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7章 死了没关系

第227章 死了没关系

“啧啧!这是要让我作伪证的节奏吗?”冷孤寒轻轻笑着,眼中一派冷静。

“很遗憾,我的脸皮虽然很薄,但是,还是有的。”

“不要说,让人作伪证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就算是,作伪证这种稍次一些的没脸没皮的事情,我也是做不来的,所以······”

“动手吧!”

白骨枪微微露出锋芒,冷孤寒眼中星辰光泽亮起,像是燃烧的星辰一般。

“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被冷孤寒公然骂着没脸没皮,段子昂心中怒火,刷的一声,便是蹿升起来。

单掌一翻,便是卷起风暴,怒龙翻腾一般,向着冷孤寒席卷而去。

“陨落星辰!”

三颗刺目的星辰,浮现而出,漂浮在冷孤寒的身周,像是行星环绕着太阳一般。

冷孤寒臂膀微动,白骨枪刷的一声,便是横扫而出,露出锋芒之气。

三颗星辰,缭绕在枪尖之上,激·射而出,带起尖锐的咻咻爆破声。

“嗯?果真是白骨碎神,剑碑楼一百零八位,第四十位的存在!”

南宫天沐不是第一次,看见冷孤寒背后的白骨枪。

只是,以往,白骨枪一直被冷孤寒身后衣袍挡着,南宫天沐,也是不能窥探到全貌。

如今,第一次看见冷孤寒真正的出手,白骨枪,才真正显露在南宫天沐眼中。

南宫天沐这才认出,这白骨枪,正是剑碑楼一百零八位上,第四十位的白骨碎神。

想到这里,南宫天沐心中泛起奇异的感觉。(

剑碑楼一百零八位上的神兵,从来就是难得一见的,就算,他身为南宫世家的少主,能够亲眼见到,一双手就能数过来。

没想到,他无意来一次西剑域,几日之间,倒是一下子见到了剑碑楼一百零八位三位的存在。

冷孤寒手中第四十的白骨碎神、夜影手中第四十三的血刃孤鸿,以及弈倾天手中第七十二的夸父逐日。

三件排名极其靠前的神兵,居然在一域之地,同时出现!

这其中,在暗示着什么吗?

西剑域,几大主宰势力,都是或多或少陷入问剑宗这个漩涡,可以说,西剑域,已经有着天下大乱的趋势。

而三件神兵同时现世,这不得不让人多想。

南宫天沐心中念头晃过的时候。

冷孤寒已然和段子昂过了十几招了,虽然,明显可以看出冷孤寒在节节败退。

但是,能够在真罡九重天的段子昂,手下支撑住十几招,这份成绩,已然足以让人骄傲了。

段子昂心中,却是腾腾杀气冒出。

他先是奈何不了弈倾天,如今,居然也奈何不了冷孤寒!

他感觉,好像有着无数双嘲讽的眼神,毫不留情地落在他的身上,嗤笑声,不断地在他耳中响起。

“一群可恨的小辈,居然胆敢如此对我无礼,真是找死啊!”

段子昂全身气势,再度爆发开来,臻至极点的元气,刺激着空气爆出炽热的火花。

排山倒海的一掌,向着冷孤寒轰去。

庞然巨力袭来,冷孤寒枪影甩动,横枪一扫。

顿时,轰击声便是骤然响起。

“哒哒!”

嘴角泣出血色,冷孤寒白骨枪震动,卸开部分力量,趁机倒退开来。

闪过南宫天沐身旁的时候,有些急促地说道:“这个人,我暂时还解决不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冷孤寒老实不客气地说了一句话之后,便是悠然盘腿坐下,点点星光闪耀而出,应和着星空中的光辉,霎时绚丽。

这般姿态,显然是很相信南宫天沐,完全将生死交付给他了。

南宫天沐轻轻一笑,身影不动,背后,就是受伤的冷孤寒。

段子昂想要继续追杀冷孤寒,只能先经过他,或者······踏过南宫天沐的尸体!

只是,这可能吗?

就算是慕容华亲自出手,南宫天沐也是能够拼力一战。

真罡九重天的段子昂,在南宫天沐眼中,和后天武者,有差别吗?

随手散开四周的劲风,南宫天沐冷笑一声。

段子昂像是看蝼蚁一般,看着南宫天沐,身化流光,轰然撞击向南宫天沐。

巨力袭来,一股毁灭一切的冲击波,轰然爆射而出,擦爆空气,亮起界限分明的光亮弧度。

弧度顶端,一只拳头,若隐若现,带着无匹的锋芒。

轰隆一声爆响,场面瞬时一静。

只见,南宫天沐悠悠然的探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像是大人握住小孩的拳头一般,轻松写意地挡在光拳之前。

顿时,万千的锋芒之气,瞬间消散开来。

刺目的光华,啵的一声,亮出最后一抹璀璨,然后,便是归于寂灭黑暗。

“你想杀我?”

南宫天沐微微握紧手掌,一股炽热之气,像是长针一般,顺着他的掌心,刺激在段子昂拳头上。

“啊!!!小子,你到底是谁?!”

全身的功力,被极度压制住,段子昂只感觉,体内丹田中的元气,像是感应到什么极大恐怖的东西一般,缩成一团,再也动弹不得。

这一刻,他才知道,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才是弈倾天他们三人之中,最强者。

“快放开我!你知道、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问剑宗,你再敢嚣张下去,小心我宗门前辈,镇压你!!”

整只手臂,都是已然被那股诡异的炽热之气,燃烧的通红,血液在无声的沸腾。

段子昂现在也顾不上面子了,直接搬出宗门前辈来。

在他看来,眼前这人再强,总不能抗衡整个问剑宗吧!

而自己身为问剑宗弟子,在外人面前丢了脸,不管是非对错,问剑宗总该为自己出头的。

更何况,如今的代理掌教,可是封罗宇。

以着他的霸道性格,眼前这小子,绝对会被千刀万剐的!

“镇压我?”南宫天沐好似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

“倾天,这家伙弄死了,没关系吧?”

南宫天沐目光落在山门之上的弈倾天身上,笑着说道。

弈倾天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已经不是问剑宗弟子了,这些人,杀了······也就杀了呗。”

短暂的对话,却是让得段子昂一阵心惊肉跳。

这两个疯子,难道真不怕问剑宗的镇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