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6章 狭路相逢

第256章 狭路相逢

心中念头一晃,弈倾天刚要上山,山道上,一道黑影,却是骤然闪现而出。

空间跳跃几下,对方便是,已然和弈倾天狭路相逢。

“嗤啦!”

不言不语,对方察觉到,弈倾天的存在之后,一道霹雳剑光,便是骤然炸响。

如天际雷霆,亮光,在黑夜中,划出一挑细长的光线,锋芒,向着弈倾天割裂而来。

骤然遭到狠命逼杀,弈倾天心中一凝,身子翻转倒飞而出。

这人······是从神秀峰上下来的?!那无情姐,如何了?

此刻,心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弈倾天身子倒退的同时,对方,剑光不依不饶,卷着风暴袭来,像是电钻一般,破杀而出。

眼光一寒,弈倾天猛然纵身跃起,辉煌剑光爆出,瞬时倒卷而出。

烈焰瞬时化作滔天火海,像是燃烧的火莲一般,徐徐而下,威压磅礴降临。

嗯?这人······到底是谁?!该死,不能再被拖延了,不然就完蛋了!

黑影震惊于,弈倾天爆发出来的实力,再也不敢保留实力。

拼命压制住,体内的伤势,黑影手中剑器一旋,化出无尽的剑气风暴,向着弈倾天急速卷来。

身子更是微微一提一纵,瞬间飘出十丈以外。显然,对方不想再和弈倾天继续纠缠下去了。

黑影本来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小喽啰,一剑就能酣畅淋漓地解决,哪知道,却是一块硬骨头。

此刻,他更是有伤在身,哪里还有心思精力和对方缠斗

察觉到对方的意图,弈倾天却是冷笑一声。

对方甫一出手,便是准备绝杀他,如今,看情势不对,就想跑?

天下间,有这般便宜,给你占?

人剑合一,弈倾天携着夸父逐日,身化瞬流剑光,裹着炽热的剑气,爆射而出。

破开剑气风暴,随后,在半空中,却是猛然一个转折,直直冲上天际。

空着的左掌,一旋之后,便是猛然下压,蓝芒闪耀间,太极光球,刷拉拉地飞射而出。

瞬息间,一个巨大的蓝色牢笼,便是浮现在天空,遮天蔽地,封绝八荒!

“柔字诀,给我封!”

心中冷喝,弈倾天掌心虚握,向着大地,猛然按下去。

蓝色牢笼,瞬息间,便是骤然缩小起来,一眨眼的时间,便是缩水了一大圈,向着笼中困兽收缩而去。

两人先前的战斗,都是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的,心中各自有着心思,不敢吸引问剑宗高手前来。

只是,这一刻,烽火已经被燃起,两人再出招,便是无所保留了。

天际间,巨大的战斗波动,像是海浪一般,一波波气浪,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惊起无数飞鸟。

不好!不能再这般拖下去了!

该死啊!问剑宗,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高手?!

是冷霜?还是飞雨?

心中念头急速闪过,黑影微微触碰蓝色牢笼的手掌,猛然一顿

随即,无尽的血色,便是从他身体着化出,像是滔天血河一般,怒卷着浪头,拍打而出。

“太虚神劫·堕身!”

血河卷着狂澜,化作一道庞然巨剑,轰然斩成,压缩着牢笼向外不停凸起。牢笼锁链一阵晃动,带着蓝芒紊乱的亮起。

最后,轰然一声,便是嗤啦破开。

无数太极光球,散落四方,像是蓝色气泡一般,飘扬在天地。

“好机会!走!”

牢笼被破开一个大洞,黑影身子微微一晃,随即便是卷着血河,翻腾而出,瞬息间,便是脱离了困招的束缚。

“小子,今日,拦路之仇,他日,我必定十倍百倍让你偿还!”

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窜逃开来,黑影嚣张的话音,却是透过血河传出。

眼看对方就要千里远遁,一道蓝色剑芒,却是倏忽而起。

天际散落的太极光球,像是被收拢回剑鞘的长剑一般,尽数融入剑芒之中。

“想走?总该留下一些代价吧!”

心中冷笑,弈倾天剑指一扬,璀璨的蓝芒,划破天地,瞬间斩落在血河之上,溅起滔天血浪。

啊的一声,血河之中,传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声,天际弥漫出一条拖着血色的尾巴,向着远处蔓延而去。

弈倾天气势一收,缓缓落地,冷眼看了一眼,对方逃离的方向。

单手一扬,地上撒开的血水中,一道流光飞出,被弈倾天收入虚空戒中。

“今天算你走运,总有逮住你的机会!”

弈倾天目光向着四处虚空,随意扫了扫,随即,冷哼一声,脚步一闪,便是消失在原地

就在弈倾天离开不久后,天际虚空,便是接连着浮现出一道道人影。

被众人簇拥着的,赫然便是慕容华,在他身遭,一位位真灵长老,浮现而出。

几大峰座,除了灵泉峰的蓝枫羽,和神秀峰的神无情,叶无名和封天都,都是在场。

叶无名只是扫了战场一眼,便是怪里怪气地嘿然一笑。

一些资格较老的长老,感受着空气中还未散开的气息,再看到叶无名的态度,面色不由都是微微一变。

甚至,其中几人,脸色变得很是难看起来了。

“掌教大人,这件事,你总该,给个解释吧!”

其中一位白发长老,冷哼一声,便是说道。

慕容华此刻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这混蛋小子,尽给我惹麻烦!真是气死老夫了!!

“有什么好解释的,想来,应该是小韵和同门,在这里玩玩而已!”

慕容华面色淡了下来,背后双手捏了捏,有些发痒,很想摔一些东西。

“这就是你的解释?同门之间玩玩?需要动用问剑宗的禁术,太虚神劫·堕身?”

“再说,眼前的战斗波动,已然无限接近真灵强者的气势,慕容韵那个小丫头,虽然最近修为有所提升,已经达到真罡之境。”

“但是,就算她施展出太虚神劫·葬灵,也造成不了眼前这般场景,更不要说,只是太虚神劫·堕身之术。”

“慕容华,你到底,私自将禁术传给谁了?!”

看着慕容华一副懒得解释的模样,白发长老便是气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