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74章 峰

第174章 峰

“缥缈雪峰?”,弈倾天剑眉一挑,有些意外地道:“那个慕白大师背后的势力,居然会是缥缈雪峰?”

缥缈雪峰的人,怎么会到问剑宗的地界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送给他们,他们也会不要吧?

天痕大陆分为五大域,东神州久不出世神秘至极,南世家四大家族雄踞一方,北皇族皇朝林立二龙争珠,中妖界群雄争霸睥睨八荒。

而弈倾天所在的西剑域峰峦宫阙剑气纵横,一峰一峦一宫一阙,四大主宰势力俯视众生。

这样的一个超级势力,会低头,只为看着脚下的蝼蚁?

好似知道弈倾天心中所想一般,三代沉声道:“慕白也是十几年前突然降临的,随后便是在四大宗门交接之处占了一峰,建立了一个所谓的小缥缈峰,谁也不知道他的打算,或者说······谁也不知道缥缈雪峰的打算。”

“也?”,弈倾天听着,眉头不由一挑,眼中泛着莫名之色,随即轻笑道:“难道明月楼主的明月楼,也是十几年前横空出世,降临皓月城的?”

三代看了看弈倾天一眼,点点头,说道:“明月楼,和慕白所谓的小缥缈峰降临的时间,相差无几吧。”

弈倾天心中泛着莫名的思绪。

明月楼主,明显就是有着针对问剑宗的样子。

经过天荒山脉一行,任谁,怕是都是很清楚,魔族紧盯四大宗门的目光,其实,只是落在······问剑宗一家而已。

如今,又是突然冒出一个缥缈雪峰的代言人,建了一个小缥缈峰。

弈倾天不得不多想,这个慕白的出现,是不是也是针对问剑宗而来。

问剑宗到底有什么,能够吸引住这么多势力前来,甚至,就连西剑域峰峦宫阙四大主宰势力的缥缈雪峰,都是毫不掩饰地屈身降临。

弈倾天想不明白,开口问道:“前辈,不知道,月师姐的身体状况现在如何了?”。

这句话问的有些奇怪,但是弈倾天始终觉得,解开谜团的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月清影!

魔族的最终目的,他不知道,但是,月清影是魔族的目标之一,这点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了,也许,只能从月清影身上挖出更多的信息情报。

提起月清影,三代的目光不由微微变化起来,半响,才摇摇头,叹道:“这个女娃子,不好说,不好说啊?”

“你们在天荒山脉发生的事,我已经得知了,月清影身上的变故,我找燃犀看过,只是,燃犀也是看不出一个所以然,这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弈倾天面上闪过奇异之色,轻笑道:“就连燃犀大师也是看不出问题,不是说明,月师姐身上应该就是没有问题了吗?”

三代之前既然说燃犀和他的实力,算是平分秋色,那么,燃犀的衍道修为,怕是也是突破到皇者三境了。

这样恐怖的衍道修为,都是窥探不出月清影身体中的问题,那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月清影的身体很可能······根本就是没问题!

在天荒山脉,月清影偷袭弈倾天打了弈倾天一掌,乃至之后月清影身体上的变故,很可能只是花弄影一些诡秘的手段,起到了一时的作用而已,等到花弄影离开之后,作用自然也是消失了。

这种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是看着三代的神态,弈倾天就是知道,事情怕是没有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下一刻,三代便是打破了他的猜测,“我也很想说女娃儿的身体真是没有问题,可是,你知道她现在的修为,处在何种境界了吗?”

三代目光盯着弈倾天。

弈倾天心头不由一跳,突然想起之前在第二层看到的······

“······先天九重天巅峰,战力不知,但是我猜测,最起码也是能够排到那个什么玄战榜的前三吧!”,三代有些唏嘘地感叹道。

弈倾天面色微微一变,暗叹一声果然。

之前他在第二层,看到月清影的修炼室,处在第十一位的时候,心中还没有多大感觉,甚至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大家都是外门四秀,他弈倾天能够势如破竹一路突破到先天八重天,战力更是媲美真罡,人家月清影做到这一点,也不稀奇吧?

只是,如今听到三代的话,弈倾天仔细一想,却是觉得极其不正常。

他的修为能够得到这般极大提升,战力更是恐怖,其中有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最近奇遇连连,他自身更是衍武双修,修炼的太极玄心诀,也是远超其他功法,这才造就了现在这般状态。

可是,月清影又是怎么突破的?

在问剑宗内部,一来没有奇遇,二来,月清影也没有什么特殊待遇,只是单纯地进问剑塔修炼,实力不可能有这般恐怖的提升吧!

弈倾天沉默了片刻,道:“她一直在问剑塔修炼?没出过宗门?”

三代点点头,“一直在问剑塔,甚至······极少出修炼室。”

弈倾天轻轻笑了笑,有些无奈道:“这倒是的确有些不正常,可是,能够这般堂堂正正的不正常着,反而显得有些很是正常了。”

问剑塔修炼室的威压,弈倾天在后天修为的时候,就是已经领教过了。

虽然,他当时待得时间破了冷孤寒的记录,但是这毕竟还是有个极限的,弈倾天也不是能够无限制的待下去。

而月清影却是极少出问剑塔,这意味着什么,也许对方根本就是已经无视了那种程度的威压,这就有些可怕了。

而月清影能够这般自然,大大方方的就是将自己的不正常显露出来,这般问心无愧的姿态,有些人就算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怕是也不好持续下去了······

“不管正不正常,日后,你给我盯紧她了!”,三代冷冷一笑。

弈倾天捏了捏眉心,有些迟疑道:“前辈,你该不会是让我监视月师姐吧?这可不行!”

“怎么不行?”,三代眼睛一瞪,说道:“现在,你两个小娃娃之间的那点破事,不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吗?监视月清影,你是最佳的人选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弈倾天心中有些好笑,我和月清影之间能有什么破事?我和她才见过几面?

三代居然会相信这种谣言?弈倾天摇摇头,不相信,说不得,这只是三代为了让他监视月清影而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不过,监视月清影,也不算是苦差事,毕竟,弈倾天本来就是有着从月清影身上,找到几大势力聚焦问剑宗的原因。

当然,真正监视是不行的,得采取其他一些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