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1章 世事如棋

第221章 世事如棋

弈倾天嘴角一挑,露出一丝怪异笑容,“未来掌教,与现任掌教之女的大婚,的确算是盛事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未来的掌教,会不会答应啊?”

暗恋之人,掌教之位,孰轻孰重?

弈倾天离开问剑宗,只有半月时间而已。

局势,却是,已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魔族少主被抓,问剑宗下一任掌教之人,已经定下,以及,慕容华准备嫁女的事情。

三大足以轰动四大宗门的盛事,就是挤在这个时间点,一起爆发了。

三人心中各自怀着心思,一路奔行。

赶到问剑宗山门的时候,西边,斜阳,摇摇欲坠,只剩下,最后一抹光辉,晃荡在问剑宗的山门之上,显得格外的凄清落寞。

“嗯?怎么这般安静?”南宫天沐看着空旷无人的山门,眉头不由一挑。

周围的空气,好似凝滞了一般,显得沉闷至极。

弈倾天向前走去,“应该是在戒严吧,毕竟,才刚刚抓住魔族少主,要时刻防备着魔族来攻。”

顺着台阶,三人走过片刻时间之后。

两道熟悉的人影,才闪现而出,落到弈倾天的眼帘。

联袂而来的两人,并肩而行,亲昵无比的姿态。

落入弈倾天三人眼中,三人心中,却是泛起了不同的感觉。

冷孤寒罕见的抹开挡在额前的碎发,剑锋一般的长眉,挑起!

南宫天沐毫不掩饰自己的赞叹之意,“好一对,金童玉女!”

丰神俊朗,红颜如画,这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弈倾天眼皮一抬,眸子中寒意却是化开,双眉如冰龙,冷意凝结!

三人,心绪不一。

南宫天沐乍然的出声,却是,惊醒了衣袂飘飘的两人。

宛若受惊的小鸟一般,两人脚步一侧,便是分开,保持着诡异的疏离之感。

分开的两人,看到弈倾天三人之后,面色不由都是微微变化起来。

“弈师弟,你回来了!”

一声惊喜声传出后。

弈倾天微微收敛起眉间的寒意,调笑道:“刚回来,只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就是碰上了,悟师兄在偷香窃玉,啧啧!这可真是,让我好生惊讶啊!”

“弈师弟,你可不要乱说,月师妹,只是对佛理感兴趣,我和她只是单纯的交流学习而已。”

身披着红袍的悟红尘,面色微微发红。

站在他身旁的月清影,目光却是盯落在冷孤寒的身上,眼神微微有些呆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弈倾天呵呵一笑:“好,我相信,你们只是单纯的学习,总行了吧,只是,月师姐,何时居然对佛理感兴趣了,师弟可真是有些奇了。”

月清影将目光从冷孤寒身上收回,静静地看着弈倾天,“世事如棋,变化莫测,就像弈师弟,一年时间,就是从毫无修为的废物,成长到如今内门第一的存在。”

“这般,堪称奇迹的事情,都是能够发生在弈师弟身上,师姐我突然对佛理感兴趣,也不是多大的稀奇事吧!”

微微有些冷然的姿态,无形的讽刺之意,微微荡漾而起。

弈倾天眉间寒意,再度凝结了一分。

她,真的变了!

冷孤寒眉头再度往上挑起一分,好似要刺破天穹一般。

她,果真变了吗?

随着月清影的话音落下,气氛瞬时微微凝滞开来。

想起问剑宗流传的那个消息,悟红尘心中暗叫糟糕。

难道,弈师弟果真是喜欢月师妹?

所以,见到我和月师妹在一起,心中误会了?

心中这般想着,悟红尘赶忙开口道:“弈师弟,你可不要误会了,我和月师妹真的没有什么。”

此话一出,气氛非但没有缓解,居然再度凝滞了几分。

南宫天沐嘴角微微一咧。

冷孤寒目中露出一丝错愕之色。

月清影眸子中复杂的意味弥漫着。

弈倾天抚了抚眉心,遮住眼中流淌的情绪。

眼见气氛好似这般尴尬,悟红尘轻叹一声,“我佛慈悲。”

弈倾天看着悟红尘口中念念有词,心中不由有些好笑,刚要开口说话。

一道雄浑的掌力,猛然袭来。

带起劲风,扫向弈倾天三人!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扫向弈倾天一人!

“问剑宗封山,何人,胆敢私闯问剑宗山门!还不快束手就擒!”

掌风之后,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声,便是紧接着响起。

“砰!”

看也不看扫向的掌风,弈倾天随手一挥,轰碎掌印。

目光,却是静静地,盯视着话音传出的方向。

“咦?不错啊,居然能够抗住我的一掌,不愧是······”

烟尘散尽之后,三道人影,悠悠然踱步而出,直面弈倾天三人。

“嗯?”弈倾天看着来人,眼中一缕寒光闪过。

三道人影之中,流光的身影,赫然在列。

方才,说话出手之人,便是对方。

“小子,看什么看!还不快些,给我滚出问剑宗,不然,老子,定让你尝尝,我们问剑宗的手段!”

流光挑衅地看着弈倾天,语气之中,肆无忌惮之意,毫不掩饰。

弈倾天眼帘微微垂下,看不清表情。

南宫天沐眨眨眼,有些疑惑,搞不清楚状况。

冷孤寒微微转动着手中白骨枪,口中却是啧啧叹道:“啧啧!回一趟自家的宗门,何时居然会被人赶出去了?”

“难道,我没回来的这段时间,问剑宗的当家人,已经换了?”

闻言,流光面色一沉,刚要出手。

与他同来的两人,其中一人却是摆手,阻止了流光的动作。

皱眉看着冷孤寒,那人有些不确定地道:“你是冷孤寒?”

“正是。”冷孤寒眼神波澜不惊,目光对视着对方的眼神。

“哦?是外门那个浪子吗?怎么?舍得回宗门了?”

流光面色微微一愣之后,便是有些冷嘲热讽起来。

冷孤寒?不就是外门的一个渣渣吗?

一年多过去了,修为,最多也就处在先天三四重天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的人,就算是直接捏死了,谁敢说他的不是?

再说,这小子,居然敢和弈倾天走在一起,不弄死他,都是对不起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