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33章 被废?

第233章 被废?

“要不要我再给你出个主意,魔族少主,就在你们问剑宗,我相信,你只要愿意,刀剑轻轻一划,她的性命,就能了结,魔族的大军,也会马上降临问剑宗,到时候,你还怕没有魔族可杀吗?”

“可是,你却是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别给我整那些,为了问剑宗的什么狗屁大义。”

“说到底,你就是,贪生怕死,你就是,只会找一些魔族的虾兵蟹将撒气。”

“你,慕容华,重头到尾,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懦夫!”

毫不留情的冷然话音,轰然爆开。

在众人耳中雷霆炸响,激起众人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这般毫不留情的辱骂慕容华,谁敢?

这一刻,众人看向弈倾天,好似看着死人一般的目光中,却是,不易察觉的泛起一丝敬佩。

南宫天沐黑着脸,冷声骂道:“骂得好!就该这般,狠狠揭揭这些家伙的脸皮!”

弈倾天被慕容华暗招废了的事情,暂时还只有他和弈倾天两人知道,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想起弈倾天被魔族魔化,就是因为破坏血祭的原因,就是为了为问剑宗争取一丝生机,南宫天沐心中便是感到,极度的不值。

为了这样的宗门,做出这般大的牺牲,却是反而被对方利用,当成仇人一般,急切地想要斩杀。

这心中,该有多委屈?

慕容华铁青着脸,手中书册,被捏的皱成一团,泛白的骨节,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哼!掌教师伯,以及问剑宗各位长老,留守问剑宗,乃是为了防止魔族入侵问剑宗,企图救出魔族少主,更是为了保护我们问剑宗,成千上万的弟子。”

“这种做法,为的是大义,为的是长远!岂是,弈倾天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可以理解的。”

气氛微微凝滞,一道略显霸道、高傲的声音传出。

随即,封罗宇的身影,便是显出,浮现在虚空上,居高临下,不屑地看着弈倾天。

“南书城的那些蝼蚁存在,岂能比得上咱们问剑宗的荣耀?只要能够稳稳把握住魔族少主,这个筹码,就算这方圆几千几万里之内,都是死绝了,那又有何妨?”

“弈倾天私自一人混入南书城,这种胆大妄为的行为,简直就是不知轻重,这样的人,送上门来,问剑宗都不要!”

南宫天沐眼光一寒,嘴角一挑,“没看见我们在和你长辈说话吗?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也有你插嘴的份!”

“我管你代理掌教,还是正式掌教,有区别吗?”

“南宫少主,这话,未免有些无视我问剑宗了吧!”

“问剑宗?切!我本来就没正眼看过。”

“你、你欺人太甚!”

“欺你,又如何?你敢动我一根毫毛?忘了!你的渣渣修为,想要动我,怕是也只有被我虐的份。”

“这里是问剑宗,你不要逼我!!!”

南宫天沐眼中紫芒闪出,手指勾了勾,轻蔑道:“来呀!我还正找不到一个理由,灭了你们问剑宗呐!”

嚣张霸道的气势,肆无忌惮地传出。

问剑宗众人,眼中闪过屈辱之色,却是没有一人胆敢上前。

封罗宇面上涨红一片,咬着牙瞪着南宫天沐,浑身颤抖着。

“是不是觉得我仗势欺人?是不是很想将我千刀万剐?”

南宫天沐目光冷然扫着封罗宇,“这些事,也正是我想要对你们做的。”

“倾天孤身一人,深入南书城,破坏魔族的血祭,重伤魔族两位三皇之境的存在,代价,却是被魔蝠的皇者,硬生生的穿心而过,只差一步,就是死了!”

“你们这些窝在安乐窝的家伙倒好,倾天浴血奋战的时候,你们这些心思龌龊的家伙,却是正在商量着怎么对付他。”

“等待功臣的,不是,箪食壶浆,反而是,刀剑相向,反而是,经脉被废,我可真是,为他感到不值。”

“你说说,你们这些人,若是有个一丝的羞耻心,现在,是不是立刻该抹脖子了得了!”

南宫天沐眼中紫芒逼人,扫过众人,杀气像是江水溢出一般,毫不掩饰。

“什么?小天经脉被废?!”

叶无名死水一般的眸子,泛起巨浪,身影一晃,便是来到弈倾天身旁,微微一探查,弈倾天体内状况,便是一目了然。

“谁干的?!给老子站出来!!!”

须发皆张,叶无名脚步猛然一踏,一道一尺宽的裂缝,像是巨蟒一般,向着前方爆射而去。

相比于弈倾天被废的事实,问剑宗众人,更加关注的,却是南宫天沐话中的另一个消息。

弈倾天,破坏魔族血祭?!

弈倾天,重伤,魔族两位三皇之境的强者?!

这般天方夜谭的消息,就是这般传出。

众人心中下意识的,便是不相信。

但是,想到说话之人,乃是南宫世家的少主,他们心中却是泛起,一丝不可能的可能!

南宫世家的少主,应该不屑说谎的。

也就是说,弈倾天,真的干了这些大事!?

“不可能?!弈倾天这样的渣渣,能够伤到人皇强者?!母猪都会上树了!”

封罗宇显然不信,或者说,心中抵制相信这个惊人的消息。

“母猪上树?老夫,今天就让你再也上不了树!”

叶无名怒气爆发,一股冲击波,以着惊人的速度,像是一颗炮弹一般,向着封罗宇轰去。

“叶无名,废了弈倾天的是我,不要迁怒小辈!”

慕容华身影现出,站在封罗宇身前,双掌一推,便是挡住叶无名的攻击。

随即,封天都的身影,便是出现在慕容华身前,像是一对门神一般,护卫着封罗宇。

“好呀!我道,是谁,敢对我这徒儿,下如此重手,原来,是你这个好师伯啊!真是我叶无名的好师兄啊!”

叶无名气势轰然暴涨起来,一道光柱冲天而起,破开黑夜,照射地天地一片闪亮。

“胆敢废我徒儿,慕容华,今天,我就废了你!”

叶无名气急,剑指一划。

光柱的遮掩下,一柄泛着冷光的长剑,若隐若现,带着风刃划破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