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75章 三秀齐聚

第175章 三秀齐聚

“魔族动作频频,烈阳门、天岱山,现在再加上烂柯寺,和一个神秘莫测的小缥缈峰,你得罪的仇敌不少,以后做事要聪明一些,知道不?”

三代盯着弈倾天,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坑蒙拐骗吃喝嫖赌,不管是什么坏事,做的时候,隐秘性!知道不?杀个人,居然还搞得天下皆知似的,难怪你现在仇敌满天下!”

弈倾天咧咧嘴,没有说话。

三代接着说道:“慕白的小缥缈峰,还有明月楼主的明月楼,现身四大宗门地界,肯定是有所图谋的,所以,在没达到目的之前,他们不会轻易出手对付你的。”

“流光的事,想必就算是他要雪耻,也只能找他大哥帮帮忙,再强一步的高手,他们知道分寸,不会因为对付你这样的小瘪三,而破坏他们的计划的。”

“日后,对上流光流星他们,你只要不是玩的太过分,慕白也会睁一眼闭一只眼的。”

“当然,你要是能够退让一步,那是更好了,不过,我想你也是不会这样做的。”

就算三代不解释,弈倾天也是知道,慕白不会出手对付自己,缥缈雪峰那种庞然大物,对于现在的弈倾天来说,还是太过遥远了······遥远到对方根本就是看不见他的存在。

弈倾天离开第三层的时候,三代最终还是没有问弈倾天,他在迷魂谷的经历,弈倾天心中微微一暖。

若真是算起来的话,整个迷魂谷的价值,就算是四大宗门加起来,怕是也是比不上的。

三代能够按捺住心中的好奇或者贪婪,而所谓的佛门高僧,却是拐着弯企图谋夺他身上的秘密,这怎能不让弈倾天心中泛起感动之意。

弈倾天现身在问剑塔第二层的时候,一眼便是看到一个白衣身影静静的俏立着,看周围之人的样子,对方好像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弈倾天身子微微一顿后,在众人有些暧昧嫉妒的眼光中,向着对方走去。

“月师姐,好久不见。”

既然见到对方了,弈倾天也是不好意思不打个招呼,虽然,他现在的行为,会让他更加洗刷不了谣言。

但是,谁在乎呐?

微微转过目光,月清影有些清冷的眸子,在弈倾天面上微微顿了顿,“嗯,真的好久不见了。”

一缕蓝芒闪现,弈倾天看着月清影泛蓝的眸子,剑眉却是不由一挑。

还未说话,月清影已经接着开口了,“我在等你。”

“等我?”,弈倾天静静地看着对方的眸子,那缕泛着蓝芒的光泽,让弈倾天心中不由一跳。

月清影的变化,真的是好大啊!是好?是坏?

好似没有察觉到弈倾天对她变化的眸子关注一般,月清影清冷的声音响起:“我想说对不起,还有······谢谢。”

弈倾天笑了笑,说道:“不用客气,我们不是······同门吗?”

对方说的对不起,自然就是在天荒山脉的时候,月清影突然发狂,背后偷袭给了弈倾天一掌。

至于谢谢,月清影被腐尸追杀的时候,弈倾天救了她一命。

之后,弈倾天更是救了四大宗门弟子几次,这个救命之恩,对于众人来说,可都是得算上的,只是有些人恩将仇报了而已。

月清影面上泛起歉意之色,微微低头:“那一次偷袭你,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被人控制住了而已······”

“你相信我吗?”

塔外阳光照耀在弈倾天身上,让弈倾天不由自主的伸了个懒腰,随即笑道:“我相信,当时的你不是故意出手偷袭我的,毕竟,魔族控制人的手段,千奇百怪诡秘至极,你一不小心遭了毒手,也是很有可能的。”

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弈倾天身上,此刻,他的心中却是一片冰寒。

杀机、迟疑、苦涩、爱恨、了然······各种情绪,在他心中像是龟裂的土地一般,裂缝纵横交错。

花弄影,你终究还是对问剑宗出手了!

他回答月清影,说的是“我相信,当时你不是故意出手偷袭我的。”,而不是“我相信你!”。

弈倾天相信的是这件事,而不是月清影这个人!或者说是月清影······这个魔!

“弈师弟能够相信我,我很高兴呐!”,月清影脸上泛起笑意,好似很开心一般。

弈倾天看着对方面上的笑意,淡淡一笑,心中却是一片凛然,脑海中不停的滴溜溜转动着的太极图案,带起黑白金三色光芒错乱开来。

这种剧烈的震动,只有弈倾天面对花弄影时才出现过。

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月清影,一个身上······没有魔气的问剑宗弟子。

“好啊!弈师弟,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

看着阳光下泛着明媚笑意的月清影,不远处江不凡大大咧咧的叫嚷到:“一回来宗门,不立刻去找我也就算了,毕竟你要解决焦天龙那个龌蹉的家伙,可是,你私事解决完了,居然还不来找我,可真是让我伤心啊,好歹我也是你在问剑宗的第一个朋友吧!有了恋人,就忘了兄弟,这话真是不假啊!”

熟悉的娃娃脸映入眼帘,弈倾天心中的寒意微微散开了些,“江师兄,你这话可是冤枉了,我一处理完焦天龙的事情,可就是准备去找你的,只是,前辈找我,我哪敢不去啊!”

对于江不凡,弈倾天心中还是很感激的,当初在问剑塔里,江不凡有着帮助他的心思,之后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又是从江不凡身上了解了许多天痕大陆的一些知识,江不凡算是帮助他了解天痕大陆的一个启蒙老师了。

“那倒是不能不去!”,听到弈倾天的话,江不凡微微一愣,随即摸了摸鼻子,有些低声道。

江不凡的师父,乃是四峰座之一,灵泉峰峰座,蓝枫羽,江不凡自然知道,能够被弈倾天称为前辈的,只能是问剑宗残存的最老一辈的三代了。

说着话,江不凡又是有些高兴起来了,笑嘻嘻道:“话说,我们三个,现在修为都是突破先天之境了,也算是成为内门弟子了,今天去皓月城聚聚如何?”

弈倾天早就是察觉到,江不凡的修为已经突破到先天四重天了,三月时间就是突破两重天,也算是不错了,想必那个蓝枫羽师叔没少给江不凡加餐特训。

对于江不凡的提议,弈倾天倒是没什么意见,他也准备和江不凡好好聊聊。

只是,让弈倾天有些意外的是,月清影居然也是答应了。

江不凡没有多想,弈倾天心中也只是冷笑一声。

知道了对方是魔族,还极有可能是花弄影那种高级魔族后,弈倾天对月清影存在不多的印象中,加上了厌恶二字!

在弈倾天看来,魔族不可恶,可恶的是那些要针对问剑宗的魔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