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40章 齐聚神秀

第240章 齐聚神秀

奇异晦涩的波动传出,神无情的身体微微一震,吸收花海元气的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弈倾天面色一喜,知道神无情已然有所感悟,虽然可能只是感悟到皮毛之力,但是,足以让她突破到皇者三境了。

“一气化三清。”

心中低喝一声,弈倾天身影幻化,三道一模一样的人影,浮现而出。

其中一人掐诀,控制着太极神图上一气化三清心诀。

还有一人,手中印诀掐起,炼虚之术,将花海炼制成一枚枚虚幻的丹药,渗入神无情体内。

最后一人,和两人成三角之形,目光冷然盯视着大门的方向,防止意外出现的干扰。

三道人影,犹如独立个体一般,分工合作,竟然丝毫不受对方的干扰。

黑白符文,源源不断地渗入神无情体内,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茅屋中的花海,以着江水倒灌的速度,哗啦啦的涌进神无情体内,瞬息的时间,便是被消耗一空。

弈倾天体内炼虚之术,不断波动着,将外界天地元气,按照特定元素搭配,源源不断的转化为灵花异草,再炼制成虚幻的丹药,渗入神无情体内

青芒像是绿藻一般,遮掩住整个茅屋,弈倾天身处其中,却是能够感受到,荡漾在其中的规则之力越来越强。

在弈倾天看不到的所在,神无情的心脉之处,璀璨的青芒,比之绿宝石还要耀眼纯粹。

神无情的整个心脏,已然化作一团青色气团,缭绕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整个气团眼色深浅不一,青芒笼罩间,颜色较深的地方,隐隐间,可以看出一柄朴素自然的碧绿长剑浮现,每一次晃动,便是带动着神无情全身血气波动着。

好似,这一柄剑,便是神无情的心脏一般。

茅屋外,聚集的人,早已经不止叶无名三人。

在时间悄悄地流逝了,三天三夜之后。

慕容华等人,终于是耐不住性子,纷纷上了神秀峰。

就连三代,心中也是忐忑着,溜了上来,生怕弈倾天没得治了,叶无名一怒之下屠宗。

“不行!我等不下去了,已经过了三天三夜了,怎么可能,还没结束?!我不放心弈倾天这小子,我要进去看看!”

封罗宇捏着手掌,眼中暴躁之色翻腾着。

他心中爱恋之人,和他痛恨的男人,却是孤男寡女,待在小小茅屋中整整三天三夜,他怎能不急?

叶无名闭着的眸子,波澜不惊,淡淡的声音,却是传出。

“进去?谁敢。”

平淡的语气,没有抑扬顿挫,却是骇得封罗宇抬起的脚步一滞,再也落不下了。

封罗宇有些愤恨地看着叶无名,对方却是懒得看上他一眼,**裸的无视了

“叶师弟,你我都知道,经脉被废,想要治疗,岂是那般容易的,无情师妹想要治好弈倾天,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她毕生的本源之力,全部注入到弈倾天体内。”

“可是,这样一来,无情师妹就算不死,也要成为废人,你难道,就这般忍心吗?”

封天都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

叶无名平静的面色,终于波动了几分。

眼皮睁开,叶无名淡淡说道:“就算无情师妹为了救小天,成为废人,或者陨落,那也只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只会支持她,不会干预阻止。”

“叶无名!你就这般狠心!”

“这不是狠心,只是尊重。”

“哈哈!尊重?师兄妹之间多年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你那个来历不明的徒弟?!”

“······他们两人,对我一样重要,所以,发生在他两之间的事情,我不会干预。”

叶无名淡淡扫了封天都一样,语气淡然道:“若是有一日,无情为了救你这家娃娃,想要一命换一命,我自然肯定会干预。”

“好呀!好你个叶无名,你居然如此看不起罗宇,真是让我心寒啊!”

封天都气极反笑,怒眉一扬,大踏步。便是向着茅屋走去。

“我今天就要进去看看,我倒是看看,谁敢阻止我!”

“你找死,就不要怪人!”

叶无名脚步一闪,横切过去,挡住封天都的身影。

两人,一人急着向前冲去,攻击如刀锋剑雨,一人挡招密集的雨幕一般,不露丝毫缝隙。

身影闪烁间,两人便是过了几十招。

空中爆出砰砰的音爆声,带出一闪而逝的火花

叶无名被封天都牵制住,慕容华眼光一闪,身化流光闪出。

神无情会不会牺牲自己的本源之力,救治弈倾天,他心中,也是没有多少的把握的。

毕竟,神无情性子一向便是淡泊至极,修为什么的,在她眼中,怕是比起一条人命,要微薄的不足道哉吧!

“哎哎,慕容大掌教,这是要干嘛?人家两口子卿卿我我的,你这般闯进去,不太好吧!”

紫芒闪现,南宫天沐身影化出,挡住了慕容华。

原本他还以为弈倾天经脉碎裂,无法医治,可是,听到他们的交谈,那个神无情,分明就是能够医治。

虽然代价比较惨重,算是一命换一命,但是,神无情的命,关他何事?

只要弈倾天碎裂的经脉,能够重新续接起来,牺牲了一个神无情,算得了什么?

再说,这还是人家自己愿意的,那就更加没什么了。

这个关键时刻,他可不想,有人打扰了医治的过程。

“南宫少主,我尊重你,尊重南宫世家,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大放厥词、口无遮拦!”

神无情可是弈倾天的师叔!天地伦理纲常不可破,这个南宫天沐,嘴巴未免太没遮拦了!

若不是,看在他是南宫世家少主的份上,自己得罪不起,自己早就是将他碎尸万段了。

“哎呀,我怎么就口无遮拦了?慕容大掌教,您老该不会,还想赖着我家的倾天吧?”

“您老,可是已经将他逼出问剑宗了,哪里还有,什么师叔师伯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

南宫天沐嗤笑一声,挑眉看着慕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