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91章 磕头道歉

第191章 磕头道歉

“弈倾天,你真是找死啊!”

流星目光一狠,磅礴的精神力,毫无征兆的席卷而出,风暴卷起桌上的茶具,劈头盖脸地向着弈倾天泼去。

先前和弈倾天精神力的交锋,他大意之下输了一招,他可是一直就是不服气的。

毕竟,之前,他可是不知道,茶楼里居然有一个衍道高手,动用的精神力自然也是极少的。

明明就能压着对方打,却是因为自己的大意,反而被对方小人得志地败了,这种感觉可真是憋屈至极啊!

如今,找到机会,能够狠狠羞辱一番弈倾天这个无耻小人,流星心中甭提多高兴了。

关键的是,这个机会,还是弈倾天自己送上门来的,这种送脸上门,主动给别人打的人生快事,怎么能够错过呐!

他心中可是得意极了,哪里像是表面上显出的那般气愤?

哼哼!看我今天如何揭穿你没脸没皮的本质!

隔着翻飞的茶具,流星看着面上微微颤抖的弈倾天,冷笑着说道,“弈倾天,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

面上肌肉绷得紧紧的,弈倾天此刻的模样看起来,的确有些像是紧张着害怕一般。

仔细观察,还能够发现,隐隐间,有些湿润的感觉,在弈倾天的脸上化开,好像是因为害怕而冒出的汗水一般。[热门小说网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

看着这一幕,丹子眉头一皱,有些意外弈倾天的反应。

而江不凡却是眼中神色一紧,有些担心地看着弈倾天。

在三人视线察觉不到的地方,一丝丝尖细的白色气流,却是在弈倾天发丝之间游荡穿梭着,弈倾天的瞳孔深处,更是有着压制不住的白芒不停涌动着,像是暗潮一般。

该死!之前才压下的精神力,居然被这家伙引动了!

弈倾天心中默默催动着清心咒,脑海中无数佛光化出,凝聚成金色卍字印记,上下翻飞着,压制着识海空间中暴动的白色气流。

流星的攻击瞬息降临,弈倾天冷眼看了对方一眼,压制住精神力暴动的同时,手腕一动,单掌拍出,掌心之中一朵烈焰之花化出,徐徐旋转飞出。

“噼啪!噼啪!”

烈焰花朵,脱离弈倾天掌心控制,瞬间爆开,席卷而来的茶具水珠,顷刻间爆开,化作虚无。

“轰!”

燃烧一切之后,火焰之力,猛地向着四周蓬勃爆开,炽热的火舌,像是利箭一般急速吞吐而出,将周围一切吞噬干净。

“嗯?果真不愧是火极之力,好强的力量!”

丹子剑指猛然点出,一粒粒蓝色的丹药,像是弹珠一般,从他的指尖不断弹射而出。

丹药在火焰上方爆开,化作一层层弧形光罩,笼罩而下,寒气散开,将蓬勃开来的火焰笼罩住。

火焰消散后,弈倾天的身影,便是显现而出,映入丹子三人眼中。

一袭白衣点尘不染,弈倾天安然落座在完好无损的桌子旁,一切犹如初见一般,除了消失的茶具。

“弈师兄,真是好本事啊

!”丹子眼中流露出赞叹之色,这倒不是作假。

那般炽热的火极之力爆开,他们三人同一时间就是不得不避开,弈倾天却是身处原地,丝毫未动。

非但能够自己能够安然无恙,更是能够保住身旁桌子完好如初,这种程度,就算是丹子他自己,也是做不到的。

“火极之力,本来就是我已经炼化了的东西,自然是伤不了我的,别人的话,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丹子听着这话,心中不由一跳。

别人的话,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在警告我,若是想要贪图他的火极之力,那是不可能的事。

难道弈倾天知道了一些事?

心中念头瞬息闪过,丹子眼神不由落在了弈倾天身上,却是发现弈倾天一副淡淡的样子,眼神更是盯在流星身上,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这般看来,应该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不过,弈倾天说的也对,想要对方身体中的火极之力,还需要他乖乖的配合才行,看来,师父想要动强是不行的了。丹子心中想到。

弈倾天眼角余光,微不可查的瞥了丹子一眼,心中却是冷笑一声,看来,这个丹子还不笨,自己能够联想到某些东西。

目光仍旧是落在流星身上,弈倾天眼中寒光微微闪过,被引发的精神力暴动,已经暂时被他压制住了,现在就该教训教训对方了。

“哎呀!你小子不错嘛!再来,再来,我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玩了。”

流星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眼中流露出蠢蠢欲动之色。

看着弈倾天,就好像是看着一只玩具一般,而且,还是可以多玩上几天的那种。

“玩?你想玩?真是对我的脾气,我也很想玩一玩呐。”

弈倾天嘴角挑起一抹冷笑,缓缓先前踏去,一股无形的精神力波动,像是海浪一般席卷而出

流星眼中露出嗜血之色,同样的精神力风暴席卷而出。

顿时,弈倾天流星两人之间的空间,在精神力碰撞之间,微微弯曲起来,还是被折叠了一般,细密的火花,更是噼里啪啦的闪现而出。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准备一战的时候。

两人之间,斜刺里,一人插入进来,正是丹子。

“弈师兄,可否给丹子一个面子,这件事就此揭过。”

丹子衣袍起伏,将精神力波动无声化解开来,看着弈倾天,客气地说道。

“丹子师兄,何必和这小子这般客气,他不过就是个欺世盗名的家伙,老子今天一定要让他磕头道歉!”

流星有些不甘心的怒吼道。

丹子回身便是给了流星一耳光,“无知的家伙,还不给我闭嘴!”

“弈师兄,抱歉了!”

弈倾天静静看着两人,呵呵笑道:“小事而已,何必抱歉呐!”

“弈师兄果真是大人有大量啊!”丹子先是称赞了弈倾天一句,随即向着流星沉声喝到:“流星师弟,还不快谢过弈师兄。”

不待流星说话,弈倾天却是不以为意地一笑:“哎,我不是说了不必抱歉吗?要是流星师弟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我觉得他之前的那个提议,就是挺好的······”

丹子面色微微一愣,随即面色一变。

紧接着,弈倾天突然转冷的话音响起,“谢过?就不必了!我这人,一向很好说话,流星师弟不是想要让我磕个头道个歉吗?”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今天,流星师弟就给我磕个头,道个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