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90章 初见雪峰天才

第190章 初见雪峰天才

“可是突然又回转身了,然后说什么,我们能和她在这里见到,也是缘分,所以要赐我们一场造化,然后,她就点出一指,我们那些人的修为,就齐刷刷地突破到先天之境,一直上升到先天二重天巅峰才停止了。”

说到这里,江不凡面上露出骇然之色,显然,那位女子神乎其神的手段,让江不凡心中震撼至极。

弈倾天却是冷笑一声:“一指破境?真是好了不起的本事!”

修为再高,那也掩盖不了,忘恩负义的歹毒心肠!

听到江不凡的讲述,再加上迷魂谷的那位前辈的故事,弈倾天已然能够猜出,那位前辈故事中的几位主角。

若是弈倾天所料不差的话,迷魂谷的那位前辈,生前定然是缥缈雪峰的弟子,甚至是高层人物,而江不凡口中的女子,想来,就是前辈的那位忘恩负义的侍女。

想起自己施展出那位前辈的荒字诀之后,邀明月就是认定了自己是缥缈雪峰之人,弈倾天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没想到,自己早就是和缥缈雪峰结下了一场恩怨······弈倾天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嗯?弈师弟,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对那个女子很不满一样呐!”弈倾天话中讽刺意味,已经这般明显,若是江不凡再听不出来,那他可就真是傻子了。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天下间哪里有无端掉馅饼的?那人一指帮助你们破境,肯定有所图谋。”

“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她帮你们突破修为之后,是不是就提出带走那个小屁孩的要求,然后,你们就不好意思拒绝对方的要求,毕竟,她可是才帮了你们这么大的一个忙,对不对?”

弈倾天冷然一笑,嘴角勾着一抹刻薄的讥讽。

这般不留情面入木三分的讽刺语气,江不凡还是第一次在弈倾天身上看到。

有些古怪地看了看弈倾天一眼,江不凡有些无奈笑道:“虽然,之后的事情,和弈师弟说的相差不远,不过,我还是觉得那位女子应该是个好人吧!一点高人的架子都是没有······”

“那个女子说小屁孩给她的感觉,和她的一位故人很相似,所以就想要栽培她,还承诺我们,会好好照顾她,而且,小屁孩自己也同意了,所以,我们就答应她了。”

“那女子,依我看,在缥缈雪峰之中的地位,绝对不低,所以我才说你要是拜入缥缈雪峰,肯定不会受到打压的,不过,现在看来,你好像对那女子印象很不好,那就算了吧!”

弈倾天不置可否得冷笑一声,那个女子会是好人?他可不觉得!

“拜入缥缈雪峰?癞蛤蟆一样的东西,也想变成玉蟾蜍?真是无知的家伙。”

江不凡刚刚话音落下,一道毫不掩饰的讥讽之声,便是穿透而来。

随即,有些隐秘的精神力化作细丝,歹毒地向着江不凡尖锐袭来。

“嗯?”弈倾天面色有些发寒。

茶壶倾倒而出,水流落入茶杯,一滴晶莹的水珠,却是溅起,在半空中散开,化作一条尖细的长针,轰然爆射而出。

“咻咻!”

尖锐的破风声响起。

“砰!”

无形的碰撞,带起沉闷的轰鸣声。

“砰!”

随即,第二道轰鸣声再度响起,随即,才湮灭无声。

“只会暗地里伤人的玉蟾蜍,说到底,也只是丑陋的癞蛤蟆一只!”

弈倾天手持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冷然的话音,却是静静传出。

两天时间内,他遭遇到的事情,得到的糟糕情报,本来就是让弈倾天心中有些不爽压抑。

此刻,居然又是无端受到别人的挑衅,他语气能够好?

“你找死······”先前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说到一般,却是戛然而止。

随即,另外一道,稍稍显得有些稚嫩的声音,才静静响起,“没想到,在皓月城,居然还能遇到衍道高手,能够这般轻易,接下我流星师弟的一击,还能逼得我出手挡招。”

“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位还没见过面的朋友,应该就是,问剑宗,鼎鼎有名的弈倾天师兄吧!”

茶楼的布帘被拉开,两道飘然的身影,突兀的闪现而出。

“在下,小缥缈峰,慕白座下,关门弟子,丹子,见过弈倾天师兄。”两人之中,年纪稍小的那位,淡淡的眼神掠过江不凡,随即静静落在弈倾天身上。

另外一位年纪稍大的,看着弈倾天的眼神,却是挑衅意味十足,显然,对于先前输了弈倾天一招有些不甘。

“丹子师兄,这个家伙,何德何能,能够担当得起你的一句师兄?你可是丹道天才,这个弈倾天,只是跟着悟红尘偷学了一式清心咒而已,青蛙一样的东西,也想变成王子,笑话!”

流星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之色,丹子怒声一喝:“流星师弟,怎么能够这般无礼呐!”

“弈师兄,还请你不要见怪啊!”

弈倾天呵呵一笑,淡淡笑道:“一个明明就是王子的存在,不去想着当国王,却是争着想要当青蛙,这般犯贱的家伙,我怎么会见怪呐!”

“丹子师弟,你说,是不是啊!”

丹子面色微微错愕,随即坦然笑道:“弈倾天师兄,真是妙人一个啊!”

流星在一旁,恨得牙痒痒,这个弈倾天,居然胆敢讽刺他不思进取!

居然胆敢这般光明正大地,骂他是犯贱的家伙!

真是可恨啊!

“妙人吗?总好过某些歹人吧!”弈倾天有些意味深长地笑道。

丹子眼中微微流露出尴尬之色,没有说话。

一旁,流星却是开口说道:“弈倾天,四大宗门之人都是流传着,你是衍武双道的天才人物,今天,我们交流交流,好让我看看你这个天才,到底是真的,还只是某些人······不知廉耻自封的。”

“怎么样?敢不敢?”

弈倾天剑眉一挑,戏虐地笑道:“我可是听说,玉蟾蜍的血液可是有毒的。”

“我要是不小心,让你磕磕碰碰的破了一些皮,你倒是没事,我可是好怕怕的,这要是沾上了,啧啧!”

微微沉默后。

“弈倾天!!!你他妈想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