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12章 剑破地坟

第212章 剑破地坟

做完这一切,弈倾天看着已然触碰到一起,逐渐融合开来的血色符文,心中寒意微微散开。

左手一摊,烈焰瞬时蹿升而起,神弓逐日幻化出剑芒,同样倒竖在弈倾天左掌之上。

左掌之上,红芒闪烁,剑带赤焰之力,烧红一片天际!

右掌之上,无数太极光球,在光剑之中沉浮,像是星辰海洋一般,蓝芒晕染着天空!

两大杀招,已然同时蓄势待发,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成败与否,只在接下来的一瞬间!

“嗡嗡!”

好似感应到威胁一般,血色符文,融合的速度,再度加快起来。

地坟之心已然和通天光柱连接在一起,以着光柱为中心,一股庞大的吞噬之力,源源不断的传出,拉扯着周围的空间,化出一个个巨大的漩涡。

“咚!”

像是水滴叮咚一声,落在水面一般,四枚符文向内猛然一缩。

瞬息间,便是化作一道复杂邪恶的光影,风驰电掣带着血色尾巴,爆射而出,眨眼间,便是没入地坟之心之中。

“就是现在!”

心中冷然一喝,弈倾天右掌猛然向上一提。

“给我斩!”

蓝芒巨剑,轰然斩落而下,荡开一切血气,瞬间便是落在地坟之心上,太极光球顺着锋芒剑气,瞬间便是爆涌进地坟之心中。

“砰!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地坟之心表面之上,瞬间便是洞开一个个细小的孔洞。

随即,一道道的血雾,便是爆涌而出。

“啊!!!可恨的小子啊!!!”

地坟之心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周围空间一阵收缩,逸散开来的血气,再度向着地坟之心凝聚起来。

“可恨?那就可恨到底吧!”

心中冷然一笑,右手剑气才发,弈倾天左掌之上,逐日已然穿梭空间,瞬息间便是轰落在地坟之心上。

嗤啦啦的消磨声,瞬时响起,破碎不堪的地坟之心,再度遭到攻击。

火极之力席卷开来,地坟之心,像是冰雪化成的一般,瞬时,便是消散了一大半,像是缺月一般挣扎漂浮着。

从弈倾天悍然出招攻击,到一切结束,只在一瞬间便是完成了。

盘腿而坐的夜影,紧闭的眸子睁开,随即,猛然张嘴喷出一口血来。

下一瞬,石柱之上的十二人,便是紧接着纷纷吐血,摇摇晃晃地盘腿坐在石柱之上。

“噗!”

身子静立不动的弈倾天本体,嘴角亦是猛然泣出血色,身子微微倒退开来。

血祭一结束,夜影便是以着强大的力量,瞬间破开荒字诀幻化出的幻境。

强大的力量,不仅洞穿了整个幻境,更是伤及到了弈倾天的本体。

“咻咻!”

弈倾天抹去嘴角血色,心念一动,化身便是瞬间掠来,融入弈倾天体内。

“好啊!真是好得很啊!!!”

夜影嘴角挂着血迹,先是冷眼看了一眼,只剩下一小半的地坟之心。

最后,目光落到弈倾天身上,已是杀机凛然,如江水沸腾了!

“原来,这就是你口中的惊喜,这的确是天大的惊喜啊,分身之术······我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而我又是第一时间想到的这种可能,却是眼睁睁的在我眼前变为现实。”

“弈倾天,你很不错啊!‘

“你今天的行为,你将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弈倾天微微咳嗽几声,点点血色洒出,“付出代价?只要你能击败我,弈倾天的这个项上人头,任你拿去!”

“有胆魄!但是,我不会杀你,你不是很恨我们魔族吗?那我,今天,非要让你成为我们的同类!”

冷笑一声,夜影爆喝道:“你们十二人,给我拼死拖住南宫天沐,只要半刻钟,我就能解决弈倾天!”

十二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之色。

先是血祭消耗,再接着在弈倾天的幻境之中,生机被吞噬了一部分,最后,又是被血祭反噬。

如今,他们真灵的修为,怕是只能发挥出,真罡一二重天的实力了。

阻挡那个南宫天沐,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夜影的话,他们也不敢违抗。

身影一动,便是向着南宫天沐冲去。

“现在,昔日的一败,我今日讨回!弈倾天,就让我看看,你有没进步!”

冷傲一笑,夜影身影一闪,带出道道残影,向着弈倾天暴掠而来。

她一身的人皇实力,虽然遭到极大的削弱,但是,眼下至少还能发挥出真罡巅峰的实力。

对付弈倾天,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掌风压逼而来,弈倾天心中丝毫不敢大意。

手腕一旋,掌心之中,金色卍字印记,瞬时闪现而出,向着夜影拍落而来。

“雕虫小技!给我破!”

冷然一喝,夜影掌气恢弘而出。

一声崩碎声响起,金芒瞬间裂解开来,弈倾天身子倒射而出。

“瞬流剑!”

倒退的身子,猛然一滞,弈倾天脚下踩着瞬流剑气。

剑光一闪,已然和夜影易地而处。

“啪嗒!”

清脆的血滴声响起,血滴在地面上摔碎开来,溅起一地的血花。

气氛再度一滞!

“哈哈哈!瞬流剑!真是好得很啊!”

夜影玉指轻轻拂过俏脸之上的一道薄薄血痕,盯着指尖的血色,夜影眸子中流露出莫名的意味。

癫狂的笑声传出,夜影猛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

瞬间,狰狞的血色花纹,顺着脸上血痕蔓延开来,像是突出的血管一般。

背后翼膜猛然一张,随即,血色身影瞬间闪过空间。

“嗤啦!”

肉体,瞬息间,被刺破的刺耳摩擦声,响起!

随即,便是长久的寂静,犹如永恒一般。

“滴答!滴答!”

血液滴落在地面之上的声音响起,稀稀疏疏的滴答声,逐渐开始变得密集起来,最后,已然听不到了,那短暂的间隙时间了。

“咳!咳!”

弈倾天努力杵着手中的长剑,使自己没有倒下,有些急促的咳嗽声,却是不断的传出。

“怎么样?弈倾天,知道你的力量,是多么的卑微渺小了吗?想要对抗魔族,就算是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都不敢,你居然妄想蚍蜉撼树,不觉得可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