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7章 高兴

第257章 高兴

他们这些长老,都是没资格修习太虚神劫。

慕容华倒好,居然还敢,私自传给别人。

而且,还是一个,不知道修为几何的家伙,这怎能,不让他感到气愤?

慕容华一挑眉,好似随意地看了叶无名一眼,随即淡淡道:“下一代问剑宗掌教,封罗宇,不知道,他有没有资格,修习问剑宗禁术。”

白发长老一愣神,还没说话,一道讥笑声便是传出。

“嘿嘿!这女儿还没嫁人呐,就这般急着陪嫁妆吗?封天都,你老儿,可真是有一个好亲家啊!哈哈!!”

叶无名哈哈大笑几声,剑光一闪,便是破空而去。

只留下绕梁的回音,响彻在这片天地。

封天都尴尬一笑,随即有些歉意地说道:“禁术,是我传给罗宇的,大家都知道,问剑宗,历来只有四峰座、掌教以及几代大人,能够修行太虚神劫。”

“我想着,罗宇既然被定为掌教的继承人,早一步修行禁术,也是一种证明和保障,毕竟,掌教继承人的大典上,其他宗门的青年弟子第一人,都会出手挑战的。若是罗宇败了一招,岂不是失落了,整个问剑宗的面子。”

“各位长老,这里,天都,要说声,对不起了。”

眼见封天都,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几位长老,也不好再继续纠缠,身上却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酸味。

慕容韵在很早之前,便是被神无情,定为接班人,她又很受三代喜爱。

所以,慕容韵学习禁术,这几人,都是没有多大的意见,也不敢有意见。

三代和神无情,可都不是,那种会受规矩约束的存在。

等到几位长老走后,场上,便是只剩下慕容华和封天都两人。

“你这个好儿子,你真该好好管教了,有些事,有些人,不是他可以痴心妄想的!”

慕容华眼中寒光闪过,这小子,自己已经警告过他几次了,他居然,还敢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要不是,看在小韵非你不嫁的份上,老夫早就是对你不客气了!

“呵呵,感情这回事,总是不由自主的嘛!年龄、辈分这些世俗观点,又岂能压制情这一字?”

封天都眼中笼罩出一层薄薄的雾气,遮住了眼中流淌的波纹,看不清表情。

喜欢一个人,就该努力去争取嘛!罗宇是这样,我封天都······也是这样!

“不过,师兄放心,我知道,有些人,不是罗宇可以贪图的,我会好好告诫他的,让他断了这份念想的。”

听到封天都这般说,慕容华面色才好看了几分,“希望如此吧!”

留下一句话之后,慕容华带着萦绕的怒气,纵身离开。

“希望如此吗?这也是我希望的······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让我失望呐?嘿嘿!”

诡异的笑声,低沉传出,映照着封天都温文尔雅的面容,却是显得格格不入,宛若两人······

弈倾天急急忙忙间,几个纵跃,便是登上了神秀峰。

黑夜中,一点昏黄的光泽微微闪耀着,光晕照着茅屋,像是发光的心脏一般。

温暖的感觉传来,弈倾天微微松了口气,还好,应该无事。

心中依旧不放心,弈倾天轻声问了一句,“无情姐,你没事吧。”

“无事。”

简单的一句回应之后,神无情语调却是一抬,“倒是你,伤势还没好,还这么晚才回来,去哪了?”

“呃,只是随处逛了逛。”弈倾天抚了抚眉心。

呵,随处逛了逛?诛邪洞那种地方,也是能够随意逛逛的地方?

弈倾天却是不知道,他前脚刚走,神无情后脚便是尾随着他,离开神秀峰,一直跟随到了诛邪洞。

他的一举一动,都是落入了神无情眼中。

神无情张嘴想要说上弈倾天几句,随即却是眼帘一垂,沉默下来了。

他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已经不需要自己照顾了,自己又何必干涉呐?

沉寂的气氛,有些压人。

弈倾天背靠着古树,转移话题问道:“无情姐,刚刚偷上神秀峰的人,到底是谁啊?”

“封罗宇。”

神无情先弈倾天一步,离开诛邪洞。

回到神秀峰不久,封罗宇便是窜入,被神无情随意一掌拍飞,之后,却是没有继续追下去。

“封罗宇?”

重复的话音,却是有着不同的意味,弈倾天语气中,带着一丝讶异。

“他应该是为了试探一下,我到底有没有受伤。”

神无情迟疑了一瞬,随即,开口说着一种可能性。

当然,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和目的,那些事情,就不是她想管的了。

“哦?那现在,他应该很高兴了,虽然,无情姐一掌将他拍得半死。”

神无情本源之力没有受损,也就是意味着,弈倾天体内碎裂的经脉,神无情没有医治。

换种说法,就是,弈倾天已经被神无情放弃了。

知道这个好消息,封罗宇应该高兴的睡不着吧!

当初,封罗宇暗地里,派出霍青,针对弈倾天,便是因为神无情和弈倾天有过接触。

如今,知道弈倾天已经被神无情放弃,他岂能不高兴?

可惜!乐极生悲,半路上招惹自己,被自己一剑斩成重伤,还不知道伤他的是谁。

更加不知道,他确认的所谓好消息,根本就是他的想当然。

“你很高兴。”

弈倾天心中呵呵一笑的时候。

神无情淡淡的话音,却是带着肯定意味响起,让人不由自主地便是觉得,她的话,便是真理。

“高兴,为什么不高兴?好不容易,见识到无情姐大展神威,一掌劈落敌手的无双风姿,我怎么会不高兴!”

弈倾天一愣之后,便是理所当然得笑道。

“你在山脚下,居然能够看到山上的情形,你的眼珠子,莫非还是千里眼不成?”

“······那个,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总能想到吧!这、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联想、想象而已,无情姐,不会?”

“哼,真是一个小滑头。”

淡淡的笑声,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娇俏,透过茅屋传出,飘荡到弈倾天耳中。

呵呵,小滑头吗?

弈倾天微微感叹一声,半躺在古树枝桠上,仰望着月明星稀的黑夜,点点亮光,却是在心中升起。

时光若能驻足一瞬,即便十年换取,又有何所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