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3章 瓮中捉鳖

第253章 瓮中捉鳖

花弄影如此肯定的态度,显然让月清影微微诧异起来。

随之,清冷中,带着一丝奇异的音调,婉转地响起。

回荡在弈倾天耳中,很是意味深长。

“哦。你就这么肯定,弈倾天不是南宫世家的小少主?难道,你知道,南宫世家小少主的下落,还是说,你知道······弈倾天的身世来历?”

婉转的声音,将弈倾天一颗心,狠狠地勾起,弈倾天竖起耳朵,凝神以待着花弄影的回答。

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古怪的感觉,难道,花弄影当真知道他的来历?不然,她何以如此肯定?

嗡嗡地哼了一声,花弄影语调一提,有些怪里怪气地说道:“我又不是他什么人,哪里知道他是什么鬼来历

。”

语气很是怪异,有着一丝埋怨,夹杂着一丝戒备。

戒备的,自然是月清影,不想,让对方知道,弈倾天的真实身份吗?

埋怨的,自然是弈倾天,是恨他不知道,自己暗地里为他做了这么多吗?

弈倾天微微皱眉,火气映照着他惨白的面孔,泛起一丝不健康的血色一般,一双泛白的眸子,却是白的毫无杂质,整个人,显得很是有些阴晴不定。

月清影好似也是知道了,花弄影不想继续进行这个话题。

语调一转,便是说道:“地坟之心,被弈倾天斩落一大半,六翼蝠王的实力,定然受到极大的限制,对于未来而言,却是无端的产生了一丝变数,你看,我要不要再调集一些手下来?”

“六翼蝠王那个老家伙,最近一直在修复损伤,如今,修为已经恢复到真灵巅峰了,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到人皇之境,怕是希望不大了。”

夜影的声音在一旁补充道。

“哼,管好你的手下,你怎么经营魔蝠一族,我不管,四大宗门的修者,也随便你们吞噬,但是,你们若是敢对凡人下手,别怪我不留情面。”

“我能将你举到云端,也能将你碾落尘埃。”

花弄影显然知道,六翼蝠王修为能够这般快速的恢复,定然是吞噬了许多精血。

成为对方粮食的,有没有凡人存在,谁知道呐?

警告了夜影一番,花弄影的声音,再度响起,说话的对象,却是转到了月清影身上

“斑斓毒王,三臂尸王,暗夜君王,再加上夜影,这样的阵容,对付问剑宗,已经足以,再说,死亡之月即将降临,你的功体自然就会得到解封,到那时候,谁能阻挡我们?”

“怕就怕,这里的封印,解开之后,雪峰和鬼宫,会过河拆桥、倒打一耙,到那时,我们被三大主宰势力围攻,那可就······”

“我本来就没有和他们纠缠下去的打算,就算他们不倒打一耙,我也要上楼抽梯。”

“嗯?弈倾天被废,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为了他,和两大主宰势力闹翻,值得吗?”

“值不值得,日后,你自然会知晓。他体内碎裂的经脉,待我脱困,自会为他续接,至于识海的伤势,夺取了枯木的古佛心,还怕治不了一个精神力的伤势吗?经过我的改造之后,弈倾天的天赋只会更胜从前。”

“付出这般巨大的培养代价,看来,你是选定他了,只是,你的这份好心,他可是不一定会领情的,毕竟,被欺骗、被利用,可不是什么好感觉。”

“······为了天魔一族,我别无选择。今日过后,我便会传讯问剑宗,逼着弈倾天来见我,先抽取他体内的火极之力。”

我倒是要看看,你是真被废了,还只是收敛锋芒了!

“现在,弈倾天怕是不会管这些事了,一身修为被废,弈倾天已经和问剑宗彻底决裂了,慕容华想要弈倾天进诛邪洞,那是痴心妄想!而且,弈倾天现在一直待在神秀峰上,慕容华想要抢人,也是不可能的。”

“该如何逼着弈倾天进诛邪洞,这个头疼的问题,交给慕容华,就行了,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只要能够给慕容华施加足够的压力,办法,他总会替我们想出来的。”

微微沉默之后,月清影戏虐的笑声突然传出。

“人,还真是被逼出来的,某些隐藏在暗处的老鼠,听了这么多悄悄话,是准备让我请你出来呐!还是,我亲自动手逼你出来呐!”

话音一转,便是冷然,杀气澎湃而出

弈倾天心中猛然一惊,不好!月清影居然早就是已经发现我的踪迹了,在洞外动手怕惊动问剑宗的高手,所以对方特意引自己进来。

这是,瓮中捉鳖?

那面魔镜,果然不是凡物!

“怎么?还想继续躲猫猫?我承认,你隐藏的手法,很是出色,但是,太阴魔镜之下,一切无所遁形,我能力虽然有限,找不到你的具体方位,但是,却是能够察觉到你的存在,再说······”

话音一顿之后,一个冷漠地陌生声音,带着藐视众生、俯览天下的狂傲响起。

“再说······吾,魔佛梵白,俯览之下,绝无宵小!”

冷傲的话音,还未落下,天地之,间骤然闪烁出无数的金色线条,像是蚕丝缭绕一般,勾勒出一张巨大的天罗地网,化作半球形,笼罩住整片天地。

道道金色符文,在网线上闪现出来,弈倾天暗藏的身影,瞬时便是浮现而出,无所遁藏!

“呵呵,魔佛梵白的天罗网之下,谁能隐藏?”

月清影戏虐一笑,身子无风自起,浮现在半空之上,冷冷注视着山洞尽头的一道白色人影。

弈倾天身子微微后退,金芒刺激着,却是带起一股震颤感。

弈倾天不易察觉地脚步一移,向前挪了一步,身体有些晃晃悠悠的,像是随时都会破碎一般。

嗯?这人气息有些古怪,面目又是一片模糊,不知道是哪方势力的人物。

月清影看着弈倾天的身影,微微皱起眉头来。

在对方的身体上,她察觉不出一丝异样的气息,只有与四周同化的火热之气,好似,对方就是眼前火气所化一般。

难怪,我一直察觉不到他的气息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