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5章 砸脚了

第255章 砸脚了

一团迷雾笼罩之下,弈倾天有些诡异的笑声,淡淡传出,让得月清影指尖微微一颤。

“死不了吗?”

冷然的话音,刚落,月清影便是冷哼一声,指尖,一道剑芒吐出,轰击在弈倾天身上。

咔咔的裂解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弈倾天整个身子,瞬息间,便是化作碎裂的玻璃一般,向着四方散落开来。

一道坚定不移的话音,却是从碎裂开来的身体中,传出。

袅袅余音散落,轰响在整个空间。

烈焰笼罩下,却是带来寒冬飞雪,让得月清影身子不由微微一颤,心中有些发寒。

对方,死?

“大人,你无事吧?”

夜影看着呆滞在半空中的月清影,面上现出迟疑之色。

牢笼中的花弄影,沉默地看着月清影,身体微微颤抖着,带起锁链一阵晃荡,发出阵阵响声。

“怎么了?”月清影一挑眉,好似有些不高兴。

“哼!你还敢问我怎么了?!你明明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居然还敢故作不知,带着对方进入诛邪洞,居然还敢若无其事地,和我说这说那。”

“你、你可真是好本事啊!!”花弄影气的身体发颤,怒目瞪着月清影。

“暗处的老鼠难缠,阳光底下的雪人,却是脆弱的就像是纸人,我只是想要引出那人而已。”

“人倒是被你引出了,可是,现在呐?人影呐?不要和我说,你认为,自己已经将对方挫骨扬灰了!”

“走了这只老鼠,你知道,可能会造成什么影响吗?!你能不能,不要再这般自大自负!!”

月清影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怒气难平的花弄影。

沉默了片刻,才沉沉道:“这件事,是我欠考虑了,我本来以为,有着太阴魔镜,再加上梵白的天罗网,夜影又是在一旁,想要斩杀对方,那是轻而易举的,哪里知道,对方的手段,会这般离奇。”

“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的。”

花弄影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目光一转,有些冷然的话音响起,“梵白,你是衍道巅峰大师,不知道,对于方才那人,你有何看法?”

现在说什么,都是迟了,只能尽量查出方才那人的身份,再做决定。

“那人现出的人影,应该是一种分身之术,但是,对方的分身之术,和普通的分身之术,还是有着一丝不同之处的,要更深奥无常。”

“至于,对方最后出其不意、企图绝杀的一招,应该是某种能够激起全身功力的秘法,若是我感觉不错的话,应该是一种炼化自身肉体、灵魂一切所有的术法,也不是普通激发潜力的秘术,可以比拟的。”

“这两种术法,绝非普通人能够掌握的,对方能够修行这两种奇特存在,这人,未来,不容小觑!若为敌,将是魔族的生死大敌!”

“有没有可能,对方是烂柯寺的人?或者······东神州那边的人?”花弄影眉头蹙起。

话音落下,空气瞬时一凝。

半响沉默之后,梵白才有些冷漠的回应道:“那人身上气息,看似完全被炼化的,和周围气息一样,但是,还是有着一些差异的。”

“若是我的功体,没有被封印住,瞧破他的底细,倒是轻而易举,如今,我只能说,对方是佛门之人的可能性,不大。”

“哦?”花弄影音调一拔,有些感兴趣地说道:“也就是说,除了缥缈雪峰和东神州那边,天痕大陆,很有可能,又出现了,一股堪比衍道圣地的势力存在。”

能够让魔佛梵白赞叹的术法,没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底蕴,做支撑,根本就是不可能传承下来的。

想到这里,花弄影不由想起弈倾天,弈倾天精神力施展到极致的时候,那种诡异的化出白瞳的冷漠变化,岂不也是一种新奇的能力?

那种特殊的精神力,花弄影可是也没见识过呐。

不知道······这个出现的神秘人,和弈倾天,有没有关系?

来人扑朔迷离的身份,没有让花弄影继续纠结下去。

目光一转,花弄影看向夜影,说道:“该怎样逼迫慕容华,不用我教你吧!”

“站在慕容华那一边的人,不用顾忌,给我往死里整!”

语气倏地一寒,花弄影有些咬牙切齿。

弈倾天的命,是她的!

天下间,动他?谁敢!

夜影面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有些不甘心的回应着。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任务太难了,还是,见不得花弄影这般对待弈倾天。

听出了花弄影话中的杀意,再看了看一脸不甘心的夜影,月清影嘴角一挑,清冷的面容上,现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来。

夜影这丫头,被天魔血改造之后,变化还真是大啊!

悟红尘那边,也应该要加快步伐了,牵一发而动全身,控制住你悟红尘,烂柯寺,便是握在我手心着的蚂蚱。

弈倾天等人受到牵制,关键时刻,只要拨一拨局势的琴弦,便是天大的转机。

对不起了,悟红尘······虽然,你真的很无辜!

精神力凝聚的分身,被毁,再加上,月清影能够,时刻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洞外,弈倾天扫了诛邪洞一眼,笑了笑,便是向着神秀峰方向回转。

他心中一直存在的一些疙瘩,一直被揪着的心,此刻,好似,也缓缓舒展开来了。

有些事情,已经在向着好的方面发展着,不是吗?

虽然,事态仍旧严重,他也只是一个小人物,在大的方向上,改变不了不少。但是,小处总能拨上一拨。

未必,能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可是,百斤、一斤,或者五两,总是一份力吧。

一路毫无阻碍地行到神秀峰下,弈倾天脚步稍稍放缓,这种时刻,还是不要打扰无情姐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