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32章 缩头乌龟

第232章 缩头乌龟

渣渣两字,吐下的时候。

叶无名剑指急速闪过,万千剑气,瞬时爆射而出,无差别地向着前方扫去。

剑气所及之处,血花,像是喷泉一般,倾洒而出,随即,便是被密集的剑气,轰成虚无。

短促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断肢横飞而出,随即便是被切割成碎末,飘飘摇摇开来。

“叶无名!你疯了?!”

慕容华,虽然早就是知道,叶无名性格反复无常。

但是,哪里会想到,叶无名居然为了一个徒儿,话都不多说一句,直接开杀起来!

这些死的人,可都是问剑宗的顶层实力啊!

眼见一个个的执法长老,被叶无名轰成渣渣。

慕容华眼睛发红,手一挥,一道庞然剑气,化出,割裂开血气烟尘,向着叶无名,当头斩落而去。

“来得好!我倒是要看看,这么多年的勾心斗角、龌龊心思,有没有让你的实力进步!”

冷喝一声,叶无名身子腾空而起。

剑指点出,带着无匹的锋芒,轰击在庞然剑气上。

切割之力,以点带面,无数的裂纹,顺着剑指点落之处,蜿蜒闪现而出。

咔咔的裂解声,不断响起,最后,丈长的光剑,轰然爆开。

叶无名身子不退反进,双手一甩,两道剑气,便是带着尖锐的破风声,急速射出,割裂着空气,带出一路的火花。

“叶师弟,你杀的人,也够多了,还是不要在继续闹下去了,十几年前,问剑宗,便是被你闹过一次,如今的问剑宗,真禁不起你的折腾了!”

封天都身化流光,和慕容华两人,一人挡住一道剑气,保护着身后瑟缩着身子的众位长老。

“哼!这些人,本来就是死不足惜的,今天,你们两个,既然执意想要维护他们,我就绕他们一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剑气散开,叶无名身子缓缓落下,却是没在继续追杀下去。

封天都知道机会难得,不能再刺激这个疯子了,赶忙开口道:“当然,今日,但凡出手对付了弈倾天师侄的,宗门一定会罚他们的,让他们在诛邪洞里,面壁思过十日,如何?”

叶无名冷哼一声:“你们觉得可以,还需要问我的意见吗?今天这事,算完了,只是,我可是要警告你们两个,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中的肮脏心思。”

“问剑宗掌教之位,历来,便是年轻一辈中,最强者居之,慕容华,你选择这个时候,想要退位让贤,我理解,不就是怕你那个女婿,被我徒儿赶上嘛!”

“放心,你既然都是做的,这么明显了,我怎么的,也不能不满足你的这点私心,我今天,就在这里承诺,问剑宗掌教之位,小天绝对不会争夺的。”

“就算他日,封罗宇真的被小天败得体无完肤,这个位置,他也是不会要的,我的态度,就是如此,若是,你们日后还敢对小天暗地里下手,别怪我,不念同门之谊!”

“我会,再血洗问剑!”

“那是一定的。”封天都温和笑着,“这一次,我们也没有,想要针对弈倾天师侄,只是,叶师弟,你也知道,弈倾天师侄,不知轻重,一人冒冒失失的闯进南书城,这事,未免太过儿戏了。”

“我们也只是想要,确定弈倾天师侄是不是有被魔化,可不是想要针对他。”

“你也知道,现在,可是特殊时期,魔族少主,落网问剑宗,这时候,一丝的怀疑,都该被灭杀在摇篮之中的。”

叶无名不言。

“哼!”

慕容华却是冷哼一声,杀意凛然地说道:“弈倾天有没有被魔化,我不知道,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弈倾天使用魔功,重伤我问剑弟子,这件事,却是证据确凿,辩无可辩。”

“弈倾天就算是没有被魔化,肯定,也是和魔族,有所勾结!”

叶无名微微沉默,看向弈倾天,随即却是冷然笑道:“修行魔功,又如何?慕容华,我知道,你痛恨魔族,但是,不要只因为这一点,就随意污蔑他人。”

“我相信,小天不会勾结魔族妖人的,我也希望,你不要,动不动就随意乱盖帽子。”

“没有证据的事,还是,少说为妙!”

“没有证据,现在,几大宗门,谁不知道,南书城被魔族血祭了,这小子,能够深入南书城,还能活着回来,不是贪生怕死被魔族收服了,还有什么可能?”

“深入狼群的羔羊,除了被吞噬的一干二净,变成披着羊皮的狼,难道,还有其他可能?”

慕容华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讥讽着弈倾天。

叶无名眼中寒光闪过,手臂一震,剑气已然蓬勃待发。

“慕容华,你就这般确定,我这只羔羊,骨子里已经沦为一匹狼了?”

弈倾天身子晃了晃,南宫天沐扶着他上前,正面对着慕容华。

慕容华眼中寒光凛冽,反问道:“难道不是?”

语气中厌恶之意,毫不掩饰。

他的妻子,当年就是死在魔族手中,更准确的说,是死在被魔化的人类手中。

所以,魔族乃是慕容华平生第二恨的存在,而第一恨的,便是沦为魔者爪牙的存在,也就是他认为的弈倾天这种人。

他现在,恨不得将弈倾天千刀万剐。

弈倾天哈哈一笑,嘴角一挑,不屑的讽刺着,“先不说,我是不是沦为魔族了,按照你慕容大掌教之言,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们四大宗门之人,早就是,知道了南书城被魔族血祭?”

弈倾天冷冷目光盯着几人,手指一一指过去,“明明知道南书城被血祭,可是,你们这些口口声声,说着诛魔、诛魔的卫道士,却是缩在乌龟壳里,大气都是不敢出一声。”

“怎么?现在发现我会魔功,你们这些渣渣,就找到了一个发泄自己懦弱情绪的由头了。”

“杀了我,就能证明,你们这些垃圾,不去救援南书城,不是因为贪生怕死,只是因为什么狗屁大义,只是因为什么混蛋龌龊的保留实力?”

“慕容华,你要是真恨魔族,针对我,有个屁用?你早该杀上南书城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