷笑着凝视着慕容韵。

血色长剑轰然撞击在李成阳身上,随即,一阵璀璨的光泽,却是从李成阳身上猛然升起,映照着四方一片明朗!

“什么?这是、这是真罡铠甲!?”,眼见对方身体上,猛然浮现的一件流光溢彩的黑色铠甲,慕容韵不由惊呼出声。

道道符文闪现而出,黑色铠甲之上亮起璀璨的光芒,不断消磨着血剑的力量。

慕容韵看着这一幕,心中无力感顿时不可抑制的升起。

若是对方身体上真的穿着真罡铠甲的话,以她的修为催动的禁术,最多只能让对方轻伤,想要重伤对方根本就是不可能!

而使出禁术之后的她,处在虚弱期,现在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对方对付她,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根本就是完全不费丝毫之力。

“嘿嘿!现在轮到我出手了!给我死来!”,血色爆炸开来,李成阳身体微微晃了晃,舔了舔嘴角的血迹,身子一矮,便是向着慕容韵爆冲而来。

砰的一声响起!

李成阳一脚狠狠踢出,慕容韵心中无奈,双手交错格挡,巨力下来,慕容韵瞬间就是被踢飞。

“小韵,认输吧!”,上方,一直冷然看着双方交战的慕容华眼皮低垂,话音荡漾而出。

对方身上居然有真罡铠甲,这一点,他也是没想到!

毕竟,真罡神兵,对于四大宗门来说,也不是人手一件的大路货,更不要说还配给先天弟子。

更何况,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试,他哪里想得到昔日的盟友,天岱山会做的这么绝?

简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完全就是舍弃了一张老脸!

“真是可恶啊!”,慕容韵银牙咬着下唇,心中不甘之意泛起。

刚要开口认输,一阵劲风却是扑面而来,带着浓重的杀意。

“只是这样而已,就想认输,那未免太便宜你了吧!我可是听说,因为你们问剑宗那个叫做弈倾天的小崽子缘故,我们天岱山可是伤亡惨重,今天,我就在你身上找些利息吧!”

李成阳面上闪烁着狰狞之色,慕容韵,他是不敢杀的,但是在这擂台上,废了对方手脚,这点却是可以做的,就算是慕容华,也是没有理由责怪的。

想想自己能够这般羞辱问剑宗掌教之女,李成阳心中便是不可抑制的泛起一阵快感。

“真是找死的家伙!”,眼见对方不依不饶,还在对慕容韵下死手,慕容华身子猛然站起,瞬间移动一般,闪现而出,直奔擂台。

“哎呀!慕容华,这只是小辈之间的小打小闹而已,你这般作为,可是有些小题大做,失了你问剑宗掌教的身份了!”

“的确!对小辈出手,慕容华,你们问剑宗就这点出息?”

半空中,烟雾缭绕而出,伴随着一道火焰闪现。

“砰砰!”

空中一阵爆响传出,随即,慕容华、王琨、烈焰三人的身影,便是浮现在空中,三足鼎立!

经过王琨烈焰两人这番阻挠,擂台之上的情势,却是再度发生了变化,波澜再起!

只见,就在李成阳带着尖锐劲风的单腿,即将扫到慕容韵的身体的时候。

一道锋锐至极的金色流光,却是猛然从慕容韵怀着爆射而出,带着无尽的锋芒,瞬息间切割在李成阳的腿上,一闪而逝,在空中一个划出一个流畅的半圆后,再度没入慕容韵的怀着,不见了身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啊!!!贱人!你敢暗算我!我要杀了你!”,惨叫声猛然响起。

擂台上,李成阳单腿上猛然爆出血浪,像是喷泉一般倾洒而出,单手捂住腿部,李成阳面目狰狞地瞪视着慕容韵,方才若不是他心中警觉闪过,这条腿怕是就是已经被那不知名的东西给切断了。

这笔账,一定要算在慕容韵身上!

见对方受伤,慕容韵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怀里,脸上不由流露出古怪之色来,居然是这个东西救了她。

想到这里,慕容韵心中念头闪过,不由又是想起那个杀神的存在。

变故发生,空中的三人,已然都是降落在擂台之上。

王琨检查了一番李成阳的伤势,发现没有大碍之后,面上冷笑浮现,瞥着慕容华,嗤笑道:“今天,我可是长见识了,堂堂的问剑宗掌教之女,居然也会暗箭伤人,真是够可以的啊!”

慕容华放开按在慕容韵背后的手掌,不冷不热道:“暗箭伤人?总好过某些人无耻到,比试的时候,居然还躲在乌龟壳里吧!先天修为的比试,居然好意思动用真罡神兵,你们天岱山可真是财大气粗啊!你说呐!王琨长老!”

王琨冷笑一声,转移话题道:“问剑宗掌教之女?也就这样!算下来,你们问剑宗已经连败四场了,干脆再败上几场吧!张北峰,出来吧!”

“是!长老!”,张北峰应声而出,向着慕容华抱拳道:“在下张北峰,向问剑宗岳峰师弟讨教几招!”

张北峰乃是天岱山玄战榜第一的存在,邀战问剑宗玄战榜第一的岳峰,也算是名正言顺,慕容华也是不好拒绝,只是······

慕容华深深吸了口气,淡淡道:“岳峰几天前外出的时候,被人打伤,至今还未痊愈,所以,怕是张北峰师侄的请求,我们问剑宗做不到了。”

“哎!慕容华,这你就不对了,小一辈的一个小小请求,你这个老一辈的难道都不能答应,还要这般推三阻四的,你也忒小气了吧!

还是说······你怕输?你们问剑宗已经连输三场,再输几场,那也无所谓啊!”王琨烟斗一摆,直指慕容华,挑衅意味不言而喻!

“问剑宗?不过尔尔!!!!”

“人家问剑宗,先是外门第一败了,接着,四大天才之一的叶非叶,接连败了两场,之后掌教之女,又是败在李成阳师兄手中,现在,那个岳峰像是缩头乌龟一样不出来,总比出来再被张北峰师兄打败来得好吧!”

“切!问剑宗怎么这么弱?”

“居然,就连应战的勇气,都是没有吗?”

“快叫岳峰那个缩头乌龟出来!”

“问剑宗就是个渣!”

天岱山烈阳门弟子齐齐嗤笑起来,笑声传开,让得问剑宗弟子,都是不由深深低下头去,面上一片羞红之色。

其他各大势力的掌控者,看着这一幕,眼中流露出莫名之色,眼神奇异地看着面色难看的慕容华。

四大宗门,问剑宗已经这般弱了吗?看来,以后站队要好好思量了!

就在众人心中心思不一,问剑宗陷入尴尬地步的时候。

一道淡笑声风轻云淡地传来,让得场中瞬时一静!

“哎呀!你们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想要岳峰出来?那是不可能了,因为,我好像一个不高兴,就把他······给废了。”

熟悉的话音响起,像是和风细雨一般荡漾倾洒开来,瞬息间就是飘荡回响在周遭。

慕容韵心中猛然一惊。

那个杀神,真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