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43章 放肆

第243章 放肆

竹门半隐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丝丝缕缕的花草香气,萦绕而出。

神无情淡然的话音,便是伴随着花草香,透过弈倾天,向着外界蔓延开来。

弈倾天提着的心,安然落下,全身散开的荒凉气息,消弭开来。

看样子,无情姐已经突破了,他也不用在担忧,她会被别人打扰到了。

“无情师妹,你没事吧!”

封天都目光微微一闪,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之前,闹出那般动静,神无情都是没有说话,封天都怎么都是感觉,有些奇怪,只是,一时间,他也察觉不出问题所在。

难道,无情师妹的修为,要突破到真灵九重天了?

可是,真灵境界的突破,也不会耽搁这么长时间啊?封天都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有些事情,少了一环,任你想破脑袋瓜子,那也是做无用功。如今,封天都便是如此。

“我能有什么事。”

茅屋中,神无情盘腿坐着,眸子中水波流转着,却是看向了满屋盛开的灵花异草,心中微微有些异样的感觉升腾起来。

“哼!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不放心弈倾天这小子,无情师叔到底有没有事,我要亲眼见一见。”

“弈倾天,你小子,给我让开!”

封罗宇眼中泛滥着浓浓的杀机,脚步一闪,便是准备破门而入。

“封天都,这就是,你从来不会错的儿子?”神无情眼波平静下来。

小天有什么让人不放心的?再说,自己有没有事,关这个叫做封罗宇的小辈什么事?要他亲眼瞧瞧?

封天都呵呵一笑,毫不在意道:“罗宇也只是关心你,师妹,你让他见上一面,又何妨?还是说,你现在受制于人、动弹不得?”

闻言,弈倾天眉头一挑,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这个封天都,看起来是个人畜无害的老好人,但是,心中却是黑得很,句句话语,都是挑动着封罗宇的怒火。

这家伙,真是封罗宇的亲生父亲吗?

怎么看,总感觉,对方好似在拿封罗宇,当做挡箭牌一般。

嗯?看来,以后还有多多防备这个家伙。

虽然没有和封天都打过多少交道,此刻,弈倾天心中,却是无端的对封天都,生出一丝戒备之心。

封罗宇被父亲话语一激,心中暴躁之气上涌,单掌一翻,便是准备推开弈倾天的身子,闯进屋内。

“放肆!”

屋内,神无情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不满之色。

屈指一弹,一道流光,倏忽一下,便是笔直射出,轰击在封罗宇的掌心之上。

连带着封罗宇瞬间退开几十步,直直退到篱笆之外,方才停下了身子。

“封天都,我给你面子,只是因为你是三代的师侄,这不代表,顶着师兄名头的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的地方,岂是你们想进来,就能进来的?”

被神无情一招轰出,封罗宇虽然没有受伤,但是,面色,却是涨红地像是猴子屁股一般。

几日前,他的修为,突破到真灵之境后,他还以为,自己能够和神无情拉近距离了,这也是,他胆敢私自硬闯的原因。

他相信以他的实力,再加上,神无情这人一向心慈,他估摸着,自己要在神无情手下撑上个五六招,还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已然戒备万分,功力提升到极点了,却还是,被神无情轻描淡写的一掌逼退。

想起,他自己之前的念头,这叫他情何以堪啊?

眼中羞愤之色闪过,封罗宇气急败坏道:“你的地方,不是别人想进就可以进的?那弈倾天这个废物呐?他可以进去,比他强一千倍、一万倍的我,怎么就不能进去?”

“呵。你封罗宇是谁?小天是谁?三代又是谁?这世上,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处的位置,自然也是不同的。”

“封罗宇,我之前救过你一命,我两也算是有缘,我告诫你一番,你若是再这般,找不准自己的位置,到头来,你只会被自己毁了。”

神无情淡淡的话音,传出之后,一切便是归于寂灭无声。

显然,神无情已然懒得再开口。

封天都几人,也是知道神无情喜静,能够开口,和他们说这么多话,已然是看在三代在场的面子上。

眼下这般沉默,显然,已经在无声的下逐客令了。

微微一拱手,封天都笑着恭喜道:“在这里,师兄先要恭喜,无情师妹修为再度突破,步入真灵九重天,想来,他日,师妹踏入皇者三境,那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方才,神无情隔空随意一招,便是将全盛时期的封罗宇逼退,而且,还能毫发不损封罗宇。

这种实力,可不像,是真灵八重天可以做到的。

难怪,无情师妹避开众人这么久,想来,应该是在准备修为的突破。

封天都自认为,自己了然了事情的全过程。

话说出口之后,本以为,神无情还能客气一番,和他说上几句,却是没想到,屋内仍旧是一片静悄悄的。

面上现出一丝尴尬之色,封天都笑着说道:“如今,既然确定无情师妹无事,那师兄就不打扰师妹了,只是,在医治弈倾天师侄的这件事上,还希望,无情师妹不要因小失大,辜负了问剑宗的栽培之恩。”

“毕竟,如今问剑宗可是危若累卵,一个真灵九重天的高手,和一个先天九重天的弱者,孰轻孰重,师妹心中,应当自有分寸才是。”

说完话,封天都有些抱歉地看着弈倾天,笑道:“弈倾天师侄,这可不是师伯在针对你,这一切,可是从大局着想啊,你要是想要什么补偿,师伯一定尽全力满足你。”

又是什么狗屁大局!补偿?小爷要是想要你自废经脉,行吗?尽全力?全力的标准是多少,还不是你丫的说了算!

弈倾天嗤笑一声,头一摆,懒得搭理对方。

封天都目光闪了闪,笑着说道:“弈倾天师侄,你心中可能有些不满,但是,要知道,你这一身所有,皆是问剑宗所赐,所以,有时候为了问剑宗,牺牲一些,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你应当懂得。”

弈倾天定睛看了看封天都,淡淡道:“师父的养育之恩,我可是一直没忘,想必,无情姐也一样,对三代感激的很。”

至于问剑宗,那算个什么东西。

弈倾天自认,自己为问剑宗付出的,不知道比起他从问剑宗获取的,要多上多少倍。

他不欠问剑宗的!欠的只是师父叶无名的!

也不知道,对方是没有听出,弈倾天话中言外之意,还是,对方装作不知道。

封天都笑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随即,脚步一转,便是带着嫉恨的封罗宇,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