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49章 成败一花

第249章 成败一花

“功成身退,深藏身与名吗?你倒是看得透彻,这样子,我倒是,也可以放心了。”

三代目光闪过一缕讶异,看着弈倾天,面上的赞赏之色,却是毫不掩饰。

“只是一种自我保护而已。”弈倾天摇摇头。世间事,谁能真正看得透彻?

“韬光养晦也罢,收敛锋芒也罢,懂得适时的将自己隐藏在阳光底下,总是好的。”

三代眼睛定定地看着弈倾天,深深道:“我知道,你小子身上秘密多着呐,现在仔细一想,无情修为屡次诡异的突破,应该都是和你有关系,这是你的秘密,老夫也就不追究过问了。”

“但是,有一点,你要切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人心的贪婪,就像是万丈深渊一般,深不可测。不可不防!”

这小子当初决战照天翼的时候,化出的那种分身之术,可是一直烙印在三代脑海中。

至今想来,三代都是有些惊叹不已。

要不是他和弈倾天之间的关系,牵连着神无情、叶无名等人,再加上,他也比较欣赏弈倾天,说不得,他就已经动手抢夺了。

就连他都有着这种心思,那些,和弈倾天萍水相逢都是说不上的人,心中万般思绪,谁能猜的了?

“我知道。”弈倾天眼皮一抬,看了三代一眼,便是再度垂下眼帘。

世上,能够让我无防备敞开怀中玉璧的人,可是不多······

三代嗯了一声,随即却是突然奇怪地笑了笑,摇摇头,便是出了神秀峰。

三代走后,屋内,却是猛然有些沉寂下来。

弈倾天脑袋有些混混沌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良久。

“你有心事?”

神无情淡淡话音中,带着一丝温和,静静响起。

“啊?没、没,只是伤势刚好,有些不舒服而已。”

弈倾天心中一惊,徘徊不去的不安感觉,倒是一时间被驱散了不少。

“嗯,伤势既然还没好,那就该多休息休息。”

神无情顿了顿话音,眸子中光泽微微闪耀着,犹如盛开的花朵一般,璀璨至极。

定定地看了弈倾天一眼,神无情突然说道:“迷魂谷的传说,我也有听闻过。”

传说?是那位前辈的故事?还是······画影的故事?

弈倾天心中念头一闪,面上微微发愣起来。

“你身体里的那株青色花朵,我已经见过了,你如何得来的?迷魂谷?”神无情接着说道。

那株青色花朵,和她的本源气息,极其相近,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同出一脉,她也很想知道,弈倾天是从而得来那株花朵的。

寻找身世,是本性使然。

在神无情话音未落的时候,弈倾天的心脏,便是骤然一停,呼吸都是停止了,随即,心脏却是如同鼙鼓动地一般,轰然的跳动起来。

相思错,从何而来?怎么说?

难道,我能说,这是在迷魂谷幻境之中,我看到了你的画影,最终,你的画影,化出这朵青色奇花吗?

我说出后,你还能这般对我吗?

心中复杂感觉荡漾开来,弈倾天努力压制着体内的慌乱感觉。

语调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缓缓道:“嗯,迷魂谷中不是有许多迷神草吗?我得了迷魂谷中的传承,炼化了整座迷魂谷的迷神草,这青色花朵,便是由此而来。”

说着,好像怕神无情不相信一般,弈倾天心念一动,相思错便是从他眉心之中渗透而出。

这一次,出现的却是三色相思错。

“无情姐,你看,这相思错,花开三朵,每一朵,都是被我特意炼化出不同的效果。”

“这青色花朵,便是有着一定的疗伤补魂之效,是我按照无情姐体内元气的属性炼制的,所以,无情姐可能会感觉到上面有一丝的熟悉气息。”

这相思错花开三朵,属性哪里是他能够控制的,更加不是他能炼制的。

只是,眼下只能这般说,才能蒙混过去。

弈倾天却是不知道,他的解释,刻意牵强的痕迹,多么浓重。

而且,有必要解释这么多吗?不仅连相思错的来历,说的明明白白的,居然,还将相思错的功效,也说了出来。

我想要的答案,只是它的来历,看看这花和我的身世,有没有关系而已,如今看来,却是我痴心妄想了。

小天进去过迷魂谷,这就是他的······画影成花吗?

神无情心中念头像是湖水一般,被微风吹皱,一波波细纹散开。

淡淡“嗯”了一声,神无情便是默默的不再说话了。

弈倾天抹了抹额头上泣出的细密冷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

两人就是这般静静的坐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神无情有些淡淡的话音,却是再度响起,带着一丝不可捉摸的味道。

“小天,你今年十六岁了吧?”

弈倾天一直精神紧绷着,闻言,连忙点头。

神无情“哦”了一声,淡淡笑道:“说起来,你五岁之前的那段日子,我还抱过你,如今,时光眨眼流逝,你都长得比我高了,我也再抱不了你了。”

“岁月,还真的是不可抗拒的力量啊。”

听着神无情的回忆,弈倾天心中微微有些发寒,一片冰冷!

这是在提醒他弈倾天,他们之间有着不可抵挡的岁月差距吗?

“你的生日,还没过吧?”

神无情的话音响起,弈倾天捏了捏手掌,骨节有些泛白,“还没呐,而且,我的生辰,我也一直不知道。”

“哦,这倒是,不如,就今天,我陪你过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生日吧。”

闻言,弈倾天霍然抬头,迎上的却是神无情淡淡的目光,泛着温和的光泽。

弈倾天心中诡异的泛起不安慌乱的情绪,张张嘴,想要拒绝。

神无情却是抢先一步说话了,“给你过生日,总该有生日礼物才是,我也没有提前准备,你自己说吧,想要什么,无情姐一定替你办到。”

弈倾天张嘴想要说话,却是愣是一字也是吐不出来。

最后,压着心中荡漾的情绪,缓缓说道:“什么都能办到吗?那么,这个什么都能办到的愿望,我就先保留着,以后、以后再让无情姐帮忙实现,可以吗?”

神无情一愣,随即突然有些俏皮地说道:“当然可以,只是,时间不要拖得太长哦,不然,无情姐可是会怕自己忘了,那时候,我可是就要耍无赖失约了。”

弈倾天勉强一笑,总觉得,神无情话中有话,意味深长。

他心中,也是有些不安的情绪,在晃荡着,只是,一直被压制着而已。

“为了能够让无情姐,一直记得这个约定,今天,我也送无情姐一件礼物,当做迟到或者早到的生日礼物吧!”

他却是不知道,这二十六年以来,神无情一次生日都是没有过,何来迟到或早到?

心中思绪泛着,弈倾天掌心微动,两色光芒交错间,一支玲珑剔透的玉簪,浮现而出。

冰火两极之气微微逸散开来,温暖中,心灵却是无声无息的清静下来。

“这是我意外得到的,想着,也只有送给无情姐,所以便是一直为你留着。”

若我说,这是自己特意凝聚无根之花化成的,本来就是为你精心准备的,你还会收吗?

留给你,关键时刻也能帮到你,也算是报答你的再造之恩,仅此而已了。

弈倾天手掌摊开,玉簪泛着温和的光芒,映射着美丽光华,投射到神无情眼中,却是让得神无情面色一愣,有些恍惚起来。

梦境中的花海,像是梦魇一般,再度涌来,神无情看着眼前,自己熟悉中带着陌生的玉簪,呼吸却是瞬间停滞了那么一瞬。

“这是无根之花凝聚的吧!”神无情语气有些缥缈,却是带着肯定话音响起。

她看到过,这支玉簪碎裂,化作漫天花海的场景,怎么会不知道玉簪的材质?

弈倾天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什么了,手掌微微一缩,下意识地便是握住掌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抓住什么。

“送出手的东西,怎么可以再拿回去呐。”

神无情握住弈倾天有些冰冷的手掌,不让他握住,“给我戴上吧。”

弈倾天定了定心神,看着已然转过身去的神无情,手掌却是微微发颤起来。

不就是一支玉簪吗?本来就是送给无情姐的,我怎么这般小气?

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排开心中莫名的情绪,弈倾天指尖拂过如瀑青丝,小心翼翼地取下神无情束发的竹钗,又重新用玉簪将发丝束起。

“好了吗?”

“嗯。”弈倾天应了一声。

“怎么样?”

弈倾天看着神无情的背影,眼中场景,却是渐渐恍惚变化起来,一片绚烂的花海,在眼前无端浮现而出。

花海中,青衫女子静静席地坐着,回眸淡淡一笑,却是倾倒了众生。

如瀑青丝上,唯一的玉簪,在阳光照耀下,荡漾开层层晕红,温馨至极,看在弈倾天眼中,却是显得犹如血色一般,刺目至极。

离开神秀峰之前,弈倾天目光紧紧抓住孤单立着的茅屋,眼中一抹坚定之色,像是初阳升起一般,光辉照耀整个人。

“我能握住的东西,不多,谁也不能夺走!”

手掌握紧,握住了掌心中那一团化不开的黑暗,弈倾天心中静静的自己说道。

吱呀一声,竹门开启,神无情静静看着弈倾天远去的方向。

良久,才微微叹息一声。

“说来,我和花还真是有缘,师父救我时,便是在花草丛中,上了神秀峰,又是与生俱来的爱上了花花草草,如今,梦中都是见到那片花海,小天又是送我这无根之花凝聚的玉簪。”

而且,我可是听说了,那位魔族少主,那位和小天同时陷入迷魂谷的女子,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花弄影······

难道,我这一生,果真是,成也是它,败也是它······

眼神略带迷茫的注视着虚空,神无情俏立的身影,显得孤单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