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3章 舍弃的身份

第223章 舍弃的身份

“你是自己给我滚出问剑宗地界?还是要我动手,撵你出去?”

看着这一幕,悟红尘几人,眉头都是紧紧皱起。

这个步踏天,针对的意味,未免太浓了吧!

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的侮辱了!

“哈哈!!!”

眼中倒映着碎裂的玉牌光影,弈倾天却是猛然哈哈大笑起来。

“持玉牌,入外门,成为问剑弟子。”

“如今,玉牌,既然已碎,那么,从今晚后,我弈倾天,再也不是问剑弟子!”

“问剑的一切,与我,一刀了断!再无瓜葛!”

坠日落下山头,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消散。

弈倾天大笑声中,决绝的话音,在黑夜来临之前,轰然落下。

“轰

!”

脚步猛然向前一踏,弈倾天背后长剑瞬时出鞘。

“咚咚!”

剑锋斜指,弈倾天脚步缓缓向前落下,惊起一地风尘!

步踏天目光一寒:“弈倾天,你不是要脱离问剑宗了吗?怎么,现在还想踏入问剑宗?”

眼皮微抬,弈倾天脚步不停。

“紫云峰,是我家。”

“现在,我要回家,谁敢拦我?”

舍弃问剑宗弟子身份,我弈倾天,只是紫云峰的人!

冷然话音落下,弈倾天一步一响,坚定地向前踏去。

“流光,给我拦住他!这小子,既然胆敢,负我问剑宗,直接宰了他,我倒是要看看,以后,谁敢再小瞧我们问剑宗!”

“放心,步踏天师兄,我一定好好维护问剑宗的威严的!”

流光冷笑一声,随即,便是悍然出手,招式凌厉,破空袭向弈倾天。

“弈倾天,给我死来!”

破空掌印再度袭来,向着弈倾天扑杀而来。

眼中冷芒闪过,弈倾天脚步不停,手中,剑锋微转,蓝芒微微流转着,带起霜意凝结。

咻的一声,蓝色光华,闪过空间,瞬间,便是斩落在空中掌印之上。

气氛一滞,随即,咔咔的裂解声,便是不断的传来。

轰隆一声,漫天的掌气,便是逸散席卷开来。

“哦?实力果然不差,难怪,能够引起那位的注意力

!”

流光方才看似随意一击,其实,已然动了七八分的功力,就算是真罡强者,面对那一掌,也要凝神以待。

弈倾天能够随手一道剑气,抗衡流光那一掌,说明,弈倾天的实力,至少已经达到真罡一重天了,这一点,倒是让步踏天有些惊奇。

虽然,他早就是听闻,弈倾天灭杀了焦天龙,更是重伤了霍青。

但是,在他看来,那只是以讹传讹,不足为信的。

就算,弈倾天真的做到了,那肯定,也是用了什么歪门邪道,诡计阴谋之类的。

如今,看到弈倾天露出的一丝锋芒,步踏天心中,微微有些阴沉起来。

弈倾天真的居然有着越级挑战的能力,这点,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流光,别和他玩了!和一个先天渣渣,继续玩下去,有意思吗?”

轻蔑的扫了弈倾天一眼,步踏天目光落在流光身上。

流光残忍一笑:“弈倾天,当日,你断我五指,今日,我要加倍偿还,我会将你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削掉!”

狠毒的话音,传开。

弈倾天目光,却是一瞬不瞬,缓步向前踏着。

见此,流光面色一黑,心中杀气暴涨。

这小子,居然还是这般嚣张,我修为,都是已经达到真罡之境了,这小子,居然还敢如此无视自己。

真是可恨啊!

心中怒气上涌,流光身影一闪,出现在弈倾天身前。

单手探出,化爪,向着弈倾天头顶抓落。

今天,我就要,将你这个嚣张的头颅,狠狠的踩在地上!

周围几人,南宫天沐和冷孤寒,嘴角一挑,都是露出好笑的神色

悟红尘站在一旁,时刻准备着出手。

月清影面色却是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步踏天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这一招之下,弈倾天这个小子,总该像条狗一般,趴下了吧!

“砰!”

劲风四射开来。

场中的情景,映入步踏天的眼帘。

却是,让得他脸上残留的笑意,瞬间凝滞开来。

弈倾天目光淡淡地盯落在流光身上,左掌微微上抬,化爪。

随即,便是狠狠抓落在,流光来不及躲避的手腕上。

咔嚓一声,流光的手腕,瞬间便是弯曲起来。

掌中的元气,瞬时便是消散的一干二净,豆大的汗珠,顺着流光的额头,淌下来。

一招!

流光,再败!

这怎么可能?!

步踏天心中暴虐的情绪,不停的翻滚着。

弈倾天这小子,真是可恨啊!

被弈倾天抓住,流光只感觉,一股诡异的力量,像是嗜血的毒虫一般,涌进他体内。

瞬间,他全身的血液,唰唰的流淌起来,急速的穿梭在,体内各处,带起一阵灼热的疼痛。

面上终于露出惊惧之色,流光惨白着脸,“弈倾天,你快放开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吗?!你再不放开我,我大哥,一定会将你粉身碎骨的!”

“哦?粉身碎骨吗?这倒是个好死法

。”

眼瞳中,血色像是雨幕一般化开,弈倾天嘴角忽的挑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既然,你们想要玩,那就玩大一点,又何妨?

心中冷意蔓延开来,弈倾天单爪用力,像是钢筋切入豆腐中一般,狠狠扎入流光手腕。

顿时,流光有些凄厉的惨叫声,便是在问剑宗山门之前,回荡起来,惊起黑夜中,无数的鸟儿纷飞。

短促的惨叫声,等不及众人反应,便是猛然停歇下来。

映入众人眼帘的,却是惊悚的一幕。

血色发丝飘扬,弈倾天全身,弥漫着恐怖至极的诡异气息。

血色缭绕之中,只见,流光被弈倾天抓落的手臂,像是暴晒在烈日下的植株一般,瞬间脱水干涸起来。

“你不是,想要让我粉身碎骨吗?怎么样,这种滋味如何?可还喜欢?”

弈倾天体内魔血受到激发,像是炽热的黑色火焰一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顺着弈倾天的手臂,吞噬着流光的血气。

干涸的手臂,随着血气的流逝,像是风沙一般,随风飘逸开来,散落四方。

在众人心中,却是溅起满地的波浪。

一道血色光柱,从流光的断臂之处形成,犹如水管中的流水一般,哗啦啦的倾泻而出。

流光整个人,已然昏迷过去了,面色惨白的吓人。

“弈倾天,你在干嘛?!居然胆敢残害同门?!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步踏天看着流光的惨状,心中不由泛起惊骇的海浪。

这弈倾天,手段怎么这般诡异,吞噬血气?这是什么邪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