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66章 翻脸

第166章 翻脸

“收我为弟子?”,弈倾天微微一愣。

渡厄接着说道,语气什么肯定,“你没听错,只要你答应,入了烂柯寺之后,你直接就是燃犀师兄座下的真传弟子,地位和悟红尘平起平坐。”

渡厄话虽然说得很是平淡,但是内里的意思,却是让弈倾天一阵心跳。

和悟红尘直接就是平起平坐,这般待遇······可真是难以拒绝啊!

若是一般人的话,怕是早就是忙不迭的三跪九拜,直接拜师了吧!

渡厄静静地等着弈倾天的答复,只要是有些头脑的人,应该会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是最正确的,弈倾天······可不是傻子,他相信,弈倾天会给出他满意的答案的。

何况,之前的所见,让他知道,弈倾天在问剑宗受到的待遇,可不是很好。

一个宗门,时时刻刻需要防备别人暗杀自己。

一个宗门,进入便是会有着天之骄子待遇,势力更是庞大无比。

二选一,很难吗?

一旁,慕容华面上闪过奇异之色,却是古怪的没有指责渡厄当着他的面拉人。

弈倾天会不会离开问剑宗,他心中其实也是没有多少底的,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弈倾天不会离开问剑宗,就算是弈倾天准备离开,他至少也会征得那人同意的。

叶无名和弈倾天之间,可不是简答的师徒关系可以概括的。

弈倾天眼中闪过沉思之色,好似在认真思考去留的问题一般。

半响,弈倾天才面露抱歉之色,“大师,我看我是没有这个福分了,怕是不能拜入烂柯寺门下了,问剑宗就是我的家,我不会离开这里的。”

听到这里,慕容华松了口气,烈焰几人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弈倾天拜入烂柯寺门下,这种结果,他们几人可都是不愿意见到的。

“什么?!你不愿意?!”,就在弈倾天面上露出抱歉之色的时候,渡厄心中就是猛然一咯噔。

此刻,亲耳听见弈倾天说出拒绝的话,渡厄心中,还是不由泛起不可思议的情绪起来。

烂柯寺的邀请,居然会有人拒绝?!

这种事,没听说过啊!

渡厄面皮一抖,有些不确定地道:“你真的想清楚了?要知道烂柯寺,可不是问剑宗可以相提并论的,在问剑宗,你是叶无名的弟子,但是,这个身份比起燃犀师兄真传弟子的身份,可是相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啊!”

听到这里,弈倾天和慕容华的眉头,都是不由一皱,对方这话······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弈倾天面色微冷,“大师,问剑宗比不比得上烂柯寺,这点,我不知道,不过,对我而言,能够成为师父的弟子,这个身份,却是比起什么燃犀大师的真传弟子身份,要高贵一千倍一万倍。”

对方话里直接就是摆明了,你师父叶无名,在我们燃犀师兄眼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角色,对方既然这般侮辱叶无名,弈倾天自然也是不再给对方面子。

先前敬他,只是因为他是前辈,对方既然端着这个前辈的身份,在那里品头评足,弈倾天自然也是不再给对方面子。

你对我客气,我就给你脸面!

你对我不客气,我也只有让你丢脸面了!

“弈倾天,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侮辱燃犀师兄吗?”,渡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眼中金光闪过,一股庞大的精神压力,骇然压向弈倾天。

这小子,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对方气势压下,弈倾天面色不由微微一白,额头上瞬息就是泣出细密的汗珠,就连身子都是不由自主的有些佝偻下去了。

“这个老匹夫,居然对我出手!”,对方的气势,像是海水一般,无孔不入的淹没了弈倾天,让弈倾天全身发颤,一阵窒息。

这就是真灵强者的气势吗?

就在弈倾天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一道悠然的身影,闪现在他的身前,随即,一道温和的话音便是接着响起,“渡厄大师,你也是前辈高人了,对小辈出手,这好吗?”

慕容华轻挥衣袖,细密的风暴化作极小的漩涡,荡漾在身前,将渡厄的气势消弭的一干二净。

见慕容华已经出手了,渡厄冷哼一声,淡淡道:“有时候,对于某些不知分寸的小辈,稍稍给些教训,那也是好事。”

慕容华点点头,赞同道:“的确,弈倾天这小子还是缺少历练,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过······他维护师尊的颜面,这点倒也是没做错,我们问剑宗,一向就是崇尚尊师重道,这小子这些年倒是没白学。”

这话什么意思?你慕容华非但不觉得弈倾天的做法错了,反而还支持他的做法?渡厄心中一阵不快。

叶无名能够和燃犀师兄相提并论?

要知道,他们烂柯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一直滞留在西剑域的。

他们的地位,岂是问剑宗,天岱山这些不入流宗门,可以相提并论的?

冷冷一笑,渡厄道:“尊师重道?问剑宗真是好传统啊!”

“走!回烂柯寺!”,一摆手,渡厄便是带领着烂柯寺的弟子,向着问剑宗山门的方向直奔而去,倒是没有立即翻脸动手。

毕竟,这里······是问剑宗,不是他们烂柯寺。

而且,他们烂柯寺,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宗门吗?

他们烂柯寺弟子,是那种动不动就动手的嗜杀之人吗?

烂柯寺队伍匆匆而去,在一群秃驴之中,留着长发的悟红尘,显得很是鹤立鸡群。

微微落后,悟红尘路过弈倾天身旁,抱歉一笑,有些尴尬道:“对不起了,弈师弟,渡厄师叔可能是太看重你了,听到你不愿入烂柯寺,所以有些生气,你不要太介意啊!”

弈倾天洒然一笑,摆摆手道:“这点小事,我怎么会介意?此番分别,你若是有空,记得来问剑宗,我带你参观一下我师父的紫云峰。”

悟红尘有些惊喜,道:“好,一言为定,有时间,我一定会来的!”

问剑宗一宫四峰,个个都是出奇的存在。

就像是神无情的神秀峰,就是灵气最为充裕的所在,因为神无情的原因,上面更是栽满了奇花异草,灵药无数,堪称百草园,千花园,万药园。

作为四峰之一的紫云峰,自然也是有着它的出奇所在······

烂柯寺的队伍离开后,烈焰冷笑一声,像是看死人一般,看了弈倾天一眼,随即,也是带着门下弟子离开。

天岱山的弟子,在王琨带领下,和烈阳门的队伍携手离开,毫不顾忌的就是宣告着,他们已经抛弃问剑宗这个旧爱,搭上了烈阳门这个新欢。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在这些大势力之中,这种利益关系,表现的更是彻底**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