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44章 谁的选择

第244章 谁的选择

场中,一时间只剩下弈倾天师徒两,再加上慕容华师徒两,以及南宫天沐和冷孤寒。

慕容华耳朵微微动了动,随即,面色有些难看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三代传音说了什么。

“冷孤寒,你带南宫少主,下山转一转,我和师父他们,有些事情要商量。”

慕容华面色有些发黑,冷着脸对冷孤寒说道。

冷孤寒眉头一挑,若有所思地看了弈倾天一眼,随即,便是拖着有些不情愿的南宫天沐离开。

显然,是三代逼着慕容华要道歉之类的,慕容华抹不开面子,这才支开自己这些小辈。

掌教大人丢面子的时候,自己这些小鱼小虾的,还是不要贪图一时的看好戏,反而坏了自己的性命。

冷孤寒两人离开后,场面瞬时有些沉静的可怕。

弈倾天嘴角微微一扯,有些不屑,随即,便是靠着竹门坐下,继续恢复着体内元气。

这个慕容华,针对他不说,还无端废了他的经脉。

如今被三代逼着道歉,居然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当谁稀罕吗?

要不是弈倾天暂时还打不过他,弈倾天非得也要碎了他的经脉,再整出什么为了大局着想之类的狗屁理由,看看能不能气死他

三代像是害了病一般,接连咳嗽了几声,不断对着慕容华打眼色。

这个小屁孩,真是倔脾气,没看到,如今问剑宗几大峰座中,已经有着两方,站在弈倾天身后了吗?

道个歉、认个错,会死吗?

再说,这件事,本来你丫的就做的不地道,居然还摆着这幅脸色,给谁看呐?

受不了三代的催促,慕容华寒着脸,一副别人欠了他多少钱没还的样子。

“弈倾天,这次的事情,是我考虑有些不周到,让你受了些委屈。”

说着话,慕容华掌心一动,一枚青色玉牌浮现而出,看也不看,甩手扔给弈倾天。

“为了补偿你,这枚象征真传弟子身份的玉牌,就交给你了,日后,你在问剑宗就能享受真传弟子的待遇,虽然,你的修为······还没有达到真罡之境。”

嘿嘿,不是没有达到真罡之境,是你一辈子,也只能是个废物!

以后,就连后天武者,都能将你压得死死的,真传弟子?切,有个屁用!

“但是,我也要警告你,这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日后,你不可在鼓动外人,扰乱我问剑宗的秩序,或者企图暗害我问剑宗代理掌教。”

“一旦被我发现,你有这方面的心思,我绝对严惩不贷,听明白了没有!”

话音一转,慕容华冷声喝到,一股腾腾杀气冒出。

一番话说下来,三代面色发黑,摆头不看慕容华,懒得再搭理这个脑袋一团浆糊的徒弟。

这小子,你以为弈倾天这娃娃,真的被你废了?永无翻身之地了?

要真是这样,弈倾天这小子,能这么淡定吗?猪脑子也不好好想想!

亏得老夫,还想摆出自己这张老脸,调解一下你和他之间的矛盾

现在好了,你丫的现在算是得罪死他了,真是死不悔改的东西!

一旁,叶无名嗤笑一声,他还没找慕容华算账,慕容华倒是倒打一耙,先给弈倾天定下罪名了,真是可笑!

他可是一直在等着神无情的答复,若是弈倾天能够治好,他自然懒得再闹事。

若是经脉治不好,就算他废不了慕容华,也要废了他女婿!一报还一报!

“啧啧!真传弟子?真是让人好生羡慕的身份地位!”可是我会稀罕吗?

不说小爷的修为,已经达到真罡之境了,实打实的步入真传弟子的行列了。

就说我的师父,乃是四峰座之一的叶无名,这个身份,比起核心弟子,都是高上一筹。

真传弟子?算个毛线?

弈倾天掌心微动,一股元气化出,将地上的玉牌,摄入手中。

见此,三代面皮一跳,这小子,果真还有着修为,而且,好像还有所突破。

这就是经脉被废的后果吗?还真是因祸得福啊!

慕容华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却是舒展开来。

这小子底子倒是不错,经脉被废,还能驱使体内逸散的元气。

不过,这也只不过是无根之水,总有尽头的时候。

弈倾天,你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仅此而已!

就算你获得了这个真传弟子的身份,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没有与地位相匹配的实力,到头来,也只会站得越高,摔得越狠而已。

慕容华心中冷笑,还想说上几句场面话。

一声清脆的咔嚓崩裂声,便是毫无征兆地响起

将慕容华刚出口的话,硬生生的逼进喉咙里去了。

“慕容大掌教,我看,您还是有些没弄清楚状况,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不再是问剑宗弟子,只是紫云峰的人而已,所以,你所谓的补偿,真的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

补偿?你慕容华,还是不了解我弈倾天啊,我从头到尾,想要的,只是不辜负而已,只是简单的不负我。

可是,你却是注定做不到了。

就连所谓的道歉,都能将莫须有的罪名,往自己头上栽赃,我还能信任你吗?

还会再给你,背后捅刀子的机会吗?

玉牌碎裂开来,点点碎末化作青色的光辉,飘飘扬扬散落一地。

温和的光芒,在慕容华眼中,却是显得一片刺目。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这就是你的选择!”

知道弈倾天已然铁了心拒绝自己的好意,慕容华心中怒气上涌。

这个弈倾天,实在是太猖狂了,一个废物,居然还敢在他面前摆架子。

他也不想想,他一个废物,能够享受真传弟子的待遇,那是何等的三生有幸!

弈倾天淡淡笑了笑,“慕容掌教,你这话可是说错了,这不是我的选择,而是你的选择!”

在你因为过不了自己的心魔,选择斩杀我的时候,我的选择,便是已经被你定下来。

这一切,都是你的因果!

“好啊!真是好得很啊!我的选择?希望,你不要后悔!”

慕容华面上现出恼怒之色,一摆衣袖,身影一闪,便是消失在神秀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