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83章 火极之力,佛气

第183章 火极之力,佛气

邀明月冷冷注视着鬼绝公子,寒声道:“还有五个月就是五月初五,这段时间内,你最好不要在乱折腾,计划若是因为你的缘故被破坏了,你应该知道后果和下场!”

鬼绝公子心中一震,面色微微变化起来,冷声道:“放心!该怎么做,我自己有分寸!”

“这个弈倾天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值得你这般关注,公然现身,阻止我斩杀他,能够做这种事,可是不像你的风格啊!”

邀明月捏了捏眉心,有些苦恼道:“你以为我很想救他吗?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最终目的,想要破开封印,帮助那位大人脱困,这个弈倾天将是关键人物。”

“哦?”鬼绝公子有些讶异地道。

邀明月点点头,说道:“原本,我是将主意放在悟红尘身上的,毕竟,悟红尘乃是佛门佛子,他更是拥有和那位大人一样的体质。”

“若是有悟红尘的协助,解开封印,释放出那位大人的几率,将大大提升。”

“悟红尘会帮你?”鬼绝公子嗤笑一声,显得很是不屑。

邀明月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不出生气的样子,说道:“若是我直接找上门去,悟红尘自然是不会帮我的,可是,世间之上,若是想要让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为你做事,可不是只有一种方式而已。”

“就像我,可以拿身份压你,让你乖乖听话,我也可以揍得你,变成一条听话的小狗,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很多吗?”

鬼绝公子面色一变,知道邀明月这是在敲打他,不由心中冷哼一声。

“可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悟红尘就算是能够以佛门衍术牵制住封印的那样东西,引动那位大人沉睡的佛体,但是,说到底也只是从外围突破封印,哪里比得上直接从内部攻破。”

邀明月眼中闪烁着美丽的光泽,显得很是勾人心魄。

鬼绝公子心中却是一寒,知道邀明月定然又是在准备着什么歹毒的阴谋。

冷哼一声,鬼绝公子有些戏虐道:“想要从内部攻破封印?的确是好主意!只是,你在痴心妄想吗?南宫世家的赤炎,倒是可以帮助那位大人修复佛体。”

“但是,南宫世家的镇族之宝,你借的到?就算是宫主大人亲自上门求借,怕是南宫家主也不会搭理的吧!”

天痕大陆,五大域,处在南边的南域有着一个特有的名号,称为南世家。

一域之地,世家主宰!说得就是南世家。

这是一个由世家掌控的域界,而在所以主宰的世家之中,南宫世家乃是真正的霸主,鳌头级别的势力。

罗刹鬼宫······也只是,能和它平起平坐而已。

这样的势力,镇族之宝,神剑赤炎,会轻易借给西剑域的主宰势力?南宫家主脑子坏了还差不多!

鬼绝公子当然知道邀明月不可能借到赤炎,这只是鬼绝公子故意说起,调侃邀明月而已。

邀明月却是淡淡一笑,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鬼绝公子,冷冷道:“以后,可以不要······说这么傻的话吗?”

“赤炎,我当然借不到,不过,火极之力,我倒是有。”

邀明月掌心探出,一朵红色花朵浮现而出,像是燃烧的烈焰一般,漂浮在掌心之上。

“嗯?无根之花?”看着邀明月掌心之上,浮现而出的无根之花,潜伏在一处的弈倾天,眼中神色微微变化起来。

想起当日和邀明月做交易的场景,弈倾天心中生出不妙之感。

邀明月的目标,原来一直就是放在火属性的无根之花上,而不是所谓的水属性无根之花。

当日,邀明月毫不掩饰的暴露出,她是水属性极体的这个秘密,无非是想让弈倾天,分散注意力,将目光更多地放在水属性的无根之花上,从而掩饰她的真正目的。

等于附带赠送的火属性无根之花,才是对方真正想要的东西!

真是好深的算计啊!弈倾天心中微寒。

宫殿之内,鬼绝公子惊呼道:“无根之花?!而且还是火属性的?!”

“难怪、难怪你的把握这般大了,有这火极之力的帮助,那位大人脱困岂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邀明月却是没有鬼绝公子这般乐观,有些叹气道:“那位大人,现在就像是一盏急需火星的油灯,等着别人去点燃,只要擦出一丝火花,那位大人,定然是可以蛟龙脱困游出浅滩。”

“虽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惜的是,我们也不知道,那位大人的具体情况如何,毕竟,他被封印的时间,可是已经有着几千年了。”

“这一株无根之花,能不能够点燃他的本源之力,谁又能知道呐!”

鬼绝公子微微沉默,随即有些诡异道:“你说那个弈倾天是关键人物,莫非,你手中的无根之花,就是从他手中获取的?”

“嗯,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弈倾天身上,绝对还有着许多无根之花。”邀明月有些痛心地说道。

想到弈倾天败家地拿无根之花疗伤,她心中就是一阵抽疼。

“嘿嘿!那岂不是说,只要弈倾天被那位前辈吞噬掉,就能破开封印了。”鬼绝公子有些狰狞笑道,眼中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邀明月皱皱眉头,有些不悦道:“弈倾天衍武双修,同时修炼了佛门衍术,难道在你眼里,他只能被当成食物吃掉吗?”

“动动脑子好不好?弈倾天一人集火极之力和佛门衍术在身,可以说,他是最佳的解开封印之人。”

“佛门衍术在外牵制封印之力,火极之力唤醒那位前辈的本源之力,内外夹击,这种方法是如今最好的破封之法。”

“更加重要的是,这两样关键之物,都是在弈倾天一人身上,他一人一心操控,总比我和悟红尘配合来得默契吧。”

鬼绝公子冷哼一声,说道:“作用再大,他不肯配合你,又有什么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邀明月冷笑一声,不屑道:“说你们男人都只是莽夫,你还不信!我之前不就是说过吗?想要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为你办事,方法是有很多种的。对于弈倾天这种重情重义的人,想要对付他的方法更多!”

“你觉得,若是魔族少主被问剑宗捉拿住了,问剑宗会如何处置她?”邀明月诡异地笑了笑,突然问道。

“嗯?不能杀的话,只能囚禁······”鬼绝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回答道。

邀明月却是嘻嘻笑道:“和魔族合作到现在,也是时候,该让魔族为我们做一些事情了。”

“我可是知道,魔族少主和弈倾天很是交好呐,不知道弈倾天若是知道了,魔族少主被问剑宗擒拿了,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我可是很期待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