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4章 你在求我?

第224章 你在求我?

随步踏天、流光二人一同来此的第三人,此刻,终于睁开紧闭的眼睛了。

冷然泛着寒光的眼神,盯落在弈倾天身上。

“魔气!弈倾天已经被魔族魔化,步踏天师弟,直接斩杀他!”

杀意十足的语音,落下,惊起众人,一阵心惊肉跳!

魔气?!弈倾天身上居然有魔气?!

步踏天微微一愣神之后,眼中,却是瞬间喜色化开。

这下子,斩杀弈倾天的理由,更加充足了

魔族妖孽,人人得而诛之!

和魔族同流合污,甘愿沦为魔族爪牙的人类,更是要斩尽杀绝!

我可是在为整个人类除害!

冷意蔓延,步踏天手中幻化出凛然光剑,轰得一声,便是向着弈倾天当头斩下。

这一剑,弈倾天将要尸骨无存!

“想要斩杀我?你还不够格!”

血色眼瞳中,闪烁着嗜血的光泽,弈倾天反手一掌,便是将流光拍飞。

昏迷的流光,化作一道光影,直直向着空中的剑气轰去。

步踏天面上残忍之色残留着,随即,便是化作愤怒之色。

这个弈倾天,太卑鄙了!

居然,拿流光师弟,做挡箭牌!

居然,这般无视同门师兄的性命!

真是、真是罪不可恕啊!

剑气猛然一敛,步踏天赶忙散开空中伸缩的剑光。

一股反噬之力,却是轰得他,身子一步步退开。

空间中,猛然爆出一声,咻咻的急速破空声。

弈倾天身化剑光,瞬息间,便是出现在步踏天之前。

轰然一声巨响。

弈倾天抬掌,便是向着步踏天轰去。

没有想到,弈倾天的速度,居然这般快。

步踏天猝不及防之下,借着反噬之力,身子不停地倒退开来

脚步擦着地面,亮起绚丽的火花,一股焦臭味渐渐弥漫开来。

“你躲得开吗?”

弈倾天身化剑光,像是一道绚烂的白线一般,如影随形地浮现在步踏天身前。

逼命的压迫,如巨山降临,轰击在步踏天头上。

“啊!!!找死、弈倾天你真是找死啊!!!”

体内血气翻腾,已经被压制下,步踏天血色弥漫的脚掌,在地面狠狠一跺。

咔咔的崩裂声,骤然响起,地面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

而步踏天的双脚,便是狠狠踏入其中,入地,一尺之深。

脚步站定,步踏天抬手一掌飞出,真罡三重天的威压,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

卷起地面之上的如斗碎石,噼里啪啦的,向着弈倾天砸落。

“喝!”

弈倾天脚掌一抬,轰然跺在地面上。

无数的碎石,同样飞出,像是星辰一般,悬浮在弈倾天周身。

大地之势,弥漫而出,弈倾天掌中剑,轰然撞击在地面上。

随着一声铿然轰鸣,碎石轰然裂解开来,化作万千长剑,咻咻射出。

剑招出,正是地破天惊!

“哐当!哐当!”

擦出无数的火花光影,铿锵的交接声,像是千军万马在厮杀一般。

无匹的剑气,擦着地面射出。

在地面之上,切割出纵横交错的剑痕,以着弈倾天为顶点,成扇形,向着步踏天辐射而去

剑鸣声还未停止。

火花还未熄灭。

烟尘还未散尽。

一股诡异的力量,便是再度在空间中升起。

远远望去,包裹着弈倾天和步踏天的烟尘空间,像是被扭曲开来一般,与周遭的空间,界限分明。

“嗯?精神力!”

段子昂的眼眸,再度睁开,定定地看着场中的废墟之地。

“哦?胜负,要分晓了吗?”冷孤寒低低一笑。

“这股精神力波动,怕是已经达到真罡中期了吧!弈师弟的衍道天赋,果真是妖孽啊,这样的人才,不入我烂柯寺,真是太可惜了!”

悟红尘面上闪过惊讶之色,交织着疑虑惋惜之色。

月清影心中复杂一笑:“难怪、难怪她那般看重你,你,的确,是我们······要等的那个人!”

几人心中念头闪过的时候。

场中,烟尘被无形的风,吹散开来,露出被破坏的体无完肤的大地。

弈倾天的身影,便是悠悠然的站在废墟中。

在他身前,地面狼藉不堪,剑痕闪现,辐射出去。

在他身后,却是完好如初,地面一片平整。

步踏天面色苍白,一缕细密的剑痕,却是在他脸颊上浮现出来。

渗出的血滴,犹如一张白纸上的红色墨水一般,亮的刺目。

“就你,这样?也敢挑衅我!”弈倾天淡淡一笑,蔑视之意毫不掩饰。

步踏天身体被弈倾天精神力束缚,根本就是不能动弹

此刻,只能咬牙看着弈倾天,有些不甘心地道:“弈倾天,你有本事,就和我公平一战,动用精神力欺负人,你不觉得你太无耻了吗?”

“无耻?哈哈哈!!!”血色长发飞舞,弈倾天不可抑制地哈哈大笑起来。

动用精神力欺负人,这就是无耻吗?

比这更好笑的笑话,世上还有吗?

“再说,弈倾天,你目无尊长,重伤流光师弟不说,居然还抗拒我们执法队,身为问剑宗弟子,你万死难辞其咎,还不快束手就擒,不然,等到段子昂师兄出手,你就没机会了!”

看着有些疯狂的弈倾天,步踏天心中一寒,面色一变,便是拿出问剑宗来镇压这小子。

弈倾天私自闯入南书城,这件事,问剑宗大多数人,都是已经知道了。

单就这一点,就能证明,他对问剑宗感情很是深厚。

我只要拿捏住这一点,还怕他不就范吗?

到那时,这小子沦落到我手中,还不是随我处置!

步踏天心中冷笑,眼中一缕狠毒之色,一闪而逝。

“问剑弟子?嘿嘿!问剑弟子?你是在······求我加入问剑宗吗?”

弈倾天笑声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笑意,眼神,更是毫不退缩地,凝视着空间某处。

你是在求我加入问剑宗吗?

不过,步踏天却是不知道。

以为弈倾天只是在找一个台阶下,步踏天急忙点头道:“弈师弟这样的人才,我们问剑宗,一直就是不曾舍弃,弈师弟一直就是我们问剑宗的弟子,哪里还要什么加入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