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02章 血河,南宫天沐

第202章 血河,南宫天沐

“滴答!滴答!”

指尖血水滑落,顺着手中长剑,滴落在血泊之中,溅起一地的血花。

在幽深阴冷的空间中,这仅有的声响,便是显得很是撼动人心了。

“啪!”

弈倾天随手一挥手中长剑,甩去剑身上沾染的血色。

长剑重新入鞘,弈倾天背负着双手,静静地看着脚底下的成河血流,眉头却是慢慢皱起。

视线所及,遍地的魔蝠尸骸,围绕着弈倾天,四处散落着。

鲜红的血水,顺着尸骸的身体,缓缓流淌着,汇聚成粘稠的血河,蜿蜒盘旋着,流向某处所在。

在那里,一片黑暗!

魔气像是喷泉一般,肆无忌惮得喷洒着,蔓延遮蔽在整片空间。

“哒哒!”

脚步溅起一地血花,弈倾天神色微凝,缓缓向前踏去。

“这就是目的地吗?好浓郁的魔气,比之之前遇到的魔族,这股魔气好似更加纯粹了几分。”

“嗯?先进入一探。”

弈倾天掌心元气萦绕而出,两色光芒闪烁,“喝!破!”

心中冷喝一声,转轮手盘旋飞出,瞬息间便是轰然印在了魔气源头之上。

“轰隆!”

一阵剧烈的颤抖轰鸣之后,地面之上瞬时便是一阵摇晃,塌陷处一个幽黑的洞口,像是择人而噬的妖魔血口一般。

“哗啦啦!”

透过破开的洞口,地下好似传出江河奔腾的水流声一般,却是没有欢快之意,反而显得沉闷至极!

“嗤啦!”

指尖亮起火极之力,弈倾天身化流光,纵身一跃,便是跳落下去。

在他脚下,金芒若隐若现,瞬时准备着爆发开来。

借着火极之力照耀开来的光芒,洞里光景,毫无阻碍的便是映入弈倾天的眼帘。

只见,洞口不大的洞中,无数的魔蝠,紧贴在洞壁之上,像是紧紧吸附在井壁之上的蜗牛一般。

让弈倾天心中有些不舒服的是,这些吸附在洞壁之上的魔蝠,较之弈倾天遇到的那些魔蝠,体型要大上许多。

显然,这些魔蝠都是被魔化的人类。

此刻,这些魔蝠保持着向上攀爬的姿势,全身上下却是干瘪至极,血水虽然早就是流尽了,但是好似仍旧努力着向上攀爬一般。

狰狞面目上,却是依稀可以看见一丝对光明的渴望。

洞口就在上方不远处,此刻,却是成了咫尺天涯!

一步光明,一步黑暗。

“呵呵,真是好厉害的手段啊!”弈倾天看着洞壁之上密密麻麻的魔蝠,心中不由冷冷一笑,带起点点寒霜。

洞口之上布下了封印,这些魔化的人类被不断的抽取血液之后,削弱的力量,根本就是破不开这些封印。

这些魔族,根本就是把这些人类,当做畜生一般畜养着。

等到最后的时刻,再毫不迟疑地血祭众人!

这般手段,能不厉害吗?

魔族,不是一向都是这般厉害吗?

犯我天痕家园!侵我天痕山河!欺我天痕子民!

比起这些堂堂正正的入侵肆虐,眼前所见又算得了什么呐?真的算不了什么!

“难怪三代他们如此痛恨魔族,不是亲眼所见,我又怎会想到这人世间的肮脏邪恶呐!魔族······该杀!”

弈倾天眼中波动渐渐平静下来,古井不波,却是一派寒气凛然!

“哒!”

脚底落地声响起,弈倾天脚下微震,点点金芒飘散开来,照亮了眼前血腥的一幕。

哗啦啦的流水声近在耳畔,不断传来。

映入弈倾天眼帘的,却是一条鲜红的血色长河,拍击着岩石向着前方流去。

流的水,不是清水,而是血水!

刺鼻的血腥气息,萦绕在弈倾天鼻端,弈倾天心中却是没有作呕之感,只有森冷的杀机。

目光在河流两头,微微扫了扫,弈倾天身影一掠,循着血水的源头方向急速而去。

“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这源头之地,应该就是被魔化的人类所在之地,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幸存者。”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飘忽的身影猛然微微一顿,眼中凝重之色微微闪过。

“嗤啦!”

就在弈倾天脚步停下的一瞬。

黑暗中,斜刺里,一道人影闪现而出。

随即,一道紫芒,便是猛然破空袭来,向着弈倾天割裂而来。

“嗯?”

弈倾天心中一凝,脚下踩着瞬之步,闪过对方一招。

顺势一掌拍出,蓝色太极光球,激·射而出,带起咻咻的音爆声。

“咦?”

好似感到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一般,暗中之人微微轻咦一声。

脚步腾挪之间,炽热紫芒闪现,化作流星剑雨,轰然撞击在蓝色太极球之上。

“轰隆!”

柔之力、火之力交击在一起,轰然便是爆炸开来,卷起无数的火焰,肆虐开来。

看见这一幕,弈倾天面色微微一变。

心中低喝一声,柔字诀再出。

无数太极光球,轰然爆开,散落四方,化作一个球形护罩,遮天蔽地。

“不知是何方的朋友,还请现身一见。”

柔字诀化出的困招,消弭爆炸的波动之后。

弈倾天脚步微微后撤,眼光静静盯视着前方黑暗的空间。

对方的功法、武学气息之中,无不蕴含着一股堂堂正正的炽热之气,绝对不是魔族之人。

弈倾天和他交手几招,就是确定这人来此的目的,十有八九也是和自己一样。

对自己出手,也只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暗藏的魔族而已。

“哒哒!”

轻柔的脚步声响起。

黑暗中,一道俊朗非凡的身影,悠然踱步而出。

一袭紫色长袍贴身勾勒出高贵的气质,亮若星辰的眸子,微微闪烁着紫芒,好似能够照亮整个天地一般。

“嗯?在下南宫天沐,不知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南宫天沐目光在弈倾天身上微微一顿,眼中神色稍稍变化起来,瞬间即逝,随即,礼貌地笑道。

弈倾天看着南宫天沐,眉间却是泛起迷惑不解之色。

这人,怎么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呐?

南宫天沐?我认识的人之中,应该没有姓南宫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