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8章 父慈子孝

第258章 父慈子孝

天都峰、灵泉峰、紫云峰,以及神秀峰,从天空看下去,问剑宗四峰,顺时针排列着,犹如众星拱月一般,将中央的太虚宫团住。【舞若网首发】

其中,天都峰,便是紧挨着蓝枫羽的灵泉峰,以及神无情的神秀峰。

封罗宇拖着重伤的身子,从神秀峰,马不停蹄地回到天都峰的时候,夜已深入子时。

大殿内,昏黄的光泽,笼罩下,封天都却是没有入睡,静静的坐在一片阴影之中。

看到封罗宇现出的身子时,封天都只是微微一皱眉,“如何?”

如何?是询问封罗宇的伤势如何?还是探查的情况如何?封天都没有明说。

封罗宇却是想当然地认为,父亲大人在在关心自己,心中稍稍温暖地回答道:“孩儿伤势,暂时还能压制得住,父亲大人,不用担心。”

阴影中,封天都淡淡“嗯”了一声,有些强调地说道:“神无情的情况,如何?”

“不出父亲大人所料,不说功体被废,神无情根本就是,丝毫没有受伤的痕迹,看来,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封罗宇面上有些得意,这样子看来,弈倾天那小子,在神无情心中的分量,也是有些微不足道嘛!

一比较,封罗宇心中妒火,便是被寒冰飞雪熄灭了大半。

不患寡,患不均,贪恋之人,不会厚此薄彼,区别地对待他和别人,还有比这,更高兴的事吗?

“哼,神无情的为人,为父早就是看得一清二楚,清心寡欲之下,她的为人,也是骄傲至极,让她为了一个废物存在,耗费本源之力,甚至牺牲自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天下间,只有真正能够胜过她的存在,才能让她的心,稍稍颤上一颤。

听着封天都的话,封罗宇眼中露出痴迷之色,对方若是不骄傲,岂能配得上他封罗宇?

天下间能够值得神无情牺牲的,终究只会是他封罗宇!

这是他的霸道,也是他的自负!

封天都隐藏在阴影中的眼睛,看了看封罗宇,知道他心中的心思,五指不由紧紧捏了捏座椅,想要捏死一只厌恶的蚂蚁一般,狠狠用力。

语气却是古井不波:“虽然,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弈倾天的修为被废,再无复苏的希望,但是,日后,若是有机会,还是要趁机解决了他。”

“蝼蚁虽然不能再蹦了,但是,看着总还是很烦的,不是吗?”

“父亲大人放心,我会将他狠狠踩落尘埃,让他万劫不复的!”

敢屡次无视他,封罗宇早就是对弈倾天起了杀心了。

封天都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随即却是笑道:“我倒是没想到,神无情的脾气,居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大,居然追杀你下了神秀峰,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以着神无情淡泊的性子,蝼蚁若是沾染了明镜,拂了便是,哪里会花心思,将蝼蚁碎尸万段,那岂不是很烦人?

封罗宇便是这样的一只蝼蚁,冒犯了对方,神无情一掌将对方拍下神秀峰便是,怒气冲冲地追杀下去,可是有些不像她的风格。

封罗宇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有些不甘,有些忌惮,有些迷惑,更是有些杀意弥漫

迟疑了半响,封罗宇才面色难看地说道:“神无情只是一掌将我震下山了,山脚下与我交战的,是另外一人。”

“嗯?另外一人?”封天都眉头一挑。

“嗯,而且,我察觉不出对方的身份,不过,能够自由出入问剑宗的,应该是问剑宗弟子。”

“实力如何?居然能够逼得你动用禁术!”

“实力、实力大概、大概处在真罡巅峰吧,若不是,我之前受了伤,那家伙,早就是被我一剑断魂了,岂能从我身上占了一丝的便宜!”

封罗宇有些气愤,感觉自己虎落平阳,被犬欺了,一时间很想吃狗肉。

“嗯,问剑宗弟子中,实力处在这个地步的,只有冷霜和飞雨那两人,你若是没有得到,慕容华的暗地支援,功力骤然提升到真灵之境,怕是,你和他二人还有着斗呐!”

“如今看来,这两人,的确是有资格和你一争高下,你想要在问剑宗站稳脚跟,这两人必须要收服。”

“成了,这二人,便是你暗中最锋利的两把剑,不成,就早日清除了他们,免得不安分的动来动去!”

封罗宇的掌教之位,那是要定了的,封天都,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

“从今天开始,你就一心一意的应付慕容韵,将这个丫头拴在你身上,知道吗?”

“等你登上掌教之位,这问剑宗,所有一切,还不是任你予取予求。”

“我这个做父亲的,也能沾沾光,不是吗?”

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封天都脸上,挂上了一成不变的笑意,伸手鼓励的拍了拍封罗宇的肩膀。

封罗宇只感觉心中一热,有这样一个,时时刻刻为他考虑,将心思花在他身上的父亲大人,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呐?

日后,等到他登临问剑巅峰,他这个家,再加入那一个朝思暮想的人,那可就是完满了。

昏黄的灯光映照下,并肩而立的父子两人,可真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温馨画面啊

难得舒舒服服地一觉睡到自然醒,弈倾天醒过来的时候,天际,初阳已然划破地平线,像是一颗艳红的蛋黄一般悬挂着。

看着看着,弈倾天突然感觉自己有些饿了。

虽然以他的修为,早已不需要吃喝拉撒睡,但是,毕竟是从凡人,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口腹之欲的回味,总是还能让他渐渐回想起来饥饿的滋味。

弈倾天美美得吃过一顿早饭之后,南宫天沐便是上山来了。

这些日子,对待南宫天沐,问剑宗既不低眉顺眼、阿谀奉承的拉拢,也没有因为他和弈倾天的关系,而私自打压,或者说是不敢打压。

总之,就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