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62章 好大的阵仗

第262章 好大的阵仗

代理掌教,一定程度上,便是代表着整个问剑宗,问剑宗,会闹自己的事?蛋疼还差不多!

所以说,这不是闹事,这是光明正大、正义至极的诛魔!诛的就是······弈倾天这个魔!

时隔多日,矛头,终于再度指向弈倾天了!

闻言,弈倾天目光中流淌出笑意,嘿嘿一笑,“问剑千万弟子?真是好多人啊!问剑宗这么疙瘩小的地方,居然能够装得下这么多人,我可真是长见识了。”

“走吧!好戏登场,免费的,不看白不看!”

弈倾天两人,顺着山道,慢慢走下去的时候。

山脚下,已然聚集了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头。

远处看去,就像是一群黑毛猪,在不安的**一般,挤过来,挤过去。

队伍前方,代理掌教,封罗宇,气势凛然地面对着众人,面上一片严肃正义之色。

往队伍后方,继续看下去。

紧接着封罗宇,面对着他的,乃是一男一女,男的俊朗,女的美丽。

只是,他们手持着的旗杆,再加上,有些无奈的苦瓜脸,却是有些败坏了气质。

问剑宗之前一直有着三大核心弟子,站在左方的男弟子,便是排位第三的飞雨,而排位第二的冷霜,便是站在右边的女弟子。

两人身后,便是黑压压的人群。

弈倾天站在半山腰,便是能够看见,被冷霜、飞雨两人,高举着的旗帜上书写的大字。

左边,便是“诛杀魔族无耻走狗败类”,右边的,则是“祭奠问剑千万弟子亡魂”。

旗帜都是白布垂下,血红的大字,勾勒在上面,显得很是有些刺目,更是能够······引发人心中的杀意!

所以,当弈倾天、冷孤寒两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时,滔天的怒骂声,便是卷着狂澜袭来,大有,直接将弈倾天千刀万剐、生撕活剥了趋势。

冷霜、飞雨两人,目光微微有些好奇地落在弈倾天,眼中,倒是没有多大得敌意,纯粹是为了近距离看一看,这位折腾出滔天风波的弈师弟,究竟长了个什么模样。

他们来此,不是自愿,完全都是被逼的。

最近也不知怎的,自从登上代理掌教一位后,不屑看他们一眼的封罗宇,又开始注意起他们了。

先是安排他们担任执法队队长,没日没夜地巡查,接着,又是让他们指导新入门的外门弟子修炼。

如今,更是堂而皇之地拉着他们,让他们像是小喽啰一般,高举着旗帜。

这种明显得针对行为,让得两人,很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却是不知道,自己最近受的苦,完全就是,替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师弟受的。

“诛杀魔族无耻走狗败类!”

杂乱的怒骂声,随着一声爆喝声,瞬时停息下来。

随即,却是整齐的音波,怒吼咆哮而去。

“诛杀魔族无耻走狗败类!!”

口号喊出后,先前爆喝之人,再度声嘶力竭地吼出。

“祭奠问剑千万弟子亡魂!”

成千上万的泣血嘶吼,紧接着怒卷而出。

“祭奠问剑千万弟子亡魂!!”

声浪一波接着一波,源源不断地吼出。

弈倾天只感觉,自己耳膜,像是被巨人狠狠擂起的巨鼓,鼓面颤抖个不停。

“群众的力量,果然是最强大的。”

弈倾天偷偷地精神力化出,附在耳边,静静看着这场闹剧,倒是要看看,封罗宇能够折腾出个什么鬼玩意。

口号声,震动着天际云层散开,阳光毫无遮挡地倾泻下来。

光辉中,封罗宇气势昂然,微微转身,对着众人打了个停止的手势。

怒吼声,瞬息,便是戛然而止。

“哟,挺整齐的嘛,花了不少时间排练吧。”

看着这一幕,弈倾天心中微微一乐呵,口中不由自主地就是笑出声来。

“哼!”旁边,冷孤寒有些古怪地哼了一声,面皮却是有些**着。

紧接着,举着旗帜的飞雨,第一个忍不住,呲的一声,便是笑出声来。

像是传染病感染一般,稀稀落落的笑声,渐渐在人群中,东一个西一个的响起,最后,轰然间,便是汇聚成笑声的海洋。

这些人,只有那些拼命喊着口号的家伙,才是真正跟随封罗宇,针对弈倾天而来的。

其他大部分人,只是跟随着来看热闹的,没必要给封罗宇面子。

再说,法不责众,封罗宇难道还能因为他们笑一声,就斩了他们?

顷刻间,方才还是极尽怒气讨伐的阵势,因为弈倾天随意一句调笑,便是瞬时破功!

封罗宇的面色,登时便是气的发黑,被激起的满腔热血,立马冷了一大半。

“笑什么笑!这种场合,能笑吗?!”

怒声吼了一嗓子,震得人群静了下来。

封罗宇目光一转,便是怒瞪着弈倾天,“弈倾天,你不愧是魔族的走狗啊,无时无刻,不再想着破坏我们问剑宗的团结。”

“当着被你们魔族斩杀的万千问剑弟子亡魂,你还敢笑出声来,不羞愧吗?!不怕被亡魂复仇吗?!”

“我要是你,我直接就该一头撞死得了!”

弈倾天嗤嗤一笑:“哎呀,万千亡魂,我可真是好怕啊。”

“你们问剑宗,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加起来、也就几万人吧,这万千亡魂中,抹掉这些零头,还剩下九千九百多个千,这些亡魂,从哪里冒出来的?”

“该不会,都是从你,这大名鼎鼎的代理掌教大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吧!要真是那样,我可真是要立马撞死。”

“不然,和你这种奇葩,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那岂不是得恶心死。”

“你说呐?代理、掌教、封罗宇。”

咬了咬“代理”二字,弈倾天眉头一挑。

瞬时,便是挑起了封罗宇的无尽怒火。

“弈倾天!!你可真是死不悔改,毫无廉耻心啊,这么多弟子,因你而无辜惨死,作为罪魁祸首的你,居然,还这般无耻的拿他们,开玩笑。”

“别人忍得了,我忍不了,是男人的,就站出来,和我生死决斗一场!至死方休!!”

封罗宇大义凛然地一瞪眼,气势直逼弈倾天。

“生死决斗?”

弈倾天奇怪一笑,嘴角一咧,“你确定?”