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4章 死不了

第254章 死不了

弈倾天被困在天罗网之中,面上却是一片平静,地下凹坑中的情形,他看不到,也不知道夜影几人在做什么。

但是,单单是实力不再保留的月清影,再加上,魔佛梵白逸散出来的力量,以他现在的状态,想要抗衡,有些不现实。

虽然明知自己被围困住,已然是瓮中之鳖,难以逃出生天了,弈倾天心中,却是没有多大的慌乱之意。

思索着,自己是尝试破阵,还是直接对月清影出手,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

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能够保留自己的手段身份,但是,能不能够破阵而出,却是不知道。

第二种选择,虽然可能将自己手段暴露出来,但是,却是有着几分击杀月清影的把握,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两种选择,该选哪种呐?

弈倾天心中念头,刚刚泛起,随即,便是下了决定,准备试探一番月清影的实力究竟如何。

因为,在这一瞬,月清影已然翻飞着身子,向着弈倾天攻来。

弈倾天别无选择了。

掌心一翻,弈倾天拍手便是一掌横出,精神力一卷,炼虚之术席卷着滔天的烈焰,化作一条咆哮的火龙,向着月清影撕咬而去。

“哼!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

火焰映照着山石化作赤壁,月清影的身影,好似烙印在赤壁之上一般。

丝丝缕缕的魔气,却萦绕在周身,排开周围一切火气,犹如墨水泼洒在赤壁上的图画一般,显目至极。

庞大的魔掌拍出,将燥热的空气,压得噼里啪啦地,化出蓝色电弧出来,风雷齐动,雷霆一般轰向弈倾天。

月清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平地惊雷一般,轰然炸响开来。

弈倾天拼尽全力,挡住对方一掌,脚步不断擦着地面,倒飞而出,等到停下身子的时候,整个身体,都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月清影那一掌,差点,就是将他整个身体,都是拍散了。

让弈倾天心中更加惊骇的是,照月清影先前出手的阵势,对方的实力,已然无限接近真灵之境了。

这、这才几天的时间!难道,死亡之月对她的印象,真的这般大?!

还未降临,便是让对方的实力,骤然提升到这种程度。

那要是死亡之月真正降临,月清影的魔体,全部释放出来,功体完全解封,那对方的实力,又该恐怖到何种程度?!

弈倾天有些不敢想!

只能接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斩杀对方!

脚步踏在空中的,带着咚咚的闷声响起,月清影一步一踏地行走在空中,眼神冷漠寒冷。

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一丝自然的高傲之气,“不错嘛,能够挡得住我一招,也不枉我一番心思,引蛇出洞,下一招,我就要揭开你的面目,看看你到底是何方鼠辈!”

淡淡的话音,带着一丝震颤响起,很是刺耳机械。

在月清影目光注视下,弈倾天的整个人,陡然光芒大作,刺目的白色,从弈倾天身体上升腾而出,爆射向四面八方。

这一刻,弈倾天整个人,好似化作一轮曜日一般,尽情的燃烧着自己的一切。

“自爆吗?还真是有脾气的家伙,不过,我不会让你这般容易的就死的。”

刺目光泽,映照在月清影眼中,月清影睫毛微微一颤。

手中太阴魔镜,猛然旋转开来,一道幽黑的光柱,像是炮弹一般,轰然一声爆射而出,直直轰向弈倾天。

剑气恢弘曜日,弈倾天整个人化作一团烈日,身化无匹剑光,卷着滔天烈焰,悍然激·射而出。

空气被割裂,发出刺耳的音爆声,锋芒的剑气,像是无坚不摧的刀芒,破开黑色光柱,切入进去。

随即,以着势如破竹的狂澜姿态,一剑,便是轰然将光柱斩成两半。

分裂开来的黑色光柱,像是江水塌陷一般,向着四处席卷开来,天地之间,瞬间,便是化作一片幽深的墨色海洋。

海洋中,剑气如流星划过一般,又如同扬帆的巨船,乘风破浪,激荡着黑色海浪,向着月清影破空冲击而去。

“铛!”

金戈铁马,亮起最后的一丝绚烂火花,像是落日一般,带着返照的回光,闪过一丝刺目光华。

最后,便是湮灭无声了。

滴答!滴答!

血液沾染着黑色的魔气,滴落而下,却是没有被火气蒸发开来,滴落在地面之上,响起清脆的悦耳声。

听在某些人耳中,却是显得刺耳至极。

“你很强!特别是这最后自毁的一招。”

弈倾天整个身体,犹如玻璃一般,显得透明脆弱至极。

身子横空向前,左手臂膀伸得很直,食指中指化作剑指,点落在月清影的眉心处,好似,随时都能,一剑刺入对方的脑袋一般。

“只是,一步之差,就是天上地下。”

最后一滴血色,从月清影的眉心滴落,被剑气割裂开来的眉心竖痕,一阵蠕动。

魔气缭绕间,瞬间便是恢复的宛若初见,平滑至极,看不出一丝痕迹。

“是啊,一步之差,就是天上地下。”

弈倾天微微有些感叹的声音响起,却是听不出一丝惋惜、懊恼之意。

再进一步,就能斩杀一个未来的大大魔头,却是完成不了了,这不得不说,是个巨大的遗憾。

但是,失去这次机会,日后,机会不是还多的是吗?何必惋惜!

“你看起来,不怎么有遗憾啊!”

月清影目光眨了眨,饶有趣味地看着弈倾天。

成功前,被无情踹了一脚,跌落辉煌,那种巨大的懊恼,不是应该人人都有吗?

“我为什么要有遗憾?”弈倾天奇怪地问道。

“你可是就要死了!”月清影稍稍提高了一丝音调。

这人,怎的这般冷漠淡然?人死,便是万事皆休,实现愿望的资本和能力,都会烟消云散。

这么肤浅的道理,难道,他不知道?

“我知道,我要死了,所以呐?”

炼虚之术炼化自身,凝聚全身力量,挥出最强一剑。

死亡,早就是在弈倾天的意料之中。

能够试探出月清影暗藏的实力,不说死一次,就算是死百次、千次,那都是值得了。

“呵呵,原来,是个不怕死的啊。”

月清影眼中讶异之色,一闪而逝,随即,却是恢复了古井不波的淡然姿态。

纤纤玉指点出,拨开弈倾天贴近自己眉心的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