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13章 朱雀舞天华,血刃断孤鸿

第213章 朱雀舞天华,血刃断孤鸿

夜影凑近弈倾天耳边,沾染着血腥的香气缭绕着,伴随着有些温暖的气息,萦绕在弈倾天的脖颈之间。

一如,弈倾天胸口回荡着的温暖感觉。

在那里,一只玉手浮现。

伴着血色,从弈倾天体内穿透。

泛着妖异血芒的五指,便是这般,从弈倾天左胸位置探出。

“小弟!!!该死啊!!!你们都该死啊!!!”

一切发生的太快,南宫天沐还来不及反应。

眼前这幕血腥的场景,便是已然映入他的眼帘。

泛着紫芒的眸子,爆出浓浓的杀意,南宫天沐全身瞬时燃烧起紫色的火焰。

发带崩碎开来,发丝飘扬,带起锋芒的杀意!

“朱雀舞天华!”

再也来不及思考,再也来不及保留!

南宫天沐再出手,便是最强极招······朱雀舞天华!

随着南宫天沐话音的落在。

天空好似瞬间塌陷了一般,无数的元气,像是江水一般,倒灌进来。

一只燃烧着火焰的巨大朱雀光影,在南宫天沐身后虚空,浮现而出。

全身燃烧的,却不是赤色的火焰,而是纯粹的紫火,灼烧一切的紫火!

十二只四翼蝠王,甫一接触紫炎,瞬间,便是被燃烧成虚无。

一丝痕迹,都是没留下!

“咻咻!”

天涯,尽在咫尺之间!

一步落!

再出现时,南宫天沐已然来到夜影背后。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凛然剑指点出,紫炎带起空间被燃烧的黑洞,瞬间,便是落在了夜影背上。

“嘭!”

火焰瞬时暴涨开来,顺着夜影的翼膜燃烧而去。

“咻咻!”

瞬间的变故发生,夜影心中惊骇之气才升起。

南宫天沐浓烈的杀机,已然激起全身泛起寒意。

紫炎带着逼命的杀机,轰然落下。

夜影来不及躲开,背部猛然一震,倒射出无尽的血色。

瞬间,便是化作一汪血海,挡住了紫炎!

趁着这个机会,夜影抓着弈倾天的身子,在空中一闪,便是躲开。

感受着背部火辣辣的灼烧,夜影心中一寒。

“朱雀舞天华?!居然是朱雀舞天华?!南宫世家的······最强绝学之一,这个南宫天沐,居然、居然是南宫世家的少主!?”

“还有,他刚才叫弈倾天小弟,难道、难道,弈倾天也是南宫世家的少主?!”

“这下子,麻烦了!”

“若真是如此,只能,一不做!二不休!将这两人······永久的留在这里了!”

身在半空之中躲闪着,夜影心中的思绪,却是如同海浪一般拨动着。

心中已然下了必杀的决心,夜影不再迟疑。

剑气一划,割裂开来自己的掌心,血流瞬间爆涌而出。

单掌一翻,夜影将掌心伤口,正对着弈倾天胸口破开的大洞。

瞬时,无尽的血流,顺着夜影的掌心,流入弈倾天的体内。

嗜血变化,瞬间便是在弈倾天体内产生。

做完这一切,夜影单掌一拍,将弈倾天弹射到血池之中。

在那里,残损的地坟之心,静静漂浮着。

“混蛋!你该死啊!”

南宫天沐身影浮现在虚空之上,背后的朱雀光影,紫炎羽翼展开。

看着夜影的动作,心中杀意,再度暴涨开来!

长空,猛然传出惊天一爆!

南宫天沐在虚空之上狠狠一踏,无边的火海幻化而出,炙烤着整个空间瞬间扭曲开来。

炽热的紫炎火焰,像是海浪一般,席卷八荒!

掀起一个巨大的浪头,向着夜影扑杀而去。

夜影心中一惊,南宫天沐爆发出来的实力,还是让她感到一丝的心惊胆战。

玉手竖起,向着两边猛然一划。

瞬时,空间好似裂开了一般,一道血色光幕,无端浮现而出。

如同镜面一般,挡在夜影身旁。

紫色的海浪、血色的光幕!

两者一交接,一股冲天的波动,便是悍然传出。

无数被溅起的血花、紫火,像是流星雨一般,飞溅开来。

“给我死来!”

南宫天沐一声爆喝,脚步不停。

背后的紫色朱雀虚影,发出一声嘹亮的雀鸣,振翅飞出,向着夜影扑杀过去。

夜影心中不敢大意,玉手摊开。

一把造型古怪的血色兵刃,渐渐浮现出来。

单手握住血刃,夜影娇喝一声。

一道血色光波,猛然划破长空,向着朱雀当头斩落而下。

“什么?!血刃孤鸿!?”

南宫天沐看着夜影手中的诡异血刃,心中微微凝重起来。

“就算、就算你今天握有血刃孤鸿,我也要,斩了你!”

冷喝一声,朱雀虚影身上,紫炎哗啦啦的蹿升起来,像是倒卷的河水一般。

南宫天沐提起全身功力,无尽的紫芒,闪现而出。

应和着朱雀的雀鸣声,狠狠向着夜影逼命而去。

“南宫天沐,南宫世家的少主,这个身份,虽然让人忌惮,但是,如今,我却是不得不,要将你斩落了,即使不能真的杀你,但是,将你魔化,还是可以的。”

“就是不知道,若是南宫少主成了我们魔族的一员,你还有脸,回南宫世家吗?”

南宫天沐居然妄想斩杀她!?夜影心中嗤笑不已。

她一身的修为,虽然被削弱的只剩下真灵之境的实力。

但是,身怀血刃孤鸿的她,战力却是能够狠狠压制,真灵五重天的南宫天沐的。

血刃孤鸿,可是剑碑楼一百零八位上,第四十三的存在。

历来便是魔蝠一族皇者的兵刃,以着夜影皇者的血脉之力,能将血刃孤鸿的威力,发挥到最大限度。

南宫天沐,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

只是,弈倾天被夜影一招穿心而过,又是被推入血池之中。

若是继续耽搁下去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南宫天沐想要救人,夜影想要伤人!

巨大的压力之下,两人的功力,已然催逼至极点。

天空之上,只能看见一个巨大的朱雀燃烧着紫炎之力,以及一道血色月刃,闪烁着血腥的寒芒。

而南宫天沐和夜影的身影,却是被刺眼的光泽,层层笼罩住,看不见一丝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