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39章 人生白驹过隙,岂能逃避

第239章 人生白驹过隙,岂能逃避

自己神秘的身世,机缘巧合之下,终于揭开了一角。对于无父无母的弈倾天来说,本来,这应该是天大的喜事的。

但是,他心中,却是没有多大的快乐。

那绚丽的紫色刀芒,闪耀天际,那半边绝世容颜上,滑落的晶莹泪珠,那大理石雕刻的无情面容,像是针扎一般,刺激着他的心灵。

南宫天沐在知道他的身世之后,曾经安慰他,说“虎毒不食子”。当时,他心中虽然回应道“人心比虎恶”。

但是,弈倾天未尝没有期待过,自己被抛弃在冰天雪地,也许只是自己父母的无奈之举。

哪怕是被敌人追杀,被迫放弃他这个累赘,或者是,被盗贼偷走又丢在了雪地,甚至是父母生下他之后,却是养不起他,只能抛弃他让他自生自灭。

这些可能,都能让他原谅他们。

可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的父亲,重来没有想过丢弃他,因为,对方想的是······斩杀他。

世间,到底有着多大的理由,多大的痛恨,会让一个人,对懵懵懂懂的一个婴儿下毒手?

会让他毫不留情地对枕边人,斩下那无情得一刀?

是有天大的苦衷?还是,根本就是丧心病狂?

弈倾天脑海中,念头像是纷乱的丝线一般,缠绕在一起,理不断剪还乱······

心中一股恨意却是慢慢升起,蚕食着他的心灵。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着什么样的理由,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做过的事,善也罢,恶也罢,总要为此承受后果的······”

脑海中敛去那一抹心寒的紫色,弈倾天深深呼了口气,拍散心中的憋闷之气。

目光一转,便是落在自己身旁,落在了神无情的身上。

当注意到神无情眉心处,微微亮起的一抹青芒,弈倾天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脸色有些凝重,甚至是有些难看起来了。

弈倾天冷哼一声,剑指一点眉心,瞬时,相思错浮现而出。

三色花朵,在花海中摇曳着,如百花之王一般,引得花海一阵波涛起伏。

黑色、紫色花朵微微沉寂着,光芒内敛,而青色的花朵,此刻、却是散发着温和的光华,一闪一闪之间,带动着神无情眉心的青芒印记,一阵波动。

“果真是你搞的鬼!”

弈倾天看着青色花朵,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有无奈,有不甘,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温和。

难道,世间真的有命运这回事吗?

还是,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

可是,巧合若是出现太多,那不也就是成了命运了吗?

想起自己当初在迷魂谷中的经历,弈倾天心中不由微微叹息一声。

在雪峰的那位前辈勾勒的幻境中,他看到的那三道画影,化作了三色的相思错,一直形影不离的伴随着他,像是他的影子一般。

可是,就算如此,他仍旧是不信命的,即便,推算出这丝命运痕迹的,是那位有着通天之能的前辈。

然而,他在现实中的遭遇,却是让他一步步,顺着原定的命运轨迹,走下去。

自从他发现,他对花弄影下不了杀手的时候,他心中,便是有些恐惧起来,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他杀不了花弄影,让他心中害怕的是,他心中不想杀。

所以,他一直企图避开花弄影。

他欺骗花弄影,说他在幻境中,什么人影也没看到。

只是因为,他不想和她纠缠下去,他怕自己深陷其中。

到那时,命运岂不就是得逞了?

他岂不就是在命运之前,屈服了?

事情的发展,却是好似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弈倾天脱离的脚步,搬回原有的轨道。

如今,就连神无情,都是被牵扯进来了,弈倾天岂能还无动于衷?

既然注定避不开,那就只能坦然接受了。

所谓的天命,若是真的不可改,那又有何妨?

逆天便是!

“命运虚无缥缈,眼前一点一滴,却是能够把握住的,今后,我不会再逃避,胜败不过弹指一笑间,人生,只要精彩就好······”

弈倾天眼神落在神无情玉容之上,入睡的脸庞上,柳眉微微蹙起,好似也在做着什么噩梦一般,面上却是仍旧是一片淡然。

短暂的相处,对于神无情,弈倾天的感觉,却是有些复杂。

他很喜欢和神无情在一起的感觉,什么都不用想,很安静很舒服。

却是不知道,他自己是对神无情五年的悉心照顾,从而感激,下意识的亲近她。

还是,他也和封罗宇一般,对她有着非分之想,贪恋着她绝世的容颜,贪恋着她淡然的风姿,贪恋着她的一切。

“不管如何,能够这般看着你安然沉睡,已经是上天给予我最大的恩赐了,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这一切的。”

“封罗宇不行,魔族不行,这个天下也不行!”

弈倾天眼中流露出坚定之色,看着满屋的花海,心念一动间,便是卷起无数的绚烂花雨。

“炼虚之术,给我化!”

弈倾天手中印诀掐起。

瞬时,花雨倾洒而下,螺旋卷着飞下,春雨润无声渗入神无情体内。

隐隐间,可以看见花雨风暴之中,一颗颗虚幻的丹药,在其中沉浮。

随着无数奇花异草,渗入神无情体内,一股强横的气息波动,从神无情体内渐渐荡漾开来。

好似感应到动静一般,神无情柳眉皱的更紧了,白皙的脸庞之上,却是泣出点点香汗。

“无情姐的修为,早先便是突破到真灵九重天了,如今,想要踏入皇者三境,必须要在规则感悟之上下手,我的感悟,虽然已经达到入道四境的巅峰,却是帮不了无情姐。”

“不过,太极玄心诀附带的三门玄术,奥妙非常,规则之力,不知达到何种地步,想要帮助无情姐更深层次的领悟,这却是可以的。”

“如今,我武道修为,已经踏入真罡之境,掌握的玄术有三门,一气化三清,八极封天,还有刚刚得到的炼虚之术。”

“一气化三清,修炼到高深的境界,能够化出实体,等于多了几条命,未来的路途不可测,能够多一条命总是好的······”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轻喝一声。

太极神图,从他眉心射出,化作一道流光,闪现在半空中,磨盘大小的太极神图,悬浮在神无情身体上方,滴溜溜转动着。

弈倾天神色微微一凝,手中印诀掐起,道道符文拍出,激·射到太极神图之上,荡起黑白二色的光芒。

随着弈倾天印诀的拍出,洗涤人心的钟鸣声,悠悠响起,一声一声的敲击而出。

太极神图上,更是荡漾出一连串的黑白字符,螺旋飞出,像是翩翩蝴蝶一般,渗入神无情的身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