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2章 碎开的玉牌

第222章 碎开的玉牌

对于流光的挑衅,冷孤寒却是不理不睬,直接无视了。

“现在,我们可以入宗门了吧。”冷孤寒看着之前说话之人。

步踏天呵呵一笑:“如今,既然已经确定了冷师弟的身份,那么,冷师弟想要进山门,师兄自然是不会阻挡的了,至于另外两位,那可就······我只能说抱歉了。”

冷孤寒眼光一闪,“这话是什么意思,弈师弟,难道就不是我们问剑宗的弟子吗?”

步踏天面色微微错愕,有些惊讶道:“冷师弟身旁那个家伙,是我们问剑宗弟子吗?我怎么没见过?”

“流光师弟,这人,你见过吗?”转过头,步踏天认真的询问着流光。

流光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现在,什么阿猫阿狗一般的人物,都是想混进我们问剑宗了,我看,冷师弟也是被人给骗了。”

话中意思,竟然直接就是将弈倾天定为外人。

流光,可是见过弈倾天的······对方,分明就是故意针对他的!

弈倾天心中微微发寒,这场戏,到底是谁的意思呐······

“哦!这么说,这人,不是我们问剑宗的弟子了!”

面色猛然一变,步踏天冷眼扫过弈倾天,寒声道:“不是我们问剑宗弟子,却是意图混进我们问剑宗,看来,你一定就是魔族妖孽了。”

“怎么?想要救你家少主?今天,说不得,我就要见你拿下了!”

步踏天丝毫不给弈倾天辩解的机会。( 无弹窗广告)

一挥手,流光身影便是闪出。

上一次,在问剑塔,弈倾天这个渣渣,竟然胆敢伤他!

这笔账,今天就要一笔清算!

如今,流感的修为,可是已经突破到真罡一重天了。

对付弈倾天这样的先天渣渣,还不是手到擒来,犹如探囊取物?

心中这般想着,流光面上闪过狰狞之色。

他今天要断了弈倾天的四肢,废了他的修为,看他还如何张狂!

气氛骤然便是变得肃杀起来。

就在此时,悟红尘却是开口说话了,“我佛慈悲,步踏天师兄,小僧可以作证,眼前这位师弟,的确就是贵宗的弈倾天,不可能是魔族奸细的。”

流光脚步一缓,有些迟疑地看着步踏天。

悟红尘话语的重量,流光还是不得不考虑的。

眼看,就能将弈倾天,狠狠虐在脚下,突然遇到这事,流光也只能心中暗骂着。

这个悟红尘,居然插手了,真是狗抓耗子多管闲事!

步踏天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弈倾天,最近轰动问剑宗的人物,他自然也是认识的。

这一次,执法队轮到他执法,上面有人来嘱咐他,若是遇到弈倾天回宗门,要千方百计,将弈倾天逼走。

甚至,最后还说,就算杀了弈倾天,也是无妨的,自有人担着。

步踏天心中自然知道,这是弈倾天威胁到某些人的利益了,有些大人物,想要除掉弈倾天!

能够逼走弈倾天,从而讨好那些大人物,他心中自然也是极度愿意的。

此刻,听到悟红尘为弈倾天解围。

步踏天微微皱眉之后,便是面无表情得道:“悟红尘师弟,这乃是我们问剑宗的私事,你参与进来,有些不合适吧!”

“再说,那个叫做弈什么来着的家伙,既然是我们问剑宗的人,我们问剑宗弟子,自然是最为熟悉的。”

“可是,流光师弟都是说了,这人,不是问剑宗弟子,咱们问剑宗,没有这号人,这难道还有错?”

“我看啊,悟红尘师弟,定然,也是被某些欺名盗世的家伙,给骗了,这件事,师弟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代理掌教大人,组建我们这支执法队,就是为了,在这段特殊时期内,能够严密监控,所有出入问剑宗的弟子,防止魔族奸细,混入问剑宗。”

“这般重大的责任,落到师兄我的头上,师兄我可是不敢丝毫大意啊。”

“关键时刻,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流光舔舔嘴唇,狠辣一笑。

弈倾天垂下的眼帘一抬,眸子中古井不波,看不出有什么感情。

“我只说这一次,我是弈倾天,问剑宗弟子,你们到底放不放行。”

“哟呵!还威胁起师兄来了,这般恶劣的态度,一看,就是那些残暴不仁的魔族,才会有的。”

“这家伙不用说了,肯定、绝对是魔族!”

“流光,对付魔族,不用顾忌,直接给我下死手,往死里整!”

南宫天沐看着眼前这一幕,却是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问剑宗吗?

大敌当前,居然还内讧成这般。

倾天拼命闯南书城,破坏魔族计划,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宗门?

值得吗?

“慢着!”

冷孤寒感受着身旁,渐渐荡漾起来的剑意,眉头一皱,道:“大家,无非是为了弈师弟的身份,而争执,这样吧,我们问剑宗弟子,每人身上,不是都有身份玉牌吗?”

“弈师弟,只要拿出来了,交由师兄验证过后,确认了身份,应该,就可以放行了吧!”

弈倾天的战力,他可是感受过。

眼前,这个流光,若真是动手了,怕是,会直接被弈倾天秒杀。

而南宫天沐,战力更是可怕,真灵五重天的修为,就算是,封罗宇亲自出手,怕是在南宫天沐手下,也过不了几招。

我这般出来调解,可是为了你们几个愣头青,着想,希望你们不要继续作死了!冷孤寒心中微微叹道。

“哦?身份玉牌吗?拿出来给我看看吧!”步踏天随意地说道。

弈倾天嘴角却是缓缓挑起一抹笑意。

若是,你负我。

那么,问剑宗弟子,这个身份,舍弃了,又有何所惜!

“咻咻!”

单手一甩,一道白芒,从弈倾天手中射出,被步踏天接过。

“嗯?这是什么东西?!白玉级别的玉牌?!你小子把我当傻子吗?”

“你的修为,明明就是达到先天之境了,居然随便拿出一块垃圾白玉,想要糊弄我的视线,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偷来的。”

“难道,你不知道,我们问剑宗,内门弟子的身份玉牌,乃是黄玉级别的吗?”

步踏天随意扫了一眼,手中玉牌,之后,随手,便是捏碎开来。

纷纷扬扬碎开的玉片粉末,在夕阳的映照下,映射出一抹坠日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