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82章 暗藏与潜伏

第182章 暗藏与潜伏

“难道,你认为,你能接下鬼绝至强的一招?”邀明月显然有些不信。

弈倾天笑了笑,没有辩解。

他的手段若是齐出的话,想要斩杀鬼绝,弈倾天都是有着极大的把握,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有些手段,弈倾天不愿意暴露出来。

奇异地笑了笑,弈倾天说道:“没想到,明月楼居然是罗刹鬼宫的附属势力,这点倒真是出人意料啊!”

“世上出人意料的事情,多一些,不是好事吗?惊喜,往往都是在出乎意料的那一刻产生的,人生终究是有些波折,才好玩嘛!”邀明月淡淡地说道,话语中听不出什么意味。

弈倾天不置可否的一笑,明月楼是罗刹鬼宫的势力,这点虽然超出弈倾天的意料,但是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能够让四大宗门默认地位存在的明月楼,背后势力自然不简单,这点,任谁也是可以猜出的。

只是,没想到,这个不简单,居然是如此的不简单。

罗刹鬼宫,真是好大的后盾啊!

“弈倾天,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离开问剑宗,以你的天赋,再加上我的介绍,就算是在罗刹鬼宫之中,你也会占据一席之地的,何必要傻到吊死在问剑宗这一棵树上呐!”

邀明月心中真的是很想将弈倾天网罗在门下,不仅是因为弈倾天的天赋足够她重视,更是因为,弈倾天能够在她接下来的计划中,起到关键的作用。

得到一个弈倾天,对于眼下的她来说,可算是事半功倍如虎添翼,她怎能不急切?

不然,以她的身份地位,用得着接连两次对一个人发出邀请?

就算这人天赋再如何,高傲的邀明月,罗刹鬼宫的明月公子,岂会两次低下头颅!

邀明月心中的心思,弈倾天自然不知道。

想了想,弈倾天有些歉意地说道:“对于你的邀请,我只能再次说抱歉了。”

“人这一生,总是会在有些事情上犯傻的,问剑宗,我离不开。”

“既然如此,你就好自为之吧!”邀明月微微冷哼一声,心中有些不快起来。

一个是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之一,一个是不入流的宗门,二选一,很难吗?

邀明月走后,弈倾天平静的眼神,却是微微波动起来,心中泛着莫名的情绪。

鬼绝公子龙舟离开的方向,分明就是明月楼坐落的方位,这个鬼绝公子,选择这个时机来到皓月城,和邀明月汇合,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几大势力要对问剑宗出手了吗?心中回荡着这个念头,弈倾天的心情,微微有些沉重起来。

魔族从半年之前开始就是动作频频,如今,罗刹鬼宫也是开始展露暗藏的势力,邀明月毫不顾忌地暴露出自己的身份。

四大宗门之间也是纷争不断。

小缥缈峰坐落一方,看似没有动作,谁知道,他们暗地里有什么打算?

种种迹象,无不是在揭示着,风暴即将来临!

在这场风暴中,问剑宗能够生存下去吗?弈倾天心中思绪缓缓流淌。

“月师姐,现在皓月城有些不平静,你就先回去吧!”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弈倾天对着月清影说道。

月清影点点头,说道:“弈师弟不准备回去吗?”

弈倾天静静地说道:“我在这里再逛一会。”

目光注视着月清影离开的背影,弈倾天眼中精光闪过,脚步一闪,便是消失在原地,向着某一处掠去。

在鬼绝公子的龙舟之上,弈倾天没有察觉到高手的气息。

至少和问剑宗四峰座同一级别的高手,一个都是没有!

也就是说,有着极大的可能,鬼绝公子只是先头部队,罗刹鬼宫的高手还没有降临,对方应该还在观望着,等着其他势力先动手。

鬼绝公子带来的人,再加上邀明月明月楼的人马,只有这些人守卫着明月楼,弈倾天想要偷偷溜进去,还是有着很大的把握的。

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弈倾天感受着识海中微微起伏的记忆球,心中微微安然。

暗夜降临,黑色天幕犹如垂天之翼,笼罩住整个大地。

星空中,点点星光闪烁,却是照不亮黑色的夜。

明月楼,一片漆黑无声,不远处,耀眼的金芒,却是毫不掩饰的闪耀着灿烂的光辉。

光芒映照下,鬼绝公子的龙舟,若隐若现。

弈倾天身形腾挪转换之间,毫无声响一片寂静,“嗯?没人守卫,看来我来的真是时候啊!”

看着龙舟空荡荡的第一第二层,弈倾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明月楼他已经去过一趟,邀明月人却是不在那里,如今,鬼绝公子龙舟之上,又是没有守卫,想来,邀明月定然是上了龙舟了。

弈倾天向前掠过,快要闪进龙舟的时候,脚步却是霍然一停,飘然落在地面上。

眼神一凝,弈倾天眼中白芒闪现,白瞳化出,瞬时,一层肉眼难见的黑色光膜,浮现在弈倾天眼中。

黑色光膜薄薄一层,却是笼罩住整座龙舟,上面荡漾开来的气息,和之前鬼绝公子化出的光幕,一般无二。

“这个鬼绝公子,倒不是没头脑的家伙,支开守卫,却是布下了这般阴毒的防护,若不是我之前见过他这招,怕是也会一头脑的钻进去吧!”

想想自己全身被腐蚀地化成黑烟的景象,弈倾天不由有些咧咧嘴。

手掌一翻,顿时一只玉簪浮现而出,条条红色细纹勾勒在蓝色玉簪之上,显得很是精美华贵,正是当初弈倾天凝聚万千冰火无根之花形成的玉簪。

“我倒是要看看,你这防护能不能挡住冰火两极之力!”

弈倾天心中冷笑一声,邀明月的水极体化出的雪花,都是能够破开黑色光幕。

弈倾天不相信,那位前辈的冰火两极体,幻化而出的无根之花,会破不开这层防御。

手掌探出,弈倾天掌心元气浮现,催动着玉簪散发出两极之力,红芒蓝芒闪现而出,玉簪缓缓刺入黑膜。

顿时,一股无形的波动传开,黑膜以着肉眼追不上的速度,急速消散开来,瞬息间就是化出一人大小的空洞。

眼见这一幕,弈倾天赶忙控制住手中玉簪,荡漾开来的冰火两极之力,被弈倾天控制在一人大小的范围之内。

抹了抹额头泣出的细密冷汗,弈倾天暗呼侥幸。

这光幕,乃是鬼绝公子布下的,若是全部被消融掉,鬼绝公子想不发现都难!

弈倾天也是没想到,冰火两极之力居然这般厉害。

分散开来一丝两极之力,维持着黑幕上的空洞,弈倾天收起玉簪,随即,一个闪身就是跃入龙舟之内,进入第三层。

而在弈倾天破开防御的那一刹那,第三层最大的那座宫殿之中,鬼绝公子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舒展开来。

对面的邀明月,却是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淡淡地说道:“今天的事,你做的太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