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30章 南宫朱雀

第230章 南宫朱雀

巴掌大小的令牌,闪烁着紫红两色光泽,给人一股浩然炽热的感觉。=

令牌一面,勾画着一只展翅飞扬的朱雀,全身缭绕着赤色的火焰。

而令牌的另一面,却是铁笔银钩,简单雕刻出精致的“南宫”二字。

字体呈现紫色,紫芒化出,隐隐间,可以看见,一只紫色朱雀的虚影,浮现而出。

令牌一出现,便是震得周围众位长老,身子一顿。

眼前这枚令牌一看,便是知道,不是简单的凡物,除了有象征身份的作用外,怕是,本身也是一件极为不凡的兵器。

紫红朱雀交相飞舞间,一股炽热浩然的波动,像是千层浪一般,向着天地间荡漾而出,惊醒了方圆几千里无数的强者。

“南宫世家,居然有人来到西剑域,究竟,有何目的?”

无数的疑问,在有心人心中泛起。

而在遥远之地。

七彩天桥浮现之处,延伸开来的尽头,一道缥缈的声音,亦是缓缓响起。

“哦?南宫世家的那个娃娃吗?倒是不差,说起来,南宫老儿家还有个女娃娃,我那徒儿,年纪也不小了······”

在问剑宗一处神秘所在。

黑暗的环境中,却是突然诡异地亮起两道黑芒,即便是在黑暗至极的情况下,仍旧是让人能够清晰的感应到。

这两道黑芒,幽深至极,吞噬着周围一切的黑暗。

黑芒背后,锁链拖动声,哗啦啦响起,一道不知道什么情绪的声音,静静响起。

“他们来这里,干嘛,难道,是为了那件事······”

话音缓缓荡漾开来,带着一丝迷茫,散落四方。

黑芒散开,黑夜,陡然间,便是变得有些淡了······

对峙的双方。

一枚令牌,静静漂浮着。

却是震慑地来此的问剑宗长老,都是不敢动弹。

凝滞的气氛,陡然间,便是被一声惊呼打断。

“南宫、南宫、朱雀、朱雀······我知道了!你是、你是南宫世家的人?!”

领头的白眉老者,眉头微微颤动着,忌惮万分地看着南宫天沐。

其他之人,被白眉老者这般一惊呼,微微愣神之后,面色,便是纷纷大变起来。

南宫世家!?

这青年,真的是南宫世家之人吗?!

错不了了!

南宫朱雀,北渚紫龙!

一南一北,天痕大陆,两大主宰势力,谁人不识?谁人不晓?

除了这两家。

胆敢以朱雀、紫龙为令牌圣物,天痕大陆哪一方势力,敢?

认出南宫天沐的身份之后,问剑宗出手的众位长老,大眼瞪小眼。

面面相觑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最后,还是那位白眉老者,站出来说话。

恭敬地朝着南宫天沐弯腰,笑道:“问剑宗,不知南宫公子,大驾光临,礼数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南宫天沐冷哼一声,收起令牌,冷笑道:“礼数不周?这么大的阵仗,还算礼数不周?那要是你们问剑宗,真的礼数周全了,我怕,我会被你们吞的骨头都不剩啊。”

白眉老者尴尬一笑,“哪里······我们,这不是不知道,南宫公子的身份嘛!得罪之处,还望公子,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包涵?”南宫天沐嗤笑一声,冷言冷语道:“我倒是无所谓了,可是,某些人,一直就信誓旦旦地说我是魔族。”

“更加有趣的是,居然还有人,直接说南宫世家的家主,是魔族,我可以认为,这是肆无忌惮得挑衅吗?”

白眉老者面色微微错愕,心道,段子昂那个家伙,倒是真的污蔑过,你一家都是魔族。

但是,这关南宫家主什么事啊?可没人说,南宫家主是魔族······

心中念头闪过,白眉老者面色,猛然一变,瞬间就是惨白起来,豆大的汗珠,滚滚流下。

心中那个可能泛起,白眉老者看着南宫天沐的眼光,惊骇之意更胜几分。

颤抖着音调,白眉老者身子有些发颤,“这个、这个,还未请教南宫公子······令尊的大名。”

南宫天沐一摆衣袖,淡淡道:“家父,南宫苍。”

平淡的话音响起,却是荡起无数人心中的波纹。

果然!

眼前这人,居然真的是,南宫世家的少主!?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南宫天沐看了弈倾天一眼,再度开口道:“舍弟,便是弈倾天。”

同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传出。

天空之上,众位长老的身子,猛然晃动起来,眼神死死钉在弈倾天身上,充满着不可置信。

什么?!

弈倾天,这个无人问津的弃儿,居然是南宫世家的小少主?!

这、这怎么可能?!

弈倾天眉头一皱,眼中温和之色,却是慢慢化开。

冷孤寒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月清影眼神落在弈倾天身上,眸子中,却是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这个、这个,在下真不知,是南宫少主,屈身降临,若是有冒犯之处,南宫少主,随意、随意处置便是。”

白眉老者,额头上爆出冷汗,两道长眉,被汗水凝结成一条线,耷拉着苦瓜脸。

该死的!

怎么,会是南宫世家的少主呐!?

原本,老夫还以为,这青年只是南宫世家的一个普通族人,有所得罪,问题也是不大。

可是,得罪南宫少主,更是污蔑南宫家主,是魔族。

天下间,还有比这,更找死的事情吗?

天空上,悬浮的众位长老,早就是落地,恭敬地站在一旁。

地上,被轰在裂缝之中的长老,更是干脆的装死,躺在碎石中,一动不动的。

娘的!这次,真是撞到超级大铁板了!

众人心中都是这般想着。

苏醒过来的段子昂,在知道南宫天沐的身份之后,早就是脑袋被吓得晕头转向了。

再听到,南宫天沐说出“舍弟,便是弈倾天”这句话时,直接就是昏死过去。

他刚才,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污蔑弈倾天,魔族的帽子,不停的往弈倾天头上盖。

想到那些话,他能不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