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45章 有心

第245章 有心

“小子,慕容话能说到这个地步,你还这样不留情面的拒绝他,好吗?”

慕容华好歹和叶无名是师兄弟,作为叶无名的弟子,弈倾天这个晚辈,这般不给面子,怕是慕容华心中这口气,怎么也是忍不下啊。

一想到自己,日后可能还要为他们操心,三代心中苦水,便是不由泛滥起来。

“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他对我一直没有好感,我若是答应了他,继续留在他眼皮子底下,说不得,哪天死了,都是不明不白的!”

慕容华的心思都是直接摆在阳光下,谁看不清楚?这家伙死脑筋,认定了弈倾天是魔族的走狗,谁能扭转他的想法?

就算被三代逼着向弈倾天低头,他都是一副高姿态,一副站在正义一方的理直气壮的样子。

日后,他不会对弈倾天出手,谁信?

弈倾天可不会这般犯贱,主动把自己的头颅,放在敌人的铡刀之下,他的脖子,可没有慕容华的铡刀硬呐!

他可还没活够,找死的行为,还是免了吧!

“可是,你明着和他闹翻了,日后他要是出手对付你,可就不会再有所保留,可能连我都是不会顾及了,明枪暗箭,防不胜防啊。”

三代可是知道慕容华的心结所在,再加上,封罗宇即将成为慕容华的女婿,弈倾天这颗眼中钉肉中刺,定然会让他们迫不及待的除去。

虽然,他们到现在还认为,弈倾天的修为,已经被废了,但是,他们心中肯定也是不能确定,神无情到底会不会医治弈倾天。

为了以防万一,弈倾天这个威胁,还是灭杀在摇篮之中为好。

弈倾天日后遇到的麻烦,可是着实不小啊!

听闻三代的担忧,弈倾天却是嗤笑一声,“他们想要对付我,尽管来,便是,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慕容大掌教,是不是真的这般自信,被魔族压逼着闯不过气来的同时,还能抽出时间,来对付我。”

说道魔族,三代目光微微一闪,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叶无名眉头一挑,看了三代一眼,随即目光一转,便是看向弈倾天。

淡淡道:“你的伤势,是不是好的差不多了。”

若是经脉被废,没有被医治好,这小子,想来也不会这般平静。

虽然,十五年的绝脉生涯,已经让他被人鄙视、唾弃够了。

但是,绝望之后,好不容易获取一次,能够步入武道之途的机会,若是再被人狠心斩断了。

任谁的心理素质再强,怕是情绪也会有所波动吧!

“嗯,师父,无情姐已经将我伤势修复了。”

虽然,中途应该出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差错,但是,说到底,还是神无情那种特殊元气,修复了自己体内碎裂的经脉的。

至于封天都的人所说,神无情想要医治他,就必须牺牲神无情自己的本源之力,这种情况,却是没有发生。

也不知道,是封天都等人,小瞧了神无情的本领,还是,弈倾天他自己身上除了问题。

这点,弈倾天却也是不知道的了。

“好,既然你伤势已经好了,就随我回紫云峰吧,这样一来,也好有个照应,慕容华,就算想要对付你,他也不敢上我的紫云峰的!”

无情师妹,居然能够不废本源之力,就能医治好小天体内的碎脉,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叶无名心中微微有些疑惑。

想来,这应该是神无情的私人秘密,既然对方没说,叶无名自然也是不好意思问的。

随师父回紫云峰?

弈倾天心中微微有些迟疑,让他像是被老母鸡护着的小鸡一般,躲在师父的庇护之下,弈倾天心中,还是有些抵触的。

除了这个原因外,他心中隐隐间有些空落落的感觉,好像丢失了一些重要的东西一般。

潜意识让他不想回紫云峰,或者说,不想离开神秀峰。

弈倾天迟疑的刹那,神无情的话音,像是及时雨一般传出,让弈倾天心中微微一喜。

“叶师兄,小天的伤势,虽然治好了,但是他体内的魔血,还有所残留,暂时就让他留在我这里吧。”

叶无名面色一凝,道:“魔血?的确是个难缠的问题,若是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慕容华怕是会一直纠缠下去,既然如此,我就把小天交给师妹了。”

“师兄放心,便是。”

“小天,你无情师叔这里,比起师父的紫云峰,还要来的安全,你在这里,只要不下神秀峰,没人能够伤害到你,你就放心待在这里,疗伤驱除魔血吧。”

“其他的事情,自有那些大个子顶着,你就不要操心了,省得吃力不讨好!”

叶无名看向弈倾天,叮嘱道。

弈倾天知道,叶无名是让他不要再插手魔族之事,嘴中答应着,心中却是有些苦笑起来。

他倒是不想和魔族打交道,但是,如今他已经被彻底卷进去了,佛门衍术和无根之花,可都是开启那个封印,必须的两件事物。

关键的是,这两样东西,恰好落在弈倾天一人身上,他能避开吗?

再说,问剑宗大难临头,师父你、无情姐以及三代他们,会树倒猢狲散,各奔东西吗?不能!不会!

既然如此,他也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大劫来临之前,多做一些准备。

也许到最后,这点滴的准备,就能起到蚍蜉撼动巨树的效果,谁知道呐?

见弈倾天乖巧的答应下来了,叶无名满意地点点头,向三代告了声退,便是下山了。

弈倾天注视着叶无名远去的背影,一种压抑孤单的情绪,却是无端的浮现在弈倾天的心头。

师父癫狂发疯的背后,看来,也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啊。

也许,该找个机会,将师父的情魂,还给他了······弈倾天心念注视着相思错中浮现而出的光影,心中暗暗说道。

眸子微不可查的瞥了屋内一眼,弈倾天剑眉一扬,“无情姐,我有些问题要请教前辈,暂时和前辈离开一会,你就安心恢复功体吧。”

说着话,弈倾天对着三代打了一个眼色,脚步一闪,便是离开,顺手闭合了竹门。

阳光砸在竹门上,温暖的光华之中,弈倾天的影子却是渐渐滑下,落入泥土中。

“瞒着我吗?你倒是有心了。”

“只是,有些事情,可能真的是命中注定了的,逃不了,避不开。”

希望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你不会太伤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