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48章 调侃巨头

第148章 调侃巨头

笑声微微荡漾开来,让得众人面色都是不由一变。

慕容华等人眼神一转,便是瞥向笑声传来的地方。

只见,在擂台后方,高高矗立的问剑塔顶峰,一道卓然的身影悄然浮现。

白衣,黑发,背负古剑,少年!

清风拂过,带起少年几缕飞扬的长发,白皙俊朗的面容上挂着戏虐的笑意,嘴角微翘,勾出一抹锋芒!

这是谁?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

慕容华、王琨、烈焰三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心中的惊骇之情。

这人就是这般诡异的出现,可是,他们三人,居然完全就是没有发现!

而对方的话语之中,显然表明对方好早之前就是出现在这里了,最后,若不是对方出声的话,怕是他们还是发现不了对方的踪迹。

这般手段,真是诡异啊!

想到这里,慕容华三人,眼中罕见的流露出一丝忌惮之意。

就是这小子废了岳峰吗?慕容华眼睛微眯,心中暗道。

弈倾天,慕容华倒是见过,不过,那都是弈倾天小时候的事情了,长大了的弈倾天,慕容华倒是一面也没见过。

虽然,慕容华感觉眼前这少年有些熟悉,但是,慕容华也是没有往弈倾天身上想。

毕竟,慕容韵先前就是告诉过慕容华,废了岳峰的是一个叫做悟凡尘的烂柯寺弟子,先入为主,再加上,方才弈倾天话里的语气,好似有着针对问剑宗的意味,慕容华当然想不到弈倾天头上。

“小娃娃,你是谁?居然胆敢扰乱问剑宗的外门大比!小心人家慕容华大掌教扒了你的皮啊!”,王琨浑浊的目光微微闪烁着亮光,这小子绝对是一个天才人物,若是能够将他收入门下······

不过在这里,问剑宗是主场,我得先破坏这小娃娃对问剑宗的印象。

弈倾天站在问剑塔上,目光微微一闪,饶有兴趣地看着擂台之上的几位大佬,能够和慕容华站在一起,想来那两人的地位不低,应该都是烈阳门和天岱山的大人物。

只是,对方居然想要拉拢他?不知道······另一人会不会这么做啊!

就在弈倾天心中念头泛起的时候,烈焰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响起,带着一抹迫切之意,“小娃娃,你是哪家的,到烈焰伯伯这里来,伯伯保证,谁也伤害不了你!”

这个少年能够出现在这里,显然,应该就是来的宾客带来的,而这些宾客之中,谁家实力能够比得上烈阳门?

只要查清这个少年的所属势力,到时候,对方怕是巴不得将这少年送上门来。

“谁也伤害不了我?啧啧!别的人,我倒是不怕,可是我还真怕,你会第一个伤害我呐!”,弈倾天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捏着下巴轻声笑道,这个大汉居然就是烈阳门的门主,烈飞云的父亲,烈焰?真是有趣啊!

问剑宗认识弈倾天的弟子,此刻,倒是都流露出戏虐之色,好笑得看着这一幕,不知道烈焰大门主知道弈倾天的身份后,又是个什么表情?

让弈倾天感到有些诡异得是,烈飞云、羽青阳两人却是没有开口,点破弈倾天的身份,好似刻意准备让烈焰等人下不了台一般,这点可是有些怪啊!

“哦?我怎么会第一个伤害你呐!”,烈焰心中猛然泛起一阵不妙之色,对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慕容华目光一闪,看着弈倾天那张逐渐清晰起来的面孔,脑海深处一些尘封的画面渐渐飘荡而出,慕容华嘴角慢慢挑起无奈的笑意。

王琨浑浊的目光却是猛然精光闪烁,开口问道:“到现在,还不知道小兄弟是谁呐?小兄弟不自我介绍一番!”

弈倾天仍旧是站在塔顶上,淡淡地瞥了王琨一眼,随即却是看向慕容华,微微弓身,缓缓道:“问剑宗,外门弟子,弈倾天,拜见掌教师伯。”

问剑宗外门弟子弈倾天?这小子居然是弈倾天?!

平淡的话音飘散开来,让得王琨、烈焰面色瞬间难看起来,自己等人方才那般急切的拉拢对方的姿态,在这句轻飘飘的话音下,却是立马成了一个笑话一般!

一方面,千方百计无所不用其极的羞辱问剑宗,另一方面,却是把对方的弟子当成珍宝,企图争夺,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让人感到讽刺的事情了吗?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真是该死的家伙啊!王琨浑浊的目光中隐隐间透出几缕杀意。

此刻,慕容华面上却是笑意盎然,眼中笑意再也掩饰不住。

弈倾天这手玩的······算是为他们问剑宗挽回了一些面子,看着王琨和烈焰两个老匹夫发黑的脸色,慕容华心中郁闷之气顿时舒畅开来。

“好!好!好!回来就好,你是不知道啊!无情师妹以为你死了,和我都闹翻了,非要为你报仇,如今,你回来了就好了,早些去见她一面,也让她安心!”心中喜意蔓延,随即,慕容华便是对着弈倾天大倒苦水。

若不是最后有三代出面,再加上最近弈倾天未死复出的消息传出,他还真不知道,自己那个冷淡的师妹,会干出什么事来!

闻言,弈倾天面上不由闪过一丝温和之色,轻声笑道:“弟子来这里之前,已经见过无情姐和前辈了······”

说着话,弈倾天目光微转,看向烈飞云,随后在羽青阳、李成阳以及张北峰等人身上一一扫过,笑道:“前辈说了,有些苍蝇嗡嗡叫个不停,打扰他睡午觉了,所以······我就来了!”

弈倾天目光停留在慕容华身上,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本来准备直接找上焦天龙,逼出焦天龙背后那个针对他的幕后黑手的,至于,这些宗派之间的勾心斗角,弈倾天却是不准备参与的。

奈何他一回来宗门,见过神无情之后,就是碰上了三代,三代主动开口让他来赶苍蝇,他能不答应吗?对方不拍死他才怪!

慕容华显然也是知道弈倾天口中的前辈是何人,当下也只能无奈一笑。

不过,随即,慕容华心中却是有些轻快起来,既然三代让弈倾天来此,显然就是对弈倾天有着巨大信心的,这般说来,传闻弈倾天斩杀烈阳门玄战榜第一的消息,不是假的?

想到方才弈倾天出现的无声无息,那种好似融入大地的感觉,慕容华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你就是弈倾天!还我儿命来!”

就在此时,陡然间,一声爆喝声响起。

随即,只见烈焰的整个身体化作一团曜日,残影拖着火红色的烈焰,直奔弈倾天。

杀机盎然!

擂台上,慕容华面色一变,化作一道流光直追烈焰,“烈焰,你敢动他!我灭你烈阳门满门!”

问剑塔顶峰,弈倾天瞧着这一幕,眼中却是闪过狡黠之意,淡定的站立着。、

没有保障,他敢这般毫无防备的出现?

火焰之气轰落而下,直逼弈倾天身子,距离弈倾天眼前一尺的时候,却是犹如以卵击石一般,轰然碎裂开来,现出倒退开来的烈焰身影。

而整个问剑塔,陡然间就是亮起一层薄薄的光罩,犹如水波一般护住弈倾天。

“小辈之事,小辈解决,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