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5章 黑夜中的肆无忌惮

第225章 黑夜中的肆无忌惮

话音落下,一道讥讽声便是响起。

“呵呵!冷孤寒,话说,你们问剑宗,不要脸的家伙,就这么泛滥吗?”

南宫天沐声音携带着元气席卷而去,肆无忌惮地笑着。

冷孤寒静静回道:“泛滥嘛!倒是不至于。不过,江水滔滔,绵绵不绝,倒是真的。”

“这样的宗门······难怪,你一直在外门历练。”南宫天沐有些了然得说道。

“眼不见,为净。”冷孤寒依旧静静答道。

两人肆无忌惮地嘲讽,像是刀片一般,刮在某些人脸上。

血红的羞愧之色,像是胭脂一般,蔓延开来。

段子昂眼中冷光闪过,却是没有说话。

步踏天面色涨红,“弈师弟,现在,可以放了师兄我了吧!”

弈倾天的精神力牢牢束缚着他,只要一个念头,怕是,他就算不死,也得识海动荡,变成痴呆。

弈倾天想要杀他,段子昂再厉害,恐怕也是拦不住的吧!

这也是,步踏天一直低姿态,服软的原因。

气氛凝滞,一片寂静无声。

弈倾天静静地看着空间某处,不言不语。

众人看着弈倾天的动作,眉头一挑,随即,皆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弈倾天淡淡的话音才响起。

“看来,他们的行动,你都是认同的,他们是对的,也就是说,你认为我的存在是错误。”

“一个真罡一重天,一个真罡三重天,一个真罡······九重天,你是,真的想要逼走我,甚至,直接斩杀我,对吗?”

真罡九重天的高手,派来对付弈倾天,到底是,杀鸡用宰牛刀?、

还是,斩草除根,保证万无一失?

“我向三代前辈承诺过,问剑宗若是不负我弈倾天,我这一生绝对不会,对问剑宗刀剑相向。”

“如今,你既然对我无情,我也不必守着这份承诺,自己找死!”

“你大可以,继续派出这些人,来找我麻烦,我弈倾天,倒是要看看,我的一双手,会不会,杀到软!”

杀到软!

最后三字落下,弈倾天目光中,最后一丝残留的温和,消散。

双掌猛然展开,磅礴的精神力,再也没有压制,像是九天银河倾泻而下一般。

步踏天的身子,像是被牵引的木偶一般,缓缓升起,浮现在半空之上,面上一派惊惧之色,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扭曲的空间,弈倾天的身影,看得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眼中亮起的血光,在黑暗的世界中,却是显得刺目至极。

狠辣一笑,弈倾天双掌微微握起,无形之力化出。

步踏天的身体,在扭曲的空间中,渐渐扭曲开来,像是被卷起的麻花一般,狰狞可怖!

高空之中,丝毫无声。

弈倾天冷然一笑:“想要我杀人,然后,再给我冠上罪名吗?我今天就成全你!”

“给我吞噬!”

随着弈倾天话音的落下,半空中,猛然爆出一团血雾。

无数道血箭,从步踏天身上,飚射而出,激·射向四面八方,最后,又是猛然一滞,汇聚成一道血色洪流。

像是巨大的蟒蛇一般,拖拽着身子,向着弈倾天爆涌而来,被弈倾天掌心之中的漩涡黑洞,吞噬的一干二净。

无形气场,迸发开来,步踏天全身冒出潺潺血水,七窍流血,狰狞可怖,却是,只能瞪大着眼珠子,说不出一句话来。

“弈倾天,你既然叛出我问剑宗,现在,又残杀我问剑宗弟子,再加上你被魔族魔化,沦为魔族走狗,我今日绝对饶不了你!”

段子昂眼眸睁开,冷光划破空间,脚步一晃,便是向着弈倾天走去。

“要杀,就杀!哪里那么多废话!”长发半分血色,半分白,飞舞在空中,犹如死神降临一般。

“你既然这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段子昂身化流光,挤爆空气,带着轰鸣的爆破声,轰然撞向弈倾天。

弈倾天掌心一握。

半空中,步踏天来不及惨叫,便是爆裂无数的血雾,纷纷扬扬倾洒开来。

“给我死来!”

眼见弈倾天在自己出手后,对方居然还敢将步踏天斩杀。

段子昂心中怒气上涌,一掌轰然,带着雷霆爆破声。

弈倾天冷哼一声,双掌一圈一旋,转轮手化出一个双色太极图。

咻的一声,像是一个磨盘一般,轰向段子昂。

雷霆掌印,瞬时轰击在红蓝双色太极图上。

弈倾天掌心微微一侧,瞬间,将攻击卸开。

咻的一声便是将掌印引开,带着巨大的威势,轰击在问剑宗的山门之上。

瞬时,咔咔的裂解声,不停的响起。

一道狰狞可怖的裂缝,将山门之上“问剑宗”三字拦腰截断。

天际,轰然爆出一声雷鸣,夺目的闪电,撕裂者天空,照耀着大地一片纤毫毕现。

“混蛋!你居然胆敢毁我问剑宗山门,弈倾天,千刀万剐,不足以赎其罪!”

段子昂心中震惊,更是怒火迸发而出。

身影一动,便是紧贴着弈倾天。

道道掌印,化作狂风骤雨,毫不停息地轰击在弈倾天身上。

“轰!”

一掌落!

“砰!”

一步退!

“轰!”

接连一掌再落!

“砰!”

再退一步!

真罡九重天的实力,米分碎一切,像是霹雳雷霆一般,不断轰击在弈倾天身上。

段子昂步步紧逼,骤雨狂风般的攻击落下,不给弈倾天丝毫的喘息之机。

弈倾天步步倒退开来,脚步踩在地面之上。

掌心之中卸开的力量,轰击而下,地面瞬时崩碎开来,乱石横飞。

“还不死!”

段子昂气势一凝,双拳轰去。

如蛟龙腾空一般,两道粗大的光柱,像是炮弹一般,轰击而去。

这一招,就是绝杀!

杀机逼命而来,弈倾天眼中血芒,微微闪现,嘴角,却是,挑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想要他死?

除非对方的修为,达到真罡之境,那还差不多。

不然,谁能奈何得了他?

“轰!”

背后翼膜虚影,猛然化出,向着两边猛然一张,狂风瞬时席卷而出。

弈倾天整个人乘风而起,千钧一发之际,踩着袭击而来的光柱,悠然浮现在半空之上。

呼呼的风声,乍然响起!

弈倾天身影一晃,便是落在问剑宗山门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段子昂,犹如神灵!

“想要杀我?你,也要有这个本事。”

脚步踏在山门之上,弈倾天左脚微微前移,身体微微前倾,一股冷然霸道的气势,却是无端的荡漾而出。

天地之间,黑夜再度黑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