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0章 平静下的暗影

第250章 平静下的暗影

时光流转,暗影浮动。

弈倾天这些日子,除了在神秀峰上修炼,其他时间,便是独自一人,在问剑宗四处游荡。

他的衍道修为,早就是已经达到真罡后期了,加上精神力特殊的死寂之力,倒是没一人能够发现他的踪迹,像是无处不在的影子一般。

修为突破真罡之境,弈倾天新得到的玄术,乃是炼虚之术。

可以分析一切接触到的事物的元素组成,然后,摄取天地之间游离的元素,按照特定的比例组合,化出所接触事物的能量体,功能效果与真实物体完全相同。

这种霸道的分析摄取能力,可谓是夺天地之造化,很是契合太极玄心诀的总纲要领。

虽然,炼虚之术号称可以炼化世间一切存在,但是,这种能力,也是直接和弈倾天自身的精神力强度挂钩。

如今,弈倾天的精神力,足以支持他,分析一切处在真灵之境级别的灵花、异草、神兵、丹药。

他体内的魔血,被诡异的力量,压制住,趁着对方虚弱的时期,弈倾天早就是用炼虚之术,将其炼化了。

不过,炼化之后,弈倾天心中小心思泛起,却是没有告诉神无情,仍旧是化出魔血弥漫在体内,瞒着对方。

魔血一日不除,他岂不就能,多在神秀峰上,待上一天吗?

“魔血被炼化了,倒是不用再担心,自己被夜影随时能够感应追踪到。”

说不得,对方还以为能够借助血源,影响控制他,等着奴役他呐!

“我倒是要看看,下次再遇,到底鹿死谁手。”

弈倾天感受着体内魔血流动,一股并存的力量潜伏着,让弈倾天心中微微惊讶。

有着炼虚之术分析,弈倾天倒是发现了,那股力量,和南宫天沐爆发的时候,展现的那种炽热的毁灭之力,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的气息。( 小说

不过,又是不尽相同,有着一丝本质上的差别。

这点,让弈倾天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迟疑了,不知道,他自己到底和南宫世家,到底有没有关系。

“也不知道,南宫大哥有没有找到他的那位小弟。”

这些日子以来,弈倾天不能明目张胆地出现在问剑宗区域内。

南宫天沐,倒是随着冷孤寒,整日在问剑宗四处晃荡,一个接着一个的去认识,和弈倾天有所接触的同门。

本来可以有更加方便的法子,只要让慕容华召集问剑宗弟子,筛选出十六岁的弟子,集中起来查探,自然是更加方便。

只是,一来,南宫天沐有些看慕容华不顺眼,自然不想麻烦对方。

二来,这样的举动,未免太过奇怪,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一些,到时候,大家自然就能猜出南宫天沐之前所说的“弈倾天,便是舍弟”这句话是假的。

所以,综合考虑,南宫天沐只能选择这个笨法子,几乎找遍了整个问剑宗了,效果却是不大。

夜晚时分,南宫天沐飞上神秀峰,看着席地坐在茅屋外的弈倾天,微微苦笑起来。

“怎么?今天又是一无所获?”弈倾天眼皮一抬。

“我本来心中还是信心满满的抱着希望,找了半个月了,却是这般结果,问剑宗你认识的人,我已经找遍了,没有一人是的。”

南宫天沐有些懒散地半躺在地上。

弈倾天安慰道:“问剑宗没有,说不得是在其他几大宗门。”

南宫天沐摇摇头,有些奇异地说道:“不可能,自从我来到问剑宗之后,直觉便是告诉我,我要找的人,肯定是在问剑宗。”

“这些日子以来,我体内的血脉,时不时的震动,感应也是越来越强,我和小弟,肯定是越来越近了。”

“只是,我想,小弟定然也是感应到我来了,所以才故意躲着我的······”

弈倾天眉头一皱,“那你打算怎么办?继续找下去?”

“不了,既然他躲着我,想来,他心中对父亲大人的作为,还不能释怀,强扭的瓜不甜,勉强带他回去,也只是凭空在兄弟俩之间埋下心结。”

父亲大人,您老到底是怎么想的呐?当年那般无冷漠地对待小弟,小弟失踪后,您却是又不阻止我们寻找他。

难道,他在你眼里,真的只是一个可有可无之人吗?

“倾天,问剑宗是在劫难逃,要不,你还是随我回南宫世家吧,总好过,待在这里,被人明处暗处的下绊子来的舒服。”

南宫天沐收起心中的感叹,看着弈倾天说道。

来一趟西剑域,他的收获,算是不错的了。

至少,小弟的下落,算是有了线索了,还认识了几位朋友,他是真心诚意地想要弈倾天随他回南宫世间。

弈倾天笑了笑,没有说话,随你离去,继续无根漂泊、浮游天地吗?

知道弈倾天算是无声的拒绝了,南宫天沐微微叹息一声,接着说道:“其实,说到底,雪峰和鬼宫两大势力,想要的,只是那几样东西而已,而不是灭绝问剑宗。”

“必要的时刻,放弃问剑宗这片基业,雪峰身为正道势力一方领袖,不敢做的太绝,你们的安全,倒是无虞的,怕只怕······魔族会耍花样。”

弈倾天眉头微微皱起,问道:“南宫大哥,你出身南宫世家,情报来源必然比我广,你知道,魔族针对问剑宗的目的所在吗?”

他现在唯一要考虑的,便是魔族的企图,至于那个封印破不破解,他心中却是有些无所谓的。

“魔族目的?这点,怕是雪峰的峰主,也不知道吧!总之,魔族所图必大!”

与魔族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也不知,道西剑域的这些正道人士,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了,倾天,这个魔族少主,是怎么一回事啊?天魔一族被镇压之后,魔族便是分崩离析,各自为阵,势力散乱的很,我可是没听说过,魔族,还有什么少主的存在。”

南宫天沐心中有些奇异,魔族少主这个名头,可不是那般简单的。

他们南宫世家所处的南世家地界,也是有着魔族活动的痕迹。

他自然知道,就算是魔族一方统领的独子,对外的尊称,也只是少族长而已,而不是少······主。

西剑域这片地界,却是出了一个魔族少主,这点,透着一丝诡异啊!

弈倾天一挑眉,道:“她的出现,好像是在三年之前,听说,乃是暗夜君王的独女,一直被暗夜君王雪藏着。”

“现身的这三年里,整合接手了,暗夜君王手下的一切的魔族事务,现在,乃是魔族一方势力的无冕之王。”

和花弄影打过几次交道之后,弈倾天对花弄影自然是戒备至极,暗地里搜查了对方不少资料。

对付魔族的时候,相思错更是吞噬了不少魔族的灵魂,这才让弈倾天对花弄影的了解,加深了不少。

了解了一切之后,弈倾天却是为花弄影的地位和手段,而感到微微的吃惊。

能够受到暗夜君王这般的宠爱,更是能够三年整合庞大的魔族一方势力,花弄影,怎能不让人惊讶万分!

“哦?三年前出现的吗?”那可不就是小弟失踪的那年吗?该不会······这魔族少主就是小弟吧!

不会!不会!我也真是晕头了!这位少主乃是女儿身,怎么会是小弟呐!

唉!一点的巧合,居然也能让我这般胡思乱想,看来,这段时间,我也真是累坏了。

南宫天沐放倒自己半躺的身子,眼睛一闭,昏昏沉沉地便是睡了过去。

弈倾天看了对方一眼,自言自语道:“今晚,你也应该行动了吧!我的······月清影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