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60章 恐慌蔓延

第260章 恐慌蔓延

一片愁云惨淡,勾连着阴沉的天空,像是一层黑幕一般,将问剑宗层层笼罩住。

先是,执法弟子无缘无故地离奇死亡,化作一地枯骨。

像是被狗啃的一般,一丝血丝,都是没有,光明正大的散落在问剑宗公共场合。

睁着骇人的面容,吓着,一个个新入门的外门弟子。

事情发生之后,问剑宗戒严程度,再度提高一级。

代理掌教大人,封罗宇,亲自挑选出青年弟子中的高手人物,冷霜、飞雨担任执法队队长,日夜不休的游荡在问剑宗内。

百密总会有一疏的,从外部威逼,也总是,没有从内部制造恐慌,来的更有效果。

问剑宗地盘上,白骨已经开始变得稀稀落落的时候,吸血的妖怪,却是开始横行起来。

自从一位弟子被同门咬伤不死,挣扎着传出这个消息之后,问剑宗,瞬时整个的都是翻天了。

同伴看着同伴的眼光,再也没有信任了,只有无尽的戒备。

一个亲和的安抚动作,可能,换来的,就是致命的剑光!

猜忌,像是海草一般,缠绕着每个人的心灵。

杀戮,争斗,开始变得像是家常便饭一般,触目可见!

“自乱阵脚吗?倒是好手段。”

紧张的气氛揪着人心,压逼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弈倾天一步一闪地掠过,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道路上,执法队的弟子,仍旧迈着沉重的脚步,眼神警惕地瞪着四周,血丝悄悄在眼球表面爬开,而不自知。

普通的弟子,都是赖在自己的居所内,不敢,私自踏出一步了。

外面的世界太恐怖,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小窝,来的安全?

弈倾天轻松的绕过执法弟子的搜查,片刻时间过后,便是来到了冷孤寒的所在。

他有拜托冷孤寒牵制月清影,虽然,这件事看起来很危险。

“如何?”一见面,弈倾天便是淡淡问道。

月清影不可能杀冷孤寒,这点,弈倾天已然知道,冷孤寒想必,也是知道的。

所以,弈倾天的“如何?”,自然不是指冷孤寒他的安全。

“她变了许多。”冷孤寒挑了挑眉,心中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化开。

熟悉的人,最终却是走在了陌生的道路上,能舒服吗?

“人嘛!总是要成长的。”弈倾天无所谓地说道。

“成长,也有好坏之分的。”

“你的意思?月清影,变坏了?”

“难道不是?你说呐?”

弈倾天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她变化的太多,变得,我都是有些不认识她了,以前的她,清冷孤傲,却能带给我一丝温暖的感觉。”

“如今的她,不变的容颜之下,我却是能够感受到,她对人类的蔑视,对生命的淡漠。”

冷孤寒有些回忆地说道,掌心却是不由自主地握住了白骨碎神,想要找一个依靠。

“对人类的蔑视?”弈倾天眉头一挑,有些讶异于,冷孤寒敏锐的洞察力。

这个名词,可是有着浓重的区分意味啊。

“魔族大动干戈,就是为了她。”冷孤寒有些答非所问地说道。

弈倾天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现在,魔族,不是停止了,针对她的动作了吗?”

“那是因为,他们目的已经达到了吧,弈倾天,你不用骗我了,你对月清影有杀意,我感觉得到,你让我多多和月清影接触,便是为了牵制她,这点,我也知道。”

“只是,我一直不想相信,那个残酷的事实罢了,你在骗我,我何尝,不是在骗自己呐!”

冷孤寒冷静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伤痛之色。

弈倾天有些不忍:“我不是故意想要骗你的,月清影的身份,也许还有待确定呐。”

冷孤寒哈哈一笑。

这话,说出来,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谁会信呐?

“我最近,倒是听闻了一些传言,有关你和月清影的。”冷孤寒转移开话题。

弈倾天面色一愣,亦是哈哈一笑:“你信?”

“不信!”回答的不假思索,没有考虑的过程。

“那不就得了。”弈倾天呵呵一笑,“一见钟情这种事,可能真有,不过,至少我还未遇到,我也不相信。”

“感情这种事,不论是亲情、友情亦或是爱情,想要刻骨铭心,总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像玉石一般,如琢如磨,才会发出它的璀璨。”

“就像你和那位魔族少主?”冷孤寒瞥了弈倾天一眼,嘴角微微挑起。

弈倾天面色一愣,半响,才说道:“这算是,冷笑话吗?”

“真心话!”冷孤寒认真地说道。

弈倾天呵呵一笑,同样认真说道:“对,是真心话,真心的冷笑话。”

话音一落,冷孤寒嘿嘿地冷笑一声,像是冷笑话一般。

弈倾天有些受不了他渗人的目光,避开对方的眸子,认真说道:“月清影这边,就拜托你了,不能让她和悟红尘过多接触。”

冷孤寒收回目光,淡淡道:“尽人事,听天命。”

若是拉不回她步入深渊的步伐,那就只能和她一起坠入无间地狱!

“对了,提醒你一下,最近,宗门里出现的嗜血怪物,你知道吧!”

“嗯,来的路上,有所耳闻。”这种事要提醒我吗?弈倾天眉头一挑。

“具体的事情,你果然不知道啊,嗜血怪物出现之后,宗门内,便是开始流传了一种说法,大家都说,这是魔族为你复仇而来。”

“你也知道,问剑宗山门一战,大部分人,都是知道了,你会魔功,能够吞噬别人血气。”

“这点,和嗜血怪物,可不是一模一样吗?”

“哦?也就是说,慕容华那批人,很有可能,再借机生事,彻底地将我碾成灰了?”弈倾天歪了歪头,好似有些不肯定地说道。

“碾成灰,倒是不至于不过,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之类的,我想,他们还是很乐意做的。”

冷孤寒嘴角一咧,却是没笑。

“这可真是、真是太没天理了!斗不过魔族,就准备拿我出气吗?”

弈倾天好似很是气愤一般,摆摆手,便是一步一闪地离开了。

冷孤寒静静地看着弈倾天远去的身影,好一会儿,才有些感叹地自语道:“你为什么,不愿意离去呐?是和我一样,有着牵绊吗?”

低低的自语声,带着一丝排解不开的复杂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