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65章 挖墙脚

第165章 挖墙脚

“我、我······没谁指使我。”,长剑泛着寒光,刺激着霍青心中一阵发寒,他低着头,努力不去看在场任何一人,他怕、他怕他下意识的一眼,就会惹出天大的麻烦。

“哼!没谁指使你,你会杀我?你当烈焰门主他们都是傻子吗?”,弈倾天冷笑一声,霍青显然是有所忌惮,不敢说出幕后人的身份。

没人指使他,他会平白无故的出手对付自己?

两个萍水相逢的人,之间可能会有仇恨吗?

甚至,仇恨到一见面就想要置他于死地!

烈焰愤恨地看了弈倾天一眼,倒是没有说话斥责弈倾天,静静看着局势的发展。

一旁,慕容华眼皮抬了抬,淡淡道:“霍青,你还是说真话吧!我希望,这件事到此结束,不想再继续下去,你清楚······我的意思?”

听着慕容华的淡然话音,弈倾天眼中光泽一闪而逝,面色有些难看的看着慕容华。

慕容华方才话中的意思,明摆着就是告诉霍青,不管他霍青的幕后之人是谁,他也得死死烂在肚子里,不准说出来。

哪怕······这个人的身份,已经等于暴露在阳光下了,可是,只要没人亲口指证,那就不是事实。

慕容华不想在看到纷争了,而且,还极有可能是问剑宗两大最为出色的天才,之间的自相残杀!

霍青显然也是听明白了慕容华的意思,仍旧是低着头,说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做下的,我听闻、听闻月师妹和弈倾天走得有些近,所以、所以我气不过,想要杀了弈倾天,掌教,弟子认罪!”

“什么?这么狗血,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

“这个月师妹,应该是月清影师妹吧!啧啧!真是红颜祸水啊!”

“传闻,弈倾天这小子,以前一直就是暗恋着月师妹,看来不是谣言啊!”

“整个问剑宗,月师妹算是最为出色的那一小撮天才,又是一个绝世大美女,谁不爱慕?”

“唉!可怜霍青师兄,也算是一个人杰了,却是被美色蒙住了双眼!可惜啊!”

场中,低语声响起,弈倾天收起脸上的难看之色,静静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争风吃醋吗?

倒是个好借口!

霍青低着头,跪在地上,身子微微颤抖着。

慕容华淡淡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弈倾天,随即对着霍青说道:“为了一己之私,利欲熏心,对同门师弟下杀手,你难逃一死!”

话音刚落,慕容华手中光华一闪而逝,随即,霍青的身体,便是无声无息的湮灭开来,不留一丝痕迹!

弈倾天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他阻止不了慕容华的行动。

慕容华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那这件事,就该到此为止了!

除非,某一日,弈倾天能够展现出更多的价值,能够完全碾压封罗宇的资本,否则,慕容华,绝对不会为了弈倾天,而牺牲封罗宇的。

这点,弈倾天明白!

封罗宇也明白!

所以,日后,封罗宇还会出手对付弈倾天,只要不是太出格,想必,慕容华会很乐观其成的。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嘛!

没有危机的压迫,不能时时刻刻居安思危,哪里能够进步?

事情解决完后,慕容华笑道:“这次真是让几位看笑话了,宗门里的这些小兔崽子,没有一个安分的!”

烈焰皮笑肉不笑:“小家伙嘛!能安分吗?我们年少的时候,争风吃醋的事情,干的还少?”

明月楼主抚了抚耳际长发,笑道:“各位这般说话,让我都是有些感觉自己已经老了一样,都有些在这里站不住脚跟了!”

听着这话,几人都是哈哈一笑,有些不好接话。

他们年纪都是不小了,这不假,明月楼主虽然和他们平起平坐,但是,若真是论起年龄来,对方和弈倾天他们也算是一辈的,都是他们的小一辈。

可是,他们敢在明月楼主面前摆前辈的架子?

弈倾天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心中暗暗讥讽道:站不住,那就走呗!还呆在这里,真是虚伪!

不过这些话,他可是不会说出口来的。

对于这个明月楼主,弈倾天心中可是忌惮的很,之前和对方在明月楼里的一方交谈,就是让弈倾天了解到,明月楼对问剑宗的态度,可不是有多好,甚至可能还有着某些不良企图。

这样的一个女子,此刻和慕容华他们谈笑风生,显得融洽至极一般,但是,谁能猜到,对方一个转身,会不会就是对着问剑宗背后捅上一刀?

弈倾天心中这般想着,面上倒是没有露出厌恶之色,对这女人没好感,是一回事,当面摆出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掌教大人,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该处理的事,该解决的人,差不多算是解决了,弈倾天倒是没工夫,在这里继续听着这些人在这里虚与委蛇。

掌教大人?慕容华听着弈倾天的话,心中微微一笑。

弈倾天之前一直称呼他慕容师伯,如今却是称呼他掌教大人,显然是对他先前的决定,无声的表达着不满抗议。

摇摇头,慕容华笑道:“弈倾天,你就先下去吧!晚些时间,你再来太虚宫来找我吧!”

弈倾天点点头,便是准备离开,问剑宗四峰一宫,一宫的太虚宫,乃是掌教一脉居住的地方,这点弈倾天倒是知道。

慕容华叫他晚些时间过去太虚宫,想来无非就是准备私下里找他谈一谈,最好能够让他和封罗宇化干戈为玉帛。

只是,这可能吗?

以着封罗宇那种霸道的性格,怎么会和一个弱者握手言和?那是**裸的屈辱!

而弈倾天?对于一个心中对神无情存着畸形爱恋的家伙,弈倾天会放过他?当然不可能!

“等等!”

就在此时,渡厄有些和蔼的话音,却是缓缓响起,让得弈倾天迈出的脚步一滞。

缓缓回过头来,弈倾天的眼中,便是浮现出渡厄有些慈眉善目的慈悲面目。

因为悟红尘的原因,再加上弈倾天对于衍术的好奇,所以,弈倾天对烂柯寺还是比较有好感的,这个渡厄,既然能够和慕容华等人平起平坐,想来也是一个得道高僧。

弈倾天客气一笑,有些疑问道:“大师,找我有事?”

“你修炼衍道?”

对方嘴角含笑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面色不由微微错愕起来,心中暗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以你的修为,会察觉不出我的衍术波动。

再说,之前,我还动用了你们烂柯寺的清心咒!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弈倾天还是老老实实地道:“算是吧!也没接触多久,说起来,还要感谢悟红尘师兄,若不是他的引导,我还一直在衍道门口打转呐!”

说着话时,弈倾天朝着烂柯寺方向笑了笑,悟红尘可算是他的衍道启蒙老师了······

“你的衍道天赋很好,我代表燃犀师兄收你为弟子,你觉得怎么样?”

渡厄仍旧是含笑看着弈倾天。

成为烂柯寺主持的弟子,这个诱惑,四大宗门弟子······应该没人能够抗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