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61章 闲得发慌所以闹事

第261章 闲得发慌所以闹事

弈倾天找过冷孤寒之后,本来,还打算找一下悟红尘的,提醒他,让他避一避月清影。

想了想,却是没去。

一来,对弈倾天而言,烂柯寺如今就是一个龙潭虎穴,或者,根本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地妖怪。

他怕,他这一进去,就会被一群和尚,给瓜分的不剩骨头渣子。

二来,他不知道,悟红尘对月清影的好感,到了什么程度,若是劝阻他不要和月清影接触,最后弄巧成拙,起了反效果,那就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三来,他自己都是和花弄影有些纠缠不清,哪里还有资格,让悟红尘不要和月清影往来?

说不得,悟红尘,早就是看穿了,月清影的真实身份呐!

他可是,无垢净琉璃佛体的存在,佛门佛子啊!

弈倾天为自己找了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心中却还是有些担忧。

红尘劫难红尘悟,若这真是你的一劫,那只有你自己能够度过去了······

在弈倾天心中为悟红尘担忧的时候,他自己,却是恍然无知,他的劫难,也是已然无声无息的降临。

魔族嗜血的风波,在问剑宗掀起滔天巨浪,非但没有停息的趋势,随着时间的流逝,浪头更是有着越卷越高的样子。

同门自相残杀,造成的恐慌,经过半月多时间的酝酿发酵,已然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多的问剑宗弟子,受不了宗门内压逼的气氛,偷偷逃离问剑宗。

最厉害的是,新入门的外门弟子,在某夜,一下子便是楼去人空,消失了十之八九。

再除去被魔化斩杀的那些弟子,留下的,只有那孤单单的,几个寥落身影。

这种现象,还有着,不断向内门弟子蔓延的趋势······

恐慌继续提升的同时,不知从何处流传出来的谣言,也是开始愈演愈烈,从黑暗中被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光明正大的讨论起来。

“你知道,魔族为什么这般针对问剑宗吗?”

“当然知道,不就是因为那个害人精嘛!真是灾星!”

“我早就是说过,弈倾天那小子,和魔族不清不楚的,你还不信!现在呐?”

“唉,只怪老子,当初看走眼了,那小白脸,一张好脸骗了老子!真是可恨啊!”

“切!这是什么世界?是看实力的社会!看脸?有个屁用!”

“你说,魔族再这样折腾下去,咱们问剑宗的人,可不是要走光了?”

“这事,是你能操心的?掌教大人,还没发话呐!”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的确是瞎操心了。”

“也不算是瞎操心吧!魔族不是放话了嘛,从明天开始,问剑宗,一日不交出弈倾天,他们便每日魔化问剑宗百名弟子,咱们······可都是问剑宗弟子啊!”

“别急,再等上几天,看看形势再说吧,也许,魔族猖狂不了多久呐!”

“妈的,这一次,谁要能解决问剑宗的危机,老子,第一个拥护他,登上掌教之位。”

“切,你小子几斤几两?有个屁的发言权啊,要是弈倾天那丫的解决了危机,你还敢,将封罗宇拉下马?”

“嘿嘿!这倒是不敢!”

魔族一番气势嚣张的宣言,等于,彻底坐实了弈倾天的魔族身份。

无辜的弈倾天,在无意间,瞬息间便是被推上了风尖浪口。

一个翻覆,可能就是泼天巨浪、灭顶之灾!

天际云层之中,夜影的身影,在白云中浮现,血色的长发,却是沾染着周围一片血腥。

高高在上,冷眼俯览着问剑宗,夜影冷笑一声:“弈倾天,这次,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怎么死!”

心中一想起花弄影心思费尽、思量万般,尽数落在弈倾天身上,夜影的一颗心,便像是被狠狠揪着一般,疼得厉害!

凭什么,他弈倾天,能够得到少主的那般关注!凭什么?!

我夜影,才是陪少主时间最长的人,我夜影,才应该是最吸引少主眼光的那人,唯一的人!

他弈倾天,算个什么东西?!

只是一个卑微的人类蝼蚁!!

只是一个肮脏的男人而已!!

少主,岂是他可以接触的!!

“哼!时间不会太长,少主,我一定,早日,将这个肮脏的男人,从你身边赶走,以后,只有我能陪在你身边!只有我!!”

夜影有些癫狂地笑了起来,这份感情,也只有在这般寂寞无人的时候,她才能,孤独地对着自己倾诉······

见过冷孤寒,弈倾天回到神秀峰之后,便是再也没有下山,一门心思地沉浸到炼虚之术的感悟,以及大量的储备积压火云神丹。

随着炼虚之术不断的感悟,再加上,不停重复着炼丹,弈倾天的武道修为,哗啦啦的蹿升了两个台阶,步上了真罡三重天。

体悟炼虚之术,更是带动着弈倾天识海中的七彩光球,像是陀螺一般,高速旋转着,甩出道道碎片,带着光晕,回荡在识海中。

迷魂谷那位前辈的修为、感悟,不断的被弈倾天吸收、炼化,化为自己所有,衍道修为,渐渐地便是提升到真罡后期,邻近巅峰之境。

弈倾天出丹的速度,自然也是越来越快,几日的时间内,弈倾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炼制了多少粒丹药。

若是一起爆开的话,弈倾天估摸着,即使轰不死慕容华,轰死封罗宇那小子,应该是妥妥的,绰绰有余!

神秀峰的天地灵气,虽然还是很浓郁,弈倾天,却是没有继续再炼下去。

因为,整个神秀峰,火云神丹炼制所需的必要元素,已经被弈倾天消耗一空了。

眼前,灵气虽然还是很浓郁,可惜,不是弈倾天的菜。

“有些日子,没有出去了,夜影那家伙,应该也没闲着吧·····”

弈倾天舒展了一下筋骨,微微有些懒散地往后一靠,倒在树干上,眼神有些呆呆地看着虚无。

“呵,真是好悠闲的生活啊,居然还有心情发呆,弈倾天,你是神经大条呐?还是觉得,山底下那些家伙,只是土鸡瓦狗?”

弈倾天刚刚还在想着,花弄影为什么非要见他。

冷孤寒的声音,便是打破了思绪,在心海中溅起一丝涟漪。

“春乏秋困,再忙,也要学会偷得浮生半日闲嘛!”

弈倾天回过神来,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冷孤寒坐下,“怎么?闲得发慌了?有人开始闹事了?”

冷孤寒没有坐下,嘴角一翘,奇怪笑道:“代理掌教大人,亲自领着宗门弟子,打着‘诛杀魔族无耻走狗败类,祭奠问剑千万弟子亡魂’的口号,你说,这算不算是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