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76章 意外之变

第176章 意外之变

问剑宗外门大比的时间才过去没多久,来到问剑宗的大大小小众多势力,许多在离开问剑宗之后,并没有立刻赶回宗门,仍是有着许多势力逗留在附近的城市。

青少年弟子们,正是心中活泼的时候,难得出来一次,长辈们也是乐得由他们玩闹一番。

这种情况处处可见,临近问剑宗山门的皓月城,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此时的皓月城,也算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了,这也是江不凡提议,选择这个时间点来皓月城的主要原因。

虽然心中早就是有着预想,只是等到弈倾天三人来到皓月城时,望着眼前数不清的黑压压一片,三人面上还是不由现出惊讶之色。

江不凡有些疑惑不定地道:“皓月城里怎么有这么多人,这不应该啊!”

“好像是有些不对劲啊。”弈倾天也是感觉有些奇怪。

上一次,他来皓月城的时候,问剑宗外门大比还没有开始,那时的人流量可是没有现在这么多。

按理说,就算是有着许多势力逗留在此,人数应该比大比之前要少啊!

“应该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吧。”弈倾天目光扫了扫四处,随意道。

江不凡拉着弈倾天,一边向前走着一边说道:“走,上前去看看吧!”

弈倾天随着江不凡向前而去,身后,月清影静静的跟随着,而四面八方的小声议论声,也是不断的传进弈倾天耳中。

听着听着,弈倾天的面色,就是有些怪异起来。

“这次的问剑宗外门大比,可真是够惊心动魄的啊!”一人说道。

“惊心动魄?你说的是弈倾天的出现吧!这件事情,现在,谁不知道啊?要你说!”

“之前,我就是在明月楼见过他,那时候,他就是一人镇压了烈阳门众多的内门弟子,就连玄战榜第一的张宇,都是被他翻掌之间拍死,那叫一个牛逼啊!”

“当时,我还以为他是烂柯寺的弟子,没想到,他居然就是问剑宗的弟子弈倾天,衍武双修······这可真是了不得啊!”

“外门大比上,问剑宗刚开始的时候,被烈阳门、天岱山欺负的那叫一个惨啊!”

“外门弟子,被人家挑了,号称四大天才之一的叶非叶,也是连番败在齐名的烈飞云、羽青阳手中,就连问剑宗的大小姐慕容韵,都是败在了齐名的李成阳手中。”

“当时,烈阳门心中那叫一个痛快啊!”

“可是,风水轮流转,弈倾天一出现,败外门,斗两大天才,战天罡,以着先天七重天的修为,灭杀了真罡一重天的焦天龙,之后更是引发他和真罡二重天的霍青之战,那叫一个激烈啊!”

“若不是最后封罗宇出手,霍青怕是也要栽在弈倾天手中了。”

“现在问剑宗的弈倾天,可是已经扬名四大宗门,在我们这片地界,可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四大宗门,除了烂柯寺,在所以的先天弟子中,弈倾天怕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存在。”

“而且,据说这次的矛盾冲突,都是因为问剑宗的月清影,这事情整的可真是有趣啊!”

“温柔乡,英雄冢!自古以来,红颜祸水的例子还少吗?”

“弈倾天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少年而已,血气方刚,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种事,头脑一热就是做了。”

“嘿嘿!弈师弟,冲冠一怒为红颜,你现在可是大大出名了!”江不凡面上露出暧昧的笑意,眼光在弈倾天和月清影身上不停的打转。

耳边纷杂的谈话声,仍旧是不断的传来,弈倾天眼中奇异之色微微闪过,说道:“这种谣言,你也相信?”

“话说,这么多人聚集在这街道上,是有什么大人物要降临吗?”

见弈倾天转移开话题,江不凡倒是没有继续调侃弈倾天,“找个人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兄弟,现在这里是个什么状况啊!有什么大事吗?”江不凡找了身旁一个男子问道。

那人一见江不凡可爱的娃娃脸,心中一丝被打扰的不耐倒是消散了,开口解释道:“知道罗刹鬼宫不?”

“罗刹鬼宫!当然知道!峰峦宫阙,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哪个不知道?难道这场面和罗刹鬼宫有关?”

“嗯,听说,今天,罗刹鬼宫的一位大人物,要降临我们皓月城,大家这不是来凑凑热闹吗?罗刹鬼宫的大人物,我们这个小疙瘩的地方,一辈子可是都没见过这等超然的存在!”

“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吗?”

“这种事,我会知道?”

“呃?我猜你也不知道。”

就在江不凡结束交流的时候,一道惊呼声便是猛然响起,“大家快看,来了!”

话音未落,一道庞然的巨大龙舟便是从天而降,阴云笼罩下轰然降落在皓月城。

足足有着十丈高的龙舟,全身掩盖在华贵的金黄色光泽中,落地时,溅起一地的金色光辉。

感受着磅礴的气势袭来,弈倾天瞳孔微微一缩,眼神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金黄色龙舟。

整个龙舟上下分为三层,第一层就是一个巨大的宫殿,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而在第二层,围绕着龙舟泛着金芒的船舷,一列列气势强悍的修者,整齐划一的排列着,全身都是笼罩在黑色的甲胄之中,阳光映射,泛着黑芒,给人无比阴冷的感觉。

最上一层,却是宫殿林立,大大小小的华丽宫殿,足足有着九个。

其中,最中间一个宫殿最大,周身却是被四周较小的八个宫殿,掩盖住容貌,只在最上方露出多出的一截,一颗黑色的珠子,滴溜溜地在尖端转动着。

整艘龙舟降落后,除了最先众人发现的时候喊了一声,此刻,却是一片鸦雀无声!

寂静无比!

大部分的修者,在龙舟降临后,便是已然跌倒在地。

更有甚者,一些修为较弱的修者,已经吐血昏过去,不知死活了。

众人本来只是来看看热闹的,哪里知道会遇到这般的事情?

一时间,整个街道两边,能够保持站立的修者,寥寥无几。

感受着慑人气势的压迫而来,弈倾天眉头微微一皱,扶住一旁的江不凡。

他们三人中,月清影的修为最高,已经达到先天九重天巅峰了,而弈倾天的修为也是不弱。

只有江不凡修为最弱,如今处在先天四重天,这股压力,江不凡还抗衡不了。

对方的这种举动,弈倾天也不知道对方是故意这般做的,还是只是因为那龙舟实在是太过不凡,自身的威压,压制住了众人。

龙舟最高一层,突然浮现出来一个黑色的身影。

看着对方诡秘的现身,弈倾天眉头不由皱了皱,说道:“眼下,这热闹算是看不起来了,我们还是走吧!”

在那人出现的一瞬间,弈倾天心中就是猛然升起一丝不安之意来。

对方夺目眼神四下扫过,泛着尖锐的光芒,像是寻找猎物一般,四处搜寻着。

落在一些女修者身上的时候,弈倾天明显的就是察觉到,对方眼中泛起的戏虐之色,那些女修者,都是能够抗衡威压,没有倒地的女子,天赋······绝对不弱。

“鬼绝公子降临,需要一些人伺候,你们这些人能够伺候公子,是你们的荣幸。”黑衣人站在龙舟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

眼中没有刻意流露出高傲之色,但是,那股高人一等的气势,却是自然的流淌而出。

映衬着他的那番话,好似,地下这些人,若是能够伺候这个鬼绝公子,真的是三生有幸一般的荣耀。

说着话,黑衣人单手探出,黑色元气涌动幻化出一只手臂。

伸展开来,像是细线一般的触手,遥遥爆射而出,抓住地上一个年轻的女修者。

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色细丝猛然一收缩,便是将那个女子拉入龙舟的第三层,没入八座较小的一座宫殿之中。

地上之人看着瞬息间就是被黑衣人掳走的女子,面上神色,瞬间大变起来。

特别是那些有着花容月貌,修为又是高强的女弟子,此刻,俏脸之上都是一片惨白之色。

任谁见到对方这般举动,都是明白,对方的目标,就是她们这些要容貌有容貌,要修为有修为的女弟子。

心中慌乱,众人也是顾不得会得罪龙舟之上的大人物,功力运转,抗衡着压迫之力,向着远方奔去。

龙舟之上,黑衣人见此却是冷笑一声。

黑影一闪,他的身旁,又是出现七道和他一般装扮的黑衣人。

“嗤啦!”

八人都是一般动作,手中元气幻化而出,触手暴掠而出,缠绕住一个个逃走的女修者,像是拎着婴儿一般,甩进宫殿之中。

动作之快,居然无一人逃脱!

“现在有些麻烦了!”看着这一幕,弈倾天眉头微微皱起。

对方这般肆无忌惮的抓人,显然根本就是没有将四大宗门放在眼里,而四大宗门到此刻也是没有出现人阻止,摆明了就是对对方行为的默认。

若是现在只有弈倾天和江不凡两人在这里还好,对方的目标,明显都是一些天赋极佳、容貌秀丽的女弟子,总不会抓弈倾天他们的。

可是,现在弈倾天身旁可是站着一个月清影。

论起容貌,月清影在这些人里,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天赋更不用说,十六岁的先天九重天,四大宗门,谁能比得上?

“真是无奈啊!”弈倾天不是没想过,将月清影一人扔在这里。

月清影的魔族身份,已经得到他的确认,而且,月清影在魔族中的地位,想来绝对是不低的。

这样的存在,就算是被这个鬼绝公子抓住了,只要月清影显露出自己的身份,对方想来也是不敢动她的。

而魔族,也一定会倾尽全力营救月清影。

这样一来,弈倾天不仅能够脱离现在的这种困境,还能将月清影从问剑宗逼出,甚至是引爆魔族和罗刹鬼宫的大战。

一石三鸟之计,对于眼前问剑宗的困境来说,也算是一种解围,缓解问剑宗的危机。

只是,他的这种打算,江不凡肯定不会答应,毕竟,他可不知道月清影的魔族身份。

而弈倾天若是要和江不凡解释,那也是不行的。

毕竟,他也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证据,太极神图的秘密,是绝对不能暴露出来的。

“既然不能抛开月清影,那么只能硬抗了!”深深吸了口气,弈倾天目光一闪,突然开口道:“江师兄,你先回宗门搬救兵,我待在这里陪着月师姐。”

江不凡面色微微迟疑,随即一咬牙,说道:“弈师弟,你们坚持住,我马上回宗门让师父他们过来!”

说着话,江不凡身法展开,向着问剑宗的方向急速掠去。

他也知道,自己待在这里帮助不了弈倾天他们,若是真打起来,甚至还会成为他们的累赘,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快从宗门里搬来救兵。

等到江不凡离开之后,弈倾天微微松了口气,眼中寒光微微泛起。

“咦?没想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也会有这种绝色的女子,公子一定很高兴!”

黑衣人发现了和弈倾天站在一起的月清影后,眼中兴奋之色现出。

单手探出,元气触手向着月清影暴掠而出。

这样的女子,鬼绝公子,想必一定很满意吧!

“咻咻!”

急速的破风声传来,弈倾天眼光一凝,没有动作。

在他身后,月清影眸子中却是泛起诡异的蓝芒,脚步微不可查的一移。

在弈倾天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本来正对着暴掠而来的触手的月清影,却是诡异的落到了弈倾天身后。

黑色触手在半空中微微一顿,随即一个急转弯,便是笔直地向着月清影暴掠而来。

挡在月清影身前的弈倾天,直接就是被黑衣人忽视了。

“嗤啦!”

触手割裂空气的声音传出,弈倾天看着直奔自己而来,像是箭矢一般的黑色触手,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剑指点出,剑气轰落在触手之上,直接就是将元气触手轰碎开来,化作黑雾散开。

“咦?这小子修为不错啊!”

黑衣人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随即有些戏虐地道:“要不要玩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