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03章 剑破囚笼

第203章 剑破囚笼

心中疑惑泛起,弈倾天轻笑道:“弈倾天,问剑宗弟子。”

虽然心中不解,自己为什么会对对方会感到熟悉。

但是,弈倾天能够察觉到,对方对他应该没有恶意。

弈倾天却是不知道,南宫天沐此刻心中也是微微有些震动起来。

南宫天沐给弈倾天一种熟悉的感觉,弈倾天何尝不是给南宫天沐一种熟悉的感觉呐?

南宫天沐想到自己这趟出来的目的,心中海浪微微起伏,“弈倾天?真是好名字······”

随即好似想到什么一般,南宫天沐眉头一挑,“你、你是问剑宗弟子?”

心中微微有些焦急起来,他怎么会是问剑宗弟子呐?

这下子可怎么办啊?

弈倾天却是不知道南宫天沐心中的焦急,点点头之后,转移话题道:“南宫师兄来此也是为了歼灭魔族吗?”

现在的时间可是已经不多了,解救出被囚禁的人类,他还要往血河下游而去,破坏魔族的血祭。

本来他一人把握不大,但是,若是这个南宫天沐愿意帮忙的话,弈倾天胜算又是多了几分。

这个南宫天沐,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闻言,南宫天沐说道:“嗯,算是吧,只是来此的路上,察觉到这座城池的魔气、血气太浓,所以才来看看的······”

“弈······倾天,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你就直呼我南宫大哥吗?南宫师兄听着倒是有些生疏别扭。”

南宫天沐嘴角挂着柔和笑意。

弈倾天面色微微一愣,随即坦然一笑:“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南宫大哥,不知道,这血河上游的情况,你探查的如何了?”

听到弈倾天叫他南宫大哥,南宫天沐的心情,明显有些喜悦的意味泛起,说道:“这上游设置了一座囚笼,里面关押的,全部都是一些被魔化的人类,还有一些幸存者没有被魔化。”

“我本来准备救他们出来的,只是,那座囚笼的材质乃是天外金晶,无比坚硬,我修行的功法虽然属极火,只是修为还不到家,我费尽心思也破不开那层防护。”

“唉!那些人也只能放弃了!”

说道最后,南宫天沐明显有些丧气感叹。

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在自己眼前被血祭,他却是无能为力,他怎能不心中波动呐!

弈倾天听着南宫天沐的话,心中却是微微一动,开口问道:“南宫大哥,那天外金晶专门被火所克吗?”

南宫天沐回应道:“嗯,只要火之力足够强悍,或者是一些奇特的火之力,都能融化破坏天外金晶。”

弈倾天微微一笑,说道:“那就让我尝试尝试吧!”

论起火之力,有什么能够能比冰火两极体的极体之力?

弈倾天手中可是握有一张逐日神弓,那可是冰火两极体打造而成,皇器的存在!

弈倾天不相信破不开一个小小的天外金晶。

“什么?倾天,你要试试?”南宫天沐面色微微发愣。

弈倾天笑了笑,“时间不多了,还请南宫大哥带路。”

南宫天沐古怪的看了弈倾天一眼,随即,脚步一闪,便是向着前方奔去,弈倾天紧随其后。

两人沿着血河七拐八转,半刻钟之中,身影才停顿下来。

“诺,就是那里。”

南宫天沐指着一处所在。

弈倾天目光微微一闪,看着那里的情景,心中微微波动起来。

一座像是猪圈一般的囚笼,耸立在那里。

囚笼里面,黑色的魔蝠,四处横躺着,丝丝血水从他们身体上不停的流淌而出,汇聚到囚笼的天空之上,最后注入到血河之中。

夹杂在魔蝠之中,零零散散地有几道醒目的人影闪现而出,面色却是一片呆滞,犹如行尸走肉。

察觉到有人来到,囚笼之中的幸存者,微微转动着眼珠子,看向弈倾天两人。

看到南宫天沐之时,那些人的眼中亮光一闪,随即又是消逝开来。

显然,这些人都是已经认识南宫天沐了。

只是,他们却是对逃出这处所在,已经完全绝望了。

他们,现在活着,只是为了等死!仅此而已!

南宫天沐看着注目盯着囚笼的弈倾天,轻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把握?”

“我试试吧。”弈倾天语气微微一顿,说道:“应该能破开。”

南宫天沐身子微微后撤,给弈倾天让开空间。

注视着囚笼,弈倾天深深吐了一口气,“喝!”

身子站立,弈倾天双掌微微拉开。

红芒瞬时闪现,一股炽热之气,猛然从弈倾天体内荡漾而出。

宛若岩浆一般,泛着红芒的逐日,在弈倾天双掌之间渐渐浮现而出。

像是被拉伸的长条一般,渐渐露出整个剑身。

火极之力瞬间爆开!

“咕噜!咕噜!”

血河像是被煮沸了的江水一般,泛着血腥的泡泡,噼里啪啦作响。

洞中岩壁之上,山石被炙烤的崩解开来,咚咚地直直掉落而下。

随着逐日的出现,整个空间,瞬时好似扭曲开来了一般。

见到这一幕,南宫天沐紧紧盯着,浮现在弈倾天双掌之间的逐日,心中无比震惊起来。

缥缈雪峰被窃的逐日神弓,居然在倾天的手里,这可真是······无语了!

难怪,倾天他有把握破开这囚笼!

弈倾天听到南宫天沐的惊呼声,心中微微一动。

随即按住心中波动,沉沉一喝,握住逐日剑柄,对着前方的虚空简单一划。

顿时,无匹的红色弧形剑芒化出,由下而上,狠狠斩落在囚笼之上。

“嗤啦!嗤啦!”

接连几声嗤啦的消磨声,响起之后,整座囚笼微微一晃。

随即,轰然崩碎开来,在烈焰的余波之中,居然瞬间化为虚无,灰飞烟灭!

失去了囚笼之上的阵法牵引之力,泛滥的血河猛然一滞,而被关押之人的血液,也不再毫不停息的流淌。

见此,弈倾天心念一动,手中逐日再度横斩而出。

无匹的剑芒,轰然落到血河之上,爆开炽热的火极之力。

整个血河在剑气的炙烤下,瞬间便是干涸起来,火焰顺着干涸的通道,向着远处奔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