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14章 吓退

第214章 吓退

就在南宫天沐和夜影战斗进行到极致的时候,血池之中的弈倾天,却是另外一幅光景。

夜影一招虽然穿心而过,却是刻意避开了弈倾天的心脉部位,没有刺破弈倾天的心脉。

但是,夜影的那一招,迸发的气劲,在一瞬间,便是将弈倾天体内的五脏六腑,震得支离破碎开来。

那一刻,可以说,弈倾天已然是必死的结局了!

但是,最后,夜影将自己体内魔蝠一族的血脉之力,逼进弈倾天体内,却是硬生生的挽救了弈倾天一命。

要知道,当初,夜影一滴血,便是将重伤垂死的霍洛风,救活魔化。

弈倾天被夜影一股脑的在体内,哗啦啦的灌入那么多的血脉之力,瞬间便是满血复活了。

可是,霍洛风只是沾染了一滴血,便是被魔化。

弈倾天被输入了这么多魔血,自然也是不能避免。

甫一进入血池,弈倾天体内的魔血,便是爆发开来。

无数的热流,带着森冷的魔气,在弈倾天体内肆无忌惮的串流着。

一方面,修补着弈倾天体内,被破损的五脏六腑。

另一方面,却是不断感染、侵蚀着弈倾天体内的一切。

丝丝的魔气,在弈倾天体内不断诞生出来。

更大的危机却是,被弈倾天斩碎一大半的地坟之心。

在感应到弈倾天体内的血罪之力,一个血影闪烁,便是顺着弈倾天胸口的伤口,涌进弈倾天体内。

瞬时,更加激烈的变故,便是在弈倾天体内爆发开来。

地坟之心进入弈倾天体内之后,吸收吞噬着弈倾天的血脉之力。

顷刻间,地坟之心,便是一阵变化,最后,化作一直袖珍的魔蝠形状。

较之弈倾天先前见到的魔蝠,这一只魔蝠,背后的翼膜,层层遮掩着,居然是一只六翼魔蝠。

“嘿嘿!小子,你破坏了爷爷的复苏,今天,爷爷就要拿你当祭品,来补偿!”

张着狰狞翼膜的六翼蝠王,贪婪地盯着弈倾天体内爆窜的黑红血流,体内血脉一阵激荡。

这血脉,可是魔蝠一族皇者,才能拥有的血脉!

他若是能够吞噬了,实力虽然不一定能够剧增。

但是,对他未来进化成八翼蝠王,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这怎能不然他渴望!

“就算这次血祭没能成功,但是,只要吞噬了这小子,那也是值得了!”

心中念头泛着,六翼蝠王张嘴猛然一吸。

一个巨大的漩涡浮现而出,受到漩涡之力的牵引,弈倾天体内的血脉之力,瞬间便是暴动起来。

像是利箭一般,向着向着漩涡之地爆涌而去。

血脉化作长剑一般,在弈倾天体内,横冲直撞起来。

瞬间,便是将弈倾天体内,已经修复的伤势,再度裂解开来。

“咔咔!”

体内传出咔咔的断裂声,剧痛,像是海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席卷冲刷着弈倾天的大脑。

“混蛋!我怎么能死在这里,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去做,我还没能报答师父,我还没能还无情姐的恩情,我还没能找到那对······父母,我还有太多的遗憾!我怎么能够死呐!?”

血红着眼,弈倾天感受着,体内生机不断的流逝着。

心中发狠,识海中,顿时一股沛然之力传出。

一道一道的金色光圈,顺着弈倾天的大脑,拂过弈倾天的整个身体。

金芒川流不休,一阵接着一阵的,拂过弈倾天的破败不堪的身体。

却是,没了往日的温和,只是给弈倾天带来无比的刺痛灼烧感!

因为,此刻的弈倾天,不再是一个人了!

而是被魔化,成了一个真正的魔蝠了!

虽然,他的外貌还未真正变化,但是,最终的结局,已然改变不了了。

不仅弈倾天感到火热一般的刺痛感,弈倾天体内的那只魔蝠,也是感受到同样的感觉。

“小子,你是在找死吗?!施展佛门衍术!?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也是我们魔蝠一族了,佛门衍术虽然能够克制我,但是,你同样被克制。”

“甚至,你这个施术者,将要承受的痛苦,比之我要强上千倍万倍!”

阵阵金芒,洗刷着弈倾天体内的魔气。

同时,冲击着六翼蝠王身影一阵波动。

血色哗啦啦的晃动着,好似,会随时被粉碎开来一般。

“哼!就算是玉石俱焚,我也要将你这个肮脏的东西,从我的身体中,驱逐出去!”

弈倾天眸子中白芒、红芒闪耀。

满头的黑发,一半,化作惨白之色。

一半,像是浸染着血液一般的猩红,显得妖异至极!

心中念头已经下定,弈倾天一面维持着清心咒不断的洗刷着身体。

同时,丹田之中,太极元气,携着霸道无匹的气势,卷起风暴冲出。

像是旋转的陀螺一般,向着六翼蝠王冲去。

“什么?!你的经脉,已经完全破碎了,怎么可能,还能调动丹田中的元气?!”

六翼蝠王早就是放开,对弈倾天体内血脉之力的吸收,一心抵抗着佛气的炼化。

此时,被弈倾天的太极元气,猛然一顶。

猝不及防之下,顿时,一股霸道的气息,冲破六翼蝠王的防御,向着他的四肢百骸,冲击而去。

“咔咔!”

骨头断裂声,密集的响起。

六翼蝠王身影倒退开来,有些惊疑不定得,看着空中那股黑色风暴。

一股浩然庞大的气势,隐隐间从那里传出,让他感觉非常不舒服。

好像,自己天生,便是被那股力量克制了一般。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体内居然有这么多古怪的地方,经脉断裂,却是可以施展元气攻击,而且,这股元气的波动,有些不正常啊······还有佛气!”

“不行!看样子,爷爷我还是先退出去为好,不然,再这样搞下去,谁知道,这小子还能折腾什么诡异的东西出来。”

“爷爷我可不要,刚刚复苏,就被这无名小子,给坑死了,花花世界,我可是好多年没有玩玩了。”

心中念头泛起,六翼蝠王动作不再迟疑。

翼膜一张,血影一闪,便是退出弈倾天的体内。

有些色厉内荏的话音,却是传了出来。

“小子,爷爷刚刚才睡醒,现在,骨头还没舒展开来,就不和你玩下去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来尝尝你的血,你可要好好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