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6章 理直气壮的无耻

第226章 理直气壮的无耻

“呵呵!魔气使用的这般熟练,看来,弈倾天,你早就是被魔族给魔化了。”

“说不得,早在天荒山脉的时候,你就是和魔族有所勾结。”

“残害烈阳门天岱山的师兄弟,意图挑起四大宗门之间的战争,弈倾天,你可知罪!”

段子昂目中闪耀着冷光,一个接着一个的罪名,往弈倾天头上盖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要杀我,何必找些借口,安慰自己呐?”弈倾天不屑地嗤笑一声。

他体内感染的魔血,不知怎的,被极度压制住了。

弈倾天就算是动用了魔族的这些手段,但是,实际上,却是没有丝毫魔气感应的。

也就是说,弈倾天还是保持着人类的本质,但是,却是掌握了魔蝠一族,吞噬血气的天赋能力。

段子昂千方百计,将弈倾天往魔族身上拉扯,无非是,想要找一个能够斩杀弈倾天的,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毕竟,将弈倾天逼出问剑宗容易。

但是,真要斩杀弈倾天,若是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引发的后果风暴,却是难以想象的。

不说叶无名一怒之下,可能血洗问剑宗,就是那位三代老祖宗,怕是也会饶不了参与之人。

就算这次的行动,得到了,掌教大人暗地里的支持,那也不行!

叶无名,三代,这两人是问剑宗为数不多的几个,丝毫就是不忌惮慕容华的存在。

段子昂正是有着这样的忌惮之心,才会屡次颠倒黑白,将弈倾天和魔族联系在一起

因为,只有让弈倾天勾结魔族的事实,得到确认,斩杀弈倾天,才会成为毫无顾忌可言。

灭杀人类的公敌存在,就算是三代和叶无名,也是说不出责怪的话吧!

“弈倾天,你还想狡辩,你莫不是被魔族魔化了,怎么能够使用魔族的天赋能力?虽然,你身上感应不到魔气,但是,谁知道,这是不是魔族,在你身上用了什么手段,遮掩住了魔气。”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你要是还承认自己是个人类,还想证明自己是个人类,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自刎谢罪,证明你的清白!”

段子昂理直气壮,义正言辞地大声呵斥道。

好似弈倾天不把自己头颅割下来,就是犯了泼天大罪一般。

“哈哈!!!真是好笑,为了证明我自己是人类,我就该,自刎谢罪?”

“难道不该吗?”理所当然的语气。

“自刎死后,若是证明了我是人类,那我岂不是死的很冤?”

“为了整个人类,个人的生死荣辱,算得了什么!”依旧理所当然。

“呵呵!个人的生死荣辱,在种族大义之间,的确是何足道哉,段子昂,我若是死的冤枉,你敢以死谢罪吗?”

“我为什么要以死谢罪?”很是疑问。

“难道,你不该,为自己逼死自己的同族之人,感到羞愧,而要偿命吗?”

“死都死了,万事自然皆休,我这有用之身,可是还要留着杀敌,灭魔族呐!岂能拿来陪葬你这条贱命!”天经地义的语气。

对方话能说到这般地步,弈倾天也是无言以对了

场中,南宫天沐错愕万分,碰了碰冷孤寒,“你真是在这里长大的?”语气中充满了怀疑。

这算什么?

问剑宗这滩淤泥中,长出了弈倾天、冷孤寒这样不染的青莲?

物极必反?

冷孤寒捋了捋碎发,遮住自己的面目,有些没脸见人。

悟红尘微微闭目:“我佛慈悲!”

月清影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意味。

这样的宗门,就算是没有魔族入侵,倾覆,也只是在旦夕之间吧!

“弈倾天。你还不自裁谢罪!难道真要我动手吗?”

段子昂眼中厉色闪过,眼神若有若无地瞄在了冷孤寒身上。

“你动手?就能伤我?”弈倾天嗤笑一声。

不入真灵,虚空不渡!

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下爬!

段子昂想要伤弈倾天,名副其实的难如登天!

“你缩在空中,我的确是伤不了你,但是,他们呐!”

段子昂狰狞一笑,手指向冷孤寒和南宫天沐。

“我想要杀他们,可是轻而易举,我看得出,你们三人关系不错,你说说,我若是斩杀他们,你会不会束手就擒?”

“哦?你在威胁我?”弈倾天眼睛微眯。

“威胁谈不上,只是,让这两位朋友协助一些,为了对付你这个魔头,想必,这两位朋友,也是甘愿牺牲的

。”

“冷孤寒更是我们问剑宗,外门第一人,我这个师兄,让他死得其所,也是对他的尊敬!”

“其他一人,能够和你弈倾天,混到一起的,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是从哪里爬出来的肮脏东西。”

“我恩赐他一死,那是他的荣幸!”

段子昂眼神轻蔑地扫过南宫天沐、冷孤寒两人,毫不掩饰眼中的轻视姿态。

“哈哈!!!好一个死得其所!好一个荣幸!”

弈倾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一股异样的意味传出。

“既然,问剑宗的这位段子昂,你有着这样伟大的情操,那么,就请你赶快动手,帮助我的这两位朋友,早死早超生吧。”

“我相信,他们会很感激你的!”

“死得其所?嘿嘿!真是好得很啊!”

弈倾天怪异地笑着,讥讽厌恶之意,像是海浪一般,在他眼中流动着。

段子昂显然是没想到,他的这招威胁,居然对弈倾天无用!

心中一冷,段子昂冷笑道:“弈倾天,你就这般无情吗?果真是狠辣歹毒的魔族,居然连自己的同伴都能舍弃。”

“记住了,弈倾天,他们两人,是你亲手杀死的!”

知道弈倾天不受自己的威逼,段子昂不甘的怒吼一声。

身影一转,便是一步一步,向着冷孤寒两人走去。

“冷孤寒,你现在应该看清弈倾天的面目了吧,若是还知道悔改的话,马上就给我,写下弈倾天勾结魔族,企图覆灭我问剑宗的罪证。”

“这样,你还能在问剑宗生存下去,不然,我会让你知道,背叛问剑宗的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