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59章 南宫离去,倾天炼丹

第259章 南宫离去,倾天炼丹

南宫天沐孤单一人,倒是不寂寞,整个白昼,都是在问剑宗瞎晃,晚上不能待在神秀峰,他就和冷孤寒挤到一起去了。

如今,大早上的,便是上了神秀峰,倒是头一遭。

弈倾天远远看着南宫天沐的有些黑着脸,心中若有所思起来。

果不其然,接下来,南宫天沐便是说道。

“家族传讯,让我即刻启程,返还南宫世家,我今天就要走了。”

南宫天沐心中有些不痛快,这般做法,让他感觉,自己有着抛弃朋友,独身逃跑的嫌疑。

虽然,他知道,不论是冷孤寒,还是弈倾天,都不会这般想

“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弈倾天笑了笑。

缥缈雪峰的峰主,和南宫家主乃是私交好友,两派势力,又是分处西剑域和南世家。

于公于私,南宫天沐,都是不适合插手,问剑宗这滩烂泥的。

“倾天,有些对不住了。”

看着弈倾天淡淡的笑容,南宫天沐心中却是有些愧疚。

朋友有难,他能帮,却是帮不了,能不羞愧吗?

“不用说对不住,你不是说过吗?他们想要的,只是某些东西,而不是问剑宗这块地盘,再说,我也不是问剑宗之人了,要是实在扛不住,我会第一时间逃跑的。”

弈倾天眨眨眼,俏皮一笑,安慰着南宫天沐,心中一丝温暖伴随着淡淡的忧伤化开。( 好看的小说

南宫天沐定定地看了弈倾天一眼,突然奇怪地说道:“你身陷迷魂谷的事情,这些日子,我已有所耳闻,你那紫色花朵,也是从那而来的吧。”

弈倾天微微一愣神之后,沉默了半响,没有说话,掌心却是一动,紫芒闪耀出来,像是水波一般,映照出一道人影。

人影只是一闪而逝,却是惊起南宫天沐心中的涟漪,“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你不是我小弟了。”

弈倾天苦笑一声:“我不是早说过了吗?”

看来,这人,果真和南宫世家有关啊!弈倾天看了看自己掌心,有些无奈一笑。

“不过,我们还会再见的,我相信!”

南宫天沐嘴角一挑,紫色眸子熠熠生辉,笑意像是阳光一般,倾洒而出。

“这块令牌,你拿着,若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拿上这块令牌,去找雪峰,他们会给我父亲一个面子的,还有······好好活着

!”

弈倾天看着,南宫天沐不迟疑远去的身影,心中暗暗说道。

送走了南宫天沐,弈倾天收起心中杂乱的情绪,席地坐下,掌心微动,一粒粒火云丹,夹杂着火云神丹,浮现而出。

当初,和邀明月交换的丹药,弈倾天这里还残留了一些,现在,他便是打算尝试一番,用炼虚之术凝聚丹药。

并指捏住一粒火云丹,弈倾天心念一动,炼虚之术,便是在体内流转开来。

丝丝缕缕的气息,渗透到火云丹之中,不断裂解分析着,火云丹最基本的元素组成。

一幅奇特的画面,源源不断的透过指尖,传到弈倾天的识海中。

介子化纳天地一般,小小一颗丹药,却是瞬间化作了广袤无垠的宇宙星空一般,灿烂至极。

弈倾天的心念化出,浮现在丹药世界中,点点星芒,闪烁着,像是一颗颗沉浮天地的日月星辰一般,缭绕盘旋在弈倾天身周。

“嗯?这就是,丹药的元素之力吗?”

弈倾天手一招,一颗星辰,便是落入掌中,化作萤火之光,浮现在指尖。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小小的一颗丹药,也是一个浩瀚的宇宙世界啊,就是不知道,这些基本的元素之力,是不是也是一个个神秘世界的缩影?”

弈倾天一边,感受着不同的元素之力,一边,心中暗暗琢磨着。

丹药世界中,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弈倾天全心全意地,将心神,投入到分析火云丹元素的工作中。

第一次使用炼虚之术,进行丹药分析,弈倾天也不免走了许多弯路,生涩的手法,随着一次次的失败,也是逐渐熟练起来。

日落月升,云卷云舒。

时光,在别人的沉迷之中,流淌的格外欢快,像是暗地里偷了东西,没被发现的小偷一般,暗暗窃喜着

盘腿坐在古树下的弈倾天,化作雕塑一般,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一粒粒泛着红芒的珠子,在弈倾天身周亮起,颜色深浅不一,串联成一大串,像是佛珠一般,围绕着弈倾天。

这些,都是弈倾天最新炼制出来的丹药。

在地面上,密密麻麻,闪烁着一地的火云丹,堆成一座小山一般,直直埋到了弈倾天的胸腹间。

嗡嗡的一声颤声响起。

虚空中,一个细小的漩涡,猛然浮现出来,卷动着空中五彩缤纷的光华,徐徐涌入。

随着震动的响起,一粒粒颜色鲜红如血的丹药,如同龙眼一般,弹射而出,唰唰的,漂浮在弈倾天周遭。

紧闭的眸子倏然一睁,弈倾天并指捏住一粒火红。

“嗯,这次的成果,不错,效果总算是比之普通的火云丹,要强上几倍了,只是,可惜的是,火云神丹的效果,却是没能得到提高。”

这些日子,弈倾天早就是,将火云丹翻来覆去研究透了,几日前,便是已经能够炼制出,完整效果的火云丹。

余下的日子,便是继续钻研火云神丹的炼制,有着前面的经验,弈倾天炼制火云神丹的速度,倒是快了许多,几日时间,便是掌握了。

“嘿嘿,你们不是想要,抽取我的火极之力吗?我给你就是······”

冷笑一声,弈倾天身影一晃,便是下山而去。

虚空中,却是微微闪耀出红芒,一粒粒虚幻的红色光球,在其中沉浮着,盘旋在弈倾天身体周围,犹如浸泡在血水中的骷髅一般······

弈倾天安静的陷入感悟之中的这段时间内,整个问剑宗,却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