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31章 不同的杀意

第231章 不同的杀意

南宫天沐轻声笑了笑,戏虐道:“真的,随我,处置?”

白眉老者嘴角抽了抽,无奈道:“老夫冒犯了南宫少主,本来,就是罪该万死,南宫少主,若是想要取老夫这条性命,老夫,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南宫天沐嘴角挂着冷笑,一摆手,“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么,我就成全你们,方才,凡是侮辱了我南宫世家的所有人,你们集体自刎谢罪吧。”

“怎么?你们不肯?”

“老夫这条贱命,何所惜!只是、只是魔族入侵在即,我身为问剑宗的一份子,却是要时刻为问剑宗备战,这条命,暂时还不能交给南宫少主。”

白眉老者微微迟疑后,面上突然闪过大义凛然之色。

南宫天沐嗤笑一声:“也就是说,方才,你那请罪的话,都是放屁咯!”

“在我面前放屁,你是在耍我?还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白眉老者面色一白,连称“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按我说的做吧!”

“自杀,还是,我来杀,你们自己,选择吧!”南宫天沐眼中冷芒闪过。

这些人,他倒是没有,真的想杀他们。

这般对待他们,一来,是为了让他们,为冒犯南宫世家,付出一些代价。

二来,却是为了弈倾天。

如今,问剑宗有很大一部分势力,在针对着弈倾天,如今,有着南宫天沐震慑,这些人。不敢太过放肆,但是。南宫天沐一走,保不准,这些人,会不会继续对弈倾天下手。

南宫天沐,也只是尽一切最大的努力,让他们不敢,再公然出手对付弈倾天。

之前,称弈倾天是他的舍弟,便是有着这种考虑。

如今,也是为此。

南宫天沐冷然的话音落下。

众位长老,头低得更低了,汗水顺着脸颊,流淌到下巴处,最后,啪嗒啪嗒地滴落在地面上,汇聚成一汪浅水。

白眉老者面皮**,目光转了转,在弈倾天和冷孤寒两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盯在了弈倾天身上。

尴尬笑了笑,白眉老者,朝着弈倾天微微点头,一副和蔼长辈的模样。

“弈倾天,你身为我问剑宗弟子,怎么能够这般胡闹呐?非但,自己出手伤人,还带着南宫少主胡闹,你师父要是知道了,你可是死定了!还不快劝劝南宫少主,不要再闹下去了。”

闻言,弈倾天嘴角一挑,淡淡笑道:“听您老,这话的意思,从头到尾,你们问剑宗,都是无辜的一方,反而,挑事的人,倒成了我咯?”

“难道不是?身为问剑宗弟子,就该对问剑宗一切命令,除了服从,就是服从,若是,人人都像你这般,随心所欲,问剑宗还能长存吗?”

白眉老者眉头皱起。

弈倾天呵呵一笑,讥讽道:“那就是说,宗门让你死,你就得乖乖自刎,不论,对错?”

白眉老者理所当然道:“当然应该如此!”

弈倾天摇摇头,笑了笑,随即,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一摆手,“我如今已经不是问剑弟子了,你们问剑宗,闹得天翻地覆,关我何事?”

白眉老者语气一滞,面色,微微涨红起来。

就在此时,空中,一道温和的声音,传出,激起一阵涟漪散开。

“弈倾天,今天,这事就此结束,我不想再看到,你再继续,这般纠缠不休下去,可懂?”

“至于,南宫少主,今天,我问剑宗,若是有做的不厚道的地方,慕容华在这里,向你赔个不是了,希望南宫少主海涵!”

温和的话音传出,却是透露出一股霸道的气势,不怒自威。

“纠缠不休?”弈倾天嗤笑一声,闭目懒得再说话。

天空中,却是猛然响起一阵闷雷。

一阵音波,轰然炸响在弈倾天身前,轰击着弈倾天的身子,倒射开来。

“怎么?弈倾天,或者说南宫世家的小少主,你对我的话,有意见?”

一丝杀气,透露而出,轰击着弈倾天嘴角血流不断。

旁人只以为弈倾天被震伤了,弈倾天却是知道,自己身体中,断开的九节断脉,再度轰然碎开,化作无数碎片,散落四方。

识海中,更是泛起惊涛骇浪,冲击着精神世界,太极神图滴溜溜地不停旋转着,才将攻击之力全部化开。

慕容华,方才那一道攻击,显然,是想要断他的衍道、武道之路,让弈倾天再无翻身之地。

而且,对方显然已经成功了!若是不出意外的话。

眼皮猛然一抬,弈倾天双目血红地瞪着空中,一字一顿地道:“慕容华,今日一掌,他日,我弈倾天,必定有所报答!”

“还想报答?今天,我就宰了,你这个魔族的走狗!”

慕容华身影一闪,眼中杀机,像是江水泛滥一般,滔滔不绝。

“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杀我徒儿?!”

就在慕容华剑气荡漾,欲斩杀弈倾天的时候。

一道冷漠的话音,带着肃杀的气息传来。

天际,几道流光,不分先后的激·射而来。

一道流光,微微一晃,便是落到地面上,化出人影,站在了弈倾天身前。

白发飘扬开来,一道冷然孤独的背影,瞬间便是映入弈倾天眼帘中。

让得弈倾天眼眶不自主的微微泛红,一股酸涩的感觉,荡漾开来。

“不要怕,乖乖站在我身后,师父来了,今天,谁也伤不了你!”

“谁也,不敢伤你!”

南宫天沐,扶住弈倾天摇晃的身子,微微查探了一番弈倾天的伤势。

眼中温和之色,却是已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无尽的阴霾。

这该死的混蛋,居然废了倾天的经脉!?

真是找死啊!!

“封天都,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居然请我喝茶,原来,你是和慕容华勾搭在一起,想要对付我的徒儿。”

“你两,可真是有出息了,合伙对付一个小辈,是不是,最近闲得慌?要不要,我来帮你们活动活动筋骨啊!”

“或者,我替你们找些麻烦事,比方说,宰了······这些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